有人前两天飞走了啊,我才知道。

感觉空荡荡的,鼠标停在他主页上,滑过一堆英伦风格的精致照片,看看那些宛若在电影里的靓丽容颜。感觉某些人的生活离自己略远。

很安静,忽然间有点累,笑也笑了,乐也乐了,假也放了,不知道为什么安静下来会有些倦。

可这不应该。

我本该兴奋的大喊国庆快乐,笑着收拾好行李,准备明天将展开的精彩,遇见新朋友、青年挑战、城市生存、热情冒险、五天五夜、露宿帐篷。

不过这些是明天的事,就明天再说吧。

摇头回到现实,身后室友正在打游戏,他用语音大声叫喊,隔壁宿舍的人光着膀子跑来,趴在一个室友椅子背上吐槽着。

有点吵,我不喜欢这样的环境写日记,等等吧。

书桌上充电线杂乱的交织,耳机倒在一旁。

过了一会儿,戴上耳机,放歌打字。

似乎也只能靠着这行行文字、点滴心思,才能对抗那些豪华闪耀,光鲜亮丽,富丽堂皇又或颓废喧嚣……

文字虽然单薄,但不无力,它锐利、可刺浑噩,它轻盈、足翔九天,它坚持、可绘天下。

我相信。

傍晚约夫子庙,路长却没知觉,谈笑,思绪,彼此随性,则时间润如月光,不被察觉的狡黠溜过。

可惜人穷,不坐船,不逛博物馆,也不上古色古香的馆子。

买个蟹黄汤包二十元就感昂贵,看到个门票六十就掉头,有时候觉得自己挺怂的,在消费上缺乏豪迈的果断,有股底层斤斤计较的市井之气。

只是学生罢,经济来源是父母,他们总说出门在外别苦自己,想吃什么就买,每次给我的生活费也很足,我想做什么事,他们纵然不理解但也总会尊重和支持。

越是如此,我越于心不安,一方面觉得大手大脚是对家人的不负责,另一方面却又深谙投资今朝比省钱重要千万。

所以我非但没兼职,还做了许多花销,去台湾交流、买口琴、去支教、演讲、社会实践去浙江……

不提也罢。

即便矛盾,但我不想抠,珍惜金钱,不滥用,但我从不紧紧攥着,想用也不必多留。

这也算我的金钱观吧。

若自己能完全自力更生不花父母钱时,管它什么包,飒然买它几十上百个又如何。

所以今天其实大部分时间都是一直撑伞在悠长石板路上,走走停停。

路灯下抬头,白色的雨丝清晰坠落,像针,更像雪。在新海诚动画里看到的镜头,其实不假,只是现实里少有人抬头。

各种颜色的雨伞在秦淮河的霓虹倒影旁,簇拥挤着、流动不停。

然后,和同行的人买了点小吃,坐在一家奶茶店,玩游戏。

游戏很简单,不过是在脑海想好一个东西,然后由对方猜,只能回答是或不是,直到猜对为止。

动物?
是。

两条腿?
是。

有毛?
不是。

会飞?
是。

有翅膀?
不是。

你见过?
没。

吃肉?
不知道。

吃素?
不知道。

两个字?
不是。

三个字?
是。

这是什么鬼?我认输。
是外星人。

我去!?

过程诸多欢乐,各种笑岔气,还猜了比如牙齿、头发、指南针、地球、霓虹灯、棺材、苹果等各种东西。

于是时间一晃而过。

每次说话久了,就会不想再大声说话,所以回来时再聊,声音就轻了,我也从没说过自己能一直活力无限。

回宿舍后。

看到一个好朋友的说说,想起我们的邮件通信,于是在评论中求回信。

结果……被说已回过了,反来求我回信。

检查邮箱,哎呀,确实……我错了,真傻啊,这下尴尬了,屁颠屁颠线上私聊,道歉。

对方开玩笑说:看你每天日记那么有趣,我就不原谅你了,你有很多思想上交流的好朋友,所以我想小超不回我信息大概是我的档期还没排到吧。

然而,傻瓜的是,我也以为自己已经回信过了,而对方有自己的生活,没有回复,或许也是自己的档期还没排到,于是一直在等。

我说完后,两人乐不可支。

这种错位,确实难以言喻,又无处不在。

只是,我不会愿意自己的错位让朋友困扰,所以我写日记给你看。

虽然无论是否有人看,自己都会用心讲述,但我也会期待你的回应,尤其是日记中被提到的人,

因为,没有回应的故事,就像,没有读者的自娱自乐,那样会显得我很傻。

不要~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