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课挺多的,听到身后一同学念叨了一句:

这个学期都过去了一半。

我才意识到,现在早不是开学的八月,十月都要来了。

骑车在校园里,许多角落能闻到扑鼻的桂花香,早上在网球场练琴时,看到落叶飘落,一片又一片。

堆在一旁的几十个大黑袋,早装满了叶的尸体,而作为刽子手的秋,却总让人抓不住。

晚上在图书馆自习时,居然热出了一身汗,说好的秋风送爽、气候宜人呢。

许多次夜里走出图书馆的刹那,迎面吹来晚风,看着高悬的月,还有漆黑的天空,就有种恍惚,像是坠入了一场异次元的梦,只可惜几秒后就会醒来,还没来得及发生点什么。

惯性使然的前行,经过,停下,上楼,开门,坐下。

重复生活真让人丧失气力。

昨晚看书时看到有人坚持了三年早起,他的早起居然是四点钟,恐怖。

不过,我也不差,假如我九点半睡,四点也能起来,对吧,我问自己,然后在心里嗯了一下。

话说,写日记真是有用啊,昨晚日记里提到的那个老同学,她今天就问我地址,给我买了礼物。

我也是想到一出就一出。

看到一个人关于手账的分享,就屁颠屁颠回宿舍掏出一厚厚的素描本,上期本来是想手写日记、画手账的,结果后来键盘打多了,就荒废了,感到惭愧。

与它一起在书桌角落生尘的还有之前买的彩铅……

迄今为止的一生,我像个勇士做过诸多尝试和坚持,但也有不少半途而废懦夫般的行为。

挺难受的,想起来的话,像是蜗牛丢了壳,变成了鼻涕虫,好想回去捡起来。

漫无目的上课扫新闻,规定任务的阅读,比做题还累,不如听课。

我讨厌被无视,但又怕被重视,不想太显眼,却也不愿卑微,有时热情,又时而冷淡,会有幽默,却也多哲想,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如此,敏感的人,总是自己无中生有创造麻烦。可若说没心没肺么,我也不想要。

上天,你该无奈了,我是不是很难伺候?

怪不得你不理我,放我自生自灭。

苦涩。

该想想原因,也做些改变。

二、

小小的城池,流淌的河,异乡人躺下的血,冲突和歇斯底里,矛盾与扣人心弦,最近在读苏童的短篇小说集,如《西瓜船》、《为什么我们家里没有电灯》、《离婚指南》等。

他的文字很朴素,看上去又简单,像是其貌不扬的乡间野夫,可仔细看,会越来越震惊于那份细致和真实,如身临其境,如感同身受,这时才会意识到还有一个词叫返璞归真。

我曾喜欢那些看上去轻盈的文字,它们一点一点的,不密密麻麻,而显得空灵,在眼前跳跃,有美感且自由,

我也喜欢过那些浩瀚如史诗,壮丽如电影的文字,闭上眼就想象这拿苍穹背后藏着一巨大的投影仪,整个世界都在胶片中哗啦啦的飞快闪过。

现在,我还喜欢这般真实但朴实的故事。

我也想写,也想写,想写。

写。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