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表,六点五十,选修老师再次放了鸽子。

这师傅怕是被妖怪抓走了,开课两周连面都没见到。

好脾性的我在座位看了一个小时的书。

八点时,还是倦了,忍不住从书包里掏出口琴,塞进口袋,站起身来,几步出门。

外边下着雨,有些凉,整栋教室楼都明晃晃亮着灯,走廊放满了各种颜色的伞。

不过对面是黑的。

教五嘛,毕竟是行政办公楼,没教室用来自习,所以每个夜晚房间的灯都会熄灭,异常安静,像睡着的女孩。

爬上五楼,不顾雨丝,我走过滴水的天台走道,从教三穿到了教五。

在楼顶靠着墙,吹琴。

雨在一旁下,积水映着光。

一回头,看到对面教室走廊人影晃动。

怕惊扰到自习的人,便停下琴音,将口琴收好。

走在漆黑无人的教五走廊,想找个不打扰人也不被打扰的地方。

在走廊尽头,转个弯,发现一个死角,三面都是墙。

有个电梯,有间电梯控制室,此时不可能有人,更妙的是,墙恰好挡住拐角视线。

我按下电梯键,将它停在这一层。

好啦,这下也不怕电梯门忽然打开钻出个什么东西来吓我咯。

然后就安心靠着墙,坐在地上,取出琴。

在这地方,琴声如同在舞台回荡,好让人喜欢。

不像在空荡荡的网球场,会感到渺小,在这个小角落吹琴,却会感觉自己站在舞台中央。

我就是全世界。

这不是练琴,而是演奏。

好美,以后就这了。

骑车回去时,绕了远路,是大一时从图书馆回来常走的,过南门的那条。

路灯昏黄,雨点微斜,也会想车后载个可爱的女孩,她给我打着伞,我们有说有笑,时间彷徨。

不一定要是情侣,但两人肯定都很开心,雨再大,即便淋湿成落汤鸡,也会觉得没什么。

像小说一样。

其实生活本就是小说,只不过稍微多了点鸡毛蒜皮、琐事日常。

这样的小说,你会喜欢吗,如果不喜欢,就自己提笔去写另外的篇章,如果喜欢,那就和我一起尽请享受今朝。

下午一堂选修课竟然只有六个人上,我被深深的震惊了,于是目不转睛的听了两节课,想给老师一点精神支撑,怕老师会有挫败感。

其实我也知道自己想多了。

我也不喜欢下雨,才走一上午,鞋就湿了。

但说不定也许我只是不喜欢下雨天去上课。

若是陪朋友去玩儿,或是下刚好放假,又或者收到了什么好消息。

这时下雨反而会增添美好或浪漫的情调吧。

你看,任何事情都要分情况讨论才客观。

午睡后,走在去教学楼的路上。

我说,居然闻到了西瓜的味道,同行的张鸿峰说,我也闻到了,是泥土的味道吧,我说,快去尝尝,他笑而不语。

估计是打算晚上再来,毕竟不想吃土时被人看到。

张鸿峰说,你打算读研吗?我说,暂时不想。他说,那就打算工作咯?我说,也许吧。他说,唉现在不容易啊工作不好找。我说,哪有,不会的。他说,真的不好找呀。我说,如果是是说一毕业就年薪百万的话那确实真难。他玩笑道,居然被你看穿了。

话说……我们为什么悲观,总觉得自己即便现在就毕业,凭着这两年来的经历和拓展,许多工作都足以胜任,或许是有点理想派,但总相信自己和明天。

很多时候,心情是种态度。

蒲公英的坠落,可以是残忍的告别,也可是飞翔和远方。

纯粹看你怎么想。

刚才在知乎看到一篇关于写小说的回答。

手痒,好想写啊。

梦里构思去。

晚安。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