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昨天收到一条有趣的qq消息,只知道对方是今年寒假听过我在星源中学的励志演讲的学生,现在,应该是大一。

零点五十八分的消息,她说梦见我了。

当然,如果是这样,我顶多一笑了之,而不会写进日记,但值得一提的是,你看她说的内容:

“其实我也感觉这个时候你应该不会在,但是就想和你说说胡话,对,你就当是胡话。我昨晚居然梦见你了,也想不通是为什么,我只是梦见我们坐一趟火车…”

“于你而言,我是相当陌生的人,这样打扰你的确不太好,所以,当我说话,你可以只是看看,不用回复的,说不定你回答了,我会觉得尴尬”

“如果不是突然梦见你,大概不会贸然打扰你。抱歉啦!”

就这三段,多么自然得体,不会让人觉得突兀,也不会觉得被打扰或有压力,反而感觉她会为别人考虑,收到这样来自陌生人的信息会觉得很轻松,感到一暖,觉得有趣。

而且距离二月的演讲,已经过了大半年,当初一面之缘的人,居然今天自己能被梦见,奇妙。

有点好奇的是,她怎么知道梦见的是我不是其他人,如果换做我,半年前一面之缘的人铁定忘个一干二净。

另外一点更值得思考,我们自己平时和人交流沟通时,是否有考虑过对方感受。

大多数人不经意间就会陷入以自我为中心的推测中,尤其是线上聊天。

有人平常从不联系,一冒出来就是,能不能借我点钱,能不能帮个小忙,小超你文笔好帮我写个东西吧……

在此声明,写作是为自己而作,我不代笔,尤其是自己要参加什么比赛却请我帮忙来写东西的,虽然有交情,但涉及原则性问题我爱莫能助,顶多你写好后我或许能说说自己的意见作为参考。

有的人聊天总是太急切,动不动就是,在吗?在吗?在吗?我一时没看到回复,看到后我问有事吗,对方又不在了,然后过几小时,又来了:在吗,在吗,在吗?……有什么事你倒是说啊,真是累觉不爱。

有的人聊天太热情,切身体会,写一篇文章,被人看到被人喜欢,这本来是很美的一件事,能鼓励自己动力十足的继续,可是……有读者大小事都想问我意见,或者一有机会就想见面。不回吧,我会觉得不礼貌,回吧,长此以往又没完没了,见面吧,我会觉得尴尬,拒绝吧,我又觉得自己太冷漠,有时候人的热情或许会给人带来压力和困扰。

这些聊天上的错误,不只是你,其实我有时候也犯。

人嘛,是感性的动物,被情绪带动着,自己想要干嘛,脑海中幻想的世界就是那个模样,不经意间以为全世界的人都会和自己想的一样,于是各种作。

知乎有一个有意思的问答——给在乎的人发信息收不到回复是怎样一种体验?那些答案中的各种心思,胡乱猜想,情绪起伏,真是精彩得宛若戏剧,而且贴近生活,感兴趣的话你可以去看看。

我们在现实中或多或少也有类似的感觉,自己发的信息没收到回复会失望,会觉得对方看了却故意无视自己,有时自己做的事没人在乎,自己受的苦没人知道,自己一片好心被人当做恶意,自己的真诚反而让人感觉危险……

总而言之,其他人眼中和你眼中看到的东西其实是不一样的。这是信息不对称的结果。

若想对这种状态有所改变,除非你和对方有惊人的默契,或者,你们两人中能试着真诚的信息交流。

比如我现在所写,就是心中所想,比如你现在所看,也就是在接收我传递的信息,从而达到更多了解,而不至于因为线上聊天的寥寥数字而产生各种误解。

可惜的是,如今认真写东西的人太少太少,而且像昨天发信息给我的那样会考虑到他人感受的发信人也不多。

所以我们会觉得线上聊天很肤浅,会对其他人线上热情的问候和关怀产生厌恶或怀疑。

最好的状态,无非是二人自由,互相不给压力,别老想着秒回,别要求对方为你马上做决定,在自己不够有趣时,尽量让自己有趣,别人才愿意和你做朋友,当产生误解时,请尽量详细的告诉对方你的想法,不求他全部理解,但至少知道你的坦荡。

这些规则适用于任何关系。

而且我也发现,很多问题,其实一篇文章就能缓和甚至解决,但却没多少人会做。

我写给你这些,你又会写给我什么吗。

反正呢。

it's up tp you

写作对于一些人来说,估计比写作业还难受吧,笑。

我喜欢飘逸轻盈,所以,丢掉沉重的壳吧,别用自己的主观意识绑架他人的自由。

彼此开心,才是真正的融洽幸福。

话说回来,每次准点说早安晚安,还彼此无话不谈,邮件可以笑老半天的朋友,真是再多都嫌少。

二、

天气不错,风大,坐在教学楼窗边自习,桌上的饮料瓶都被吹走,而且秋天的晚风异常清爽温柔,吹得人舒服到想仰面躺下。

从打开的玻璃窗往外看去,是黑夜,视线被对面的楼挡住,看不到什么灯火阑珊,但我还是喜欢,因为晚风的味道,总让人想到万家灯火,想到远方,想到繁华,又想起独自一人的诸多时光。

嗨,矫情。

今天虽然是周末,但却在补因为去台湾欠下的焊接实习,在工培中心,带着脏兮兮的厚手套,一手拿电弧焊,一手拿着防护面罩,然后小心翼翼的将焊条凑上去,透过黑乎乎的面罩镜片,看着那忽然四溅的电火花,噼里啪啦的响起,好像在变魔术似的。

其实也不怎么好玩啦,好奇和新鲜感过后,就耷拉着头重复敲打和对准,然后焊接又焊接的无聊过程。

拿防护面罩去看太阳,可以看到一轮绿色的月亮,飘忽天际,不过看其他的地方,就只剩漆黑。

今晚在教室自习时,重新看了看《龙族》,江南的文笔和故事节奏人物塑造都很棒。

自己写东西常出现不知道笔力跟不上想表达的效果的情况。于是我边看边做摘抄,摘抄了一些遣词造句。

两天没有发日记,有人问,小超,你的日记呢。

在这也稍做回答。

周五晚参加了风之声口琴社的一场见面会,然后决定在复音口琴、布鲁斯口琴之后,再学一学半音阶口琴,认真的把音乐玩好,于是十点多回宿舍后,趁着一腔热情就在网上查阅相关的信息,回过神来时都凌晨了,太晚了,也比较困,如果再写日记的话,未免会敷衍而流于形式,于是便睡了。

而周六,我是有写日记的,但是,不想发。

毕竟鸟有飞的自由,也有停的自由。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