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放鸽子了啊,等半个小时,灰溜溜回来啦。

她也真是的,见一面的机会都不给,让人等到花都谢了。

不过还好,我不孤独,一教室的人等着呢,哈哈哈哈,你瞧这选修。

这样一来,就打乱了整天的安排。

晚饭时,有学妹发信息问我今天面试她时问过的一个问题,为什么阅读。

我答,因为好玩,读好书很好玩。

我是认真的,只有当你真的陷入某本书时,才会意识到那种沉浸的快感,而大多数时候,没陷入其中的阅读则是煎熬,可比起煎熬,空白迷茫以及精神荒芜,才更可怕吧,所以你们经常看到我在阅读,而那时,我是快乐还是煎熬,谁说得清?

她后来又问,你一直那么积极的活着也是因为阅读吗?

啊哈?谁告诉你我能一直积极……

许多看我日记的人都说,啊哈小超,感觉你活得真自在,那么甜,那么轻盈。

他们不知道,其实这日子一不留神就是苦,就是咸。

上午做实验,装卸机械部件,一手沾着铁锈,忙碌来去灰头土脸,还在板螺丝的时候不小心擦到了手,同伴惊呼哪来的血时,才发现自己中指被划伤,血都染到同伴手上了,不好意思的笑笑,然后去车间前自来水洗了洗再回去继续。

实验一做就到十二点,来不及吃中饭就跑去做面试官,别提午睡了,匆匆喝了碗粥就又要往教学楼上课,困到不行,晚上还有选修,到教室等许久才被通知今天不上,然后又屁颠屁颠回来……

课业压力很沉时,也总会心力憔悴,但再怎样,也只会笑着和身边的人吐槽吧,这些东西,写下来的话太累也太矫情,像个撒娇的弱智,我才不要,所以,你在这些文字里看到更多的是俏皮和轻松。

怨声载道的话,活着多累啊,我总要利用思考和脑洞,给自己点慰藉和轻松,不然就真是命苦哦。

今天选修老师没来,坐在座位等的时候,我就在想,假如现在自己一本正经走上讲台,说我是这门课的助教,老师有点事要晚点来,先让我来点个名,并且稍微介绍一下课程大纲,然后我翻开一个本子,装模作样的开始讲课,应该大家都会被耍吧~

毕竟谁都想不到会有人敢来这么一出。

哈哈哈哈哈,想起来就忍不住笑出声来,身边写作业的同学好奇看了我一眼,我这才收敛,去看课外书。

越来越偏感性,都不像个工科生了,我也很苦恼,以前觉得理所应当的学习和刷题,现在做起来就觉得索然无味,以至于都不打算读研。至于去干嘛,啊哈,我想北上,去多写多见多闯吧。所以现在有时也会自己吐槽说上课不好玩,不想读书了,然后没心没肺,甚至误人子弟。

所以,千万别太相信我,路都是不同的,把我日记当闲文小说看可以怡情,若当行动指南,有样学样,那可就要命咯。

回宿舍从书架上抽出一本江南的随笔集《龙与少年游》,就是写《龙族》、写《九州缥缈录》、还写了《此间的少年》的那个北京大学化学系,华盛顿大学艺术科学学院和医学院硕士的江南。

人家一生那叫个牛逼哄哄,要什么都有什么了,每次看他作品的序,总有某些文字:

“写下这篇序言的时候,我正在赤道以南的巴里岛,这是我第二次来到印度尼西亚……酒店给了一个宽敞的露台,外头是旷野,闪电打在深邃的海面……”

喏,这样让我心痒痒又只能羡慕的描写,看得越多,越觉得自己的世界其实小到只有那么一丁点大。

不知道将来什么时候,我才能这样写起自序来。

少年光影,几多愁乐,或许都只是未来某刻的嘴角一笑吧。

江南也说了,回过头看写书的十四年,四个字:颠沛流离。

虽然他是个不靠谱的坑,虽然他经常得意忘形用文字在读者面前秀优越,但他某些话,某些心情还是让我心头一燃。

他说:一个作者哪能写遍世上的所有人呢?写来写去,写的还是自己和身边的人,无论孤独还是野心,都是自己人生中某个侧面的写照。这是我的局限和浅薄,也是我的真诚。

他说:被拒绝的时候,回去继续写书,漫无目的,又使劲的写,有时候狂歌痛饮,有时候泪如雨下。

他说:有时候想通过写作来证明自己,有时候纯粹就是觉得心火难熄,不吐出来,就会烧死自己。在得意的时候写,在卑微的时候写,汉唐的武夫中有文采的总是动不动就拔剑击缶而歌,以前我也这样,只恨手中无剑。

他还说:其实有时候我也想,要是别人也跟我这样固执的写,也会有这样那样的代表作出来,但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好玩的东西,很多人都不愿意固执。固执其实是件蛮苦的事,自苦。

所以我也固执的写,虽然知道读者其实也就你们那么点人,虽然我的世界还远没到那种千军万马,箭如雨下,气贯长虹。

不过我也觉得江南日记写得没我好。

至少,我还在燃。

其实我野心很大很大。

比如说,我会想要在理工科学校将一个小小的文学社团,做成五星级的水平,会渴望自己能通过创意扭转乾坤,让一切都全然不同。

……

可是,他们没什么野心,这让我有时感到失落。

“文学本来就小众嘛!”有人用这句话作为借口。

之前有人如同完成任务似的交了张海报,粗制滥造,我说能不能用心点,可是,她说,小超,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原来是这样,哈,己所不欲,那我就己所欲好了,既然想要做得更好,你们做不到,我就自己做,靠不住其他人我就自己来,若是连自己的热情都没有了,那现在所做之事意义又在哪?

于是,我熬夜一张张做着宣传图、设计展架、为了节约经费,为了几毛钱的印刷差价一家一家的在网上讨价还价,一幅幅自己手绘画着宣传漫画,排版,去图书馆将相关的设计类书每天一本的看,甚至都占用了不少自己本该用来写作的时间……

我知道自己在很多时候对他们要求很高,甚至可以说是贪心。

我将原来的文学社结构改革,在原来的职能部门外增加了创作部和兴趣部,取消形象工程似的但无人看的报纸和杂志,改为印刷出版书籍,以及发行简单却内容精致的小报。

每次开会我要不间断的说个把小时,口干舌燥,要用心良苦的告诉他们该做什么。

创作部一定要有组织有纪律的写起来,要有经验分享和讨论,有各种机会和投稿有那么一些书,我可以给你们找资源;

兴趣部一定要好玩,你们可以说书,可以朗诵,可以有自己的各种游戏和想法,但这些都是要不断的琢磨的,查阅资料,自己身体力行,讲故事也是要有技术啊,故事接龙,海龟汤游戏……你们以为玩就是简简单单的玩吗,如何玩好玩开心玩到自己成长,没有那么简单啊。

宣传部请好好提升相关设计技能,摄影摄像技术,还有新媒体运营的相关经验,我还给了知乎相关的问题链接,给了李文正图书馆相关类别书籍的所在,劝他们多学点,并且乐在其中。

觉得如此说来,大家回头就忘,于是让他们做一份部门章程写点自己的想法。

总会有人转身就忘了,到截稿日再随意给我两百字的一份简单规划,我不怪他们,只是自己太贪心了罢,任何一个集体转变都有个过程,他们只是没习惯那种在兴趣社团认真起来。

但总要有人认真的,不然,怎么满足?

试试好了,我总对自己说,然后着手一件从来没做的事。

或许最后得不到全部的满足,但至少,我有做过,比那些只会想想然后作罢的人,还是多了点故事吧。

我也有很多关于这个社团的梦想:梦想着有朝一日,人们提起就会发出赞叹,梦想社团可以靠着稿费自给自足,梦想每个人都出一本自己的书,在某个招新的日子,堆满高高一座山……

那都是未来吧。

此刻也恰如一场人生创作,为实现心中的贪婪,追逐精彩和热血沸腾。

我是能力不足,调动不起每个人,但至少,我能试着从自己做起。

不能硬性要求他们写作,那我就每天写,每天写。

不指望他们积极投稿,就我来,昨天收到编辑发来的消息说登我文章的那期杂志已经发行了,正准备寄样刊和稿费来。

我说文学社要出书,那就只能先从自己开始,我写的多了,即使其他人都不写,也至少能出一两本书了吧?

你看,其实我是有多笨拙。

我做了很多事,很多时候会忘了自己是社长,职责其实是统筹大局分配任务。

有时环境配不上理想,我会不自量力的试图改变环境,这过程太多质疑,诸多难受,这里也不提了。

可任何事情都类似于此吧,勇气、初心和感动自己的热情,有它们就足够了,即使没有一人在我身后,这条路也要走完。

何况,我也不是一个人。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