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雨了,树叶在风中乱舞,细密的雨丝飘满了灰色天空。

揉揉双眼,感到疲惫,骑车去往图书馆,迎面细雨,衣角摆动,像在风中飘。

但还是没回宿舍拿伞,撇撇嘴自言自语:

嘿,这点雨,不算什么。

坐在四楼窗边,学习只一小会儿,看书和发呆却很长。

没课的上午,图书馆人不多,空出了许多座位。

喜欢空旷,不喜欢人多。

喜欢留白,不喜纷繁。

透过窗,看到外头地面湿了,过了一会儿,雨下大了,沙沙沙,滴滴答答。

有人摘下耳机,转过头看了看。

他们是否也在想怎么回。

唉,没带伞,作过头,待会估计要淋雨。

撑着头,呆。

等雨小一点吧,对,雨会停的,神,你说是吗?

好巧,百无聊赖时收到一份手写的“礼物”。

有意思,迟到半年的生日礼物。

话说,假如每个人都迟几个月给礼物的话,那岂不是从年头到年尾都能充满惊喜了。

开玩笑的啦。

其实直到现在,自己收到的礼物屈指可数,每件礼物,都有它的故事。

演讲收到的信和糖果,生日时收到一本刘同的书《你的孤独,虽败犹荣》,夏天收到某友寄来手打的白色围巾,又或现在,一面好奇着你寄来的是什么,一面又开心的看着你写的话。

谢谢你帮我回忆。

我之前已经完全忘记初中在你同学录背后留字的事了,可你一提,我就哈哈哈哈哈的想起来。

“好好保存我的签名啊,以后等我出名你就赚翻了。”

这么中二的玩笑,倒很符合那时的自己。

你把签名留到了现在,只可惜,喏,我离当初构想差得还有点儿距离。

你知道,越长大,越现实。

好久没有说要统治地球,拯救世界,功成名就。

说得更多的是希望自己开心、轻盈、过上想要的生活。

可你知道,我曾经野心那么大,想要的那么多。

现在却得过且过,泯然众人,会不会有点儿失望。

我也有失望过。

但我又想认真爬起,没到明天,怎么知道得不到。

你说,我在大一某段时间酷爱发录音,声音清脆脆的。

我才想起来,刚上大学时,也就是两年前,每晚自己都有录音,为了锻炼口才。

感恩节那天,给许多朋友和老同学送去录音。

当时所有人都惊喜又感动,包括我自己。

是……虽然每次听自己过去的录音,我也会笑,然后不停的吐槽,但终究还是挺感动的。

想起来我做过那么多感性有趣之事,挺开心。

曾经,我写邮件,发消息,寄信、发录音……

给不同的人,说不同的事。

只有在乎才会做这些,虽然如此说来,像是自曝弱点。

毕竟自己还没到我行我素,即便全世界都不鸟我,我还可以自娱自乐傻笑到天荒地老那种境界。

在乎你的回复,在乎你收到录音时的想法,在乎你对我的看法,在乎那些远隔千里乃至万里的人,在乎那些很多过去了的时光。

所以我很记恩,很走心,也很容易把自己放入孤城,感到困惑和孤寂。

所以,纵然日子哗啦啦流过好多好多年,有些故事依旧不老。

谢谢你,提醒我这些,确实有许久没做类似的事,日子有点钝,少了些让人全力以赴的意义。

那些有意思的时光,希望现在也是才好。

毕竟,我们还年少。

咳,不知为什么写日记就写着煽情起来了。

或许是因为你写的最后一段:

“虽然村上春树写过:你要做一个不动声色的大人了,不准情绪化,不准偷偷想念,不准回头看,去过自己另外的生活。

你要听话,不是所有的鱼都会生活在同一片海里,听起来成长多么悲哀,要背负更多,要想更多。

但是长大也意味着你可以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了嘛,总有些人向着自己的目标一路前行,无拘无虑的前行嘛。

李超同学生日快乐。

能自己做出选择的生活就已经幸福了,而有目标堪称完美。

而你两者都拥有,挺好的。”

看完后怪感动的。

好像有什么地方发着光,有声音在远方召唤。

感到又充满力气了。

谢谢你。

真的。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