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小心把酸奶碰倒在桌上了,心疼酸奶,于是趴在桌上舔。

好吧,只是觉得好玩试着舔了一口,不过粘在本子边角上的我倒是舔干净了,因为含在嘴里比较方便。

室友愣愣的看着我含着作业本,一脸无奈。

这时才意识到它是那么甜,那么好喝,又那么贵,那么黏,还那么难擦。

用掉了一堆纸后,忆苦思甜,顿时感觉秋风萧瑟,草木戚戚,凉意袭来。

今天周一,距离国庆长假也不太远,课不多,南京天气不错,阳光正好,早上练琴,晚上还被天赐拉着去蹭了一节音乐选修,刚从操场夜跑回来,洗了个澡,在风扇下呼啦啦清爽着,和朋友打了下招呼,喝了口酸奶,准备敲日记,结果胳膊肘一碰就……

唉不提啦不提啦,我还剩半瓶呢,赶紧用心喝完,泼下去的酸奶,就和写过被人看到的日记一样,都是收不回的,擦得再干净,总会留下点痕迹,此刻还有点黏糊糊的。

下午心情不错,因为中午看到了某友写的一篇“日记”,回应了我昨晚日记中说的一些话,让我感觉到满满的诚意和暖心。文字的魅力是如此之大,不必文采斐然,只要用心,字里行间就会生出共鸣和心情,这也是我喜欢写的缘由吧。而每次收到他人的回应,都让我觉得所有付出都很值,因为自己也感到快乐。

而且在这样相互认真讲述自己所想的文字背后,人与人之间的隔阂就被打破,然后交流相处也异常轻盈。

虽然说有时候写一些话也会被人误解,读者总爱把文字中所提到的各种现象往自己身上套,比如昨天我提到一些线上聊天中遇到的一些让人不自在的现象,于是有人看了就联想到自己,感到不安,于是给我发消息,她说:

“ 很抱歉这么唐突,嗯,你对我应该没有什么印象不了解,只是看你日记多了就自己觉得自己和你很熟很熟吧。我的过,让你尴尬了。。”

我回复:“没有啦,你还好啦。”

然后那边是一副如释重负的模样,答:“那就放心了,希望我不会给你造成困扰。”

啊哈,其实,完全不用那么敏感的,我习惯于对事不对人嘛,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就好啦,别瞎给自己背担子。

而且我遇到的大多数人都挺通情达理,而且能理解我和我站在一块的朋友越来越多,这也是我的幸运。

我们终其一生,都遭遇过大大小小的挫折,都遇到过很多回头看会觉得好笑又无聊的胡乱猜疑和心情纠葛。

但你知道,迈过一个坎,曙光就更近一分。

话说回来,写日记原来还会有这样的效果,自己不怎么认识的人,却会因此感觉和我很熟很熟……

有时候我都不知道这算好还是坏,不过反正也无所谓,我日记里不涉及隐私的日常和想法反正坦荡荡,而我空间也不设任何权限,所有人都请随意就好,我不为人改变自己所想,也不会为某些人而隐藏自己所写。

想起北京某老同学,用两个qq号,一个写说说专给爸妈看,一个写日记和各种吐槽的给我们看,居然还切换自如,写的有声有色,挺喜欢看她写的东西的,只是更新速度太蜗牛,而且可惜是个拖延症懒癌患者,答应寄来的礼物,挑了半年还没动静,上周她发说说:哦,忽然想起给李超的礼物还没买。然后还是没动静,我偶尔想起,就觉满头黑线一脸懵逼。

不过大部分的人都是啥都不留下,写日记还不如写作业,哈,他们总这样想,于是除了偶尔短短的说说,日志中就只剩下转载和一片虚空,大概四年大学毕业后,他们回头,也记不起自己做了什么想过什么吧。

这样也好,傻人有傻福。

多少人都是这样过来的,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也不少,嘿对吧?

别误会,我可没劝你写日记,因为这确实是一个累活,每天一个多小时,还要滔滔不绝,如果没有基础和阅读的习惯,那绝对是煎熬的流水账,不如不写。

但有情绪有感觉时,记下零光片羽也是好的,我就常被过去自己写的东西打动,有时甚至会觉得那些文字好过无数名家作品。

假如以后你写了能打动自己的东西,不介意的话也可以和我分享咯,可期待啦。

交换苹果,还是一个苹果,交换想法,不只是两个想法,还有俩心与心贴近的好友。

今天就写到这里啦,明天再谈。

晚安,或,早上好!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