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有个可爱的读者称是我的粉丝,国庆要来南京参加活动,顺便见见偶像。

啊?啊?啊?!!!不好意思粗鲁的回绝,更不好意思恬不知耻的以什么偶像的身份去和对方见面,肯定会尴尬的,我想。

这年头写日记也不容易,居然这也有人看上瘾,像追连载一样,还有人专门订阅了个RSS……

天,忽然觉得手下的键盘好沉,打的这些字,会不会太无聊了,要不要再主动去创造点故事情节,挑点事或谈场恋爱,这样你会觉得好看得多吧。

唉,可惜我不是演员。

所以,今天还是只能写点真实的鸡毛蒜皮罢了。

刚才夜跑去了,七圈半,也就三千米罢,昨天没跑,今天补上也好。

没有比秋天更适合跑步的了,夏日太热,会跑出一身汗,黏乎乎的,浑身难受,而冬天天寒,冷风呼啸,刺骨冻人,身穿厚实的衣服,跑起来像个球,不够痛快,春又太多飞絮,乍暖还寒,容易感冒过敏。

所以,不趁着秋天,来点夜跑的,往往是懒虫,或傻瓜。

但跑步三千米后再吹口琴的人,也是傻瓜,像个扁了的球,要没气了。

我可以吹的曲子多了不少,边走边吹,而且相信总有一天,可以自带BGM,Duang的给自己加上特效~

对了,今天对着简谱居然吹会了《好想你》,这首歌节奏很快,轻盈俏皮,很好听,比较难学,之前甚至我都快放弃了,不过如今么,哈,但我能相信,不久后就能得心应手啦。

可是,《好想你》,这首歌会了之后给谁,却是个问题。

但转念一想,也不是个问题嘛,可为日后做储备~

于是连自己都有点儿嫉妒未来那人了啊,笑。

今天两个老师都刚好点到我回答问题,哦,真巧。

十一点,熄灯了,每天睡觉的时间都不固定,随着写日记的时间而随机变换。

在大学,每晚十一点准时睡的好孩子实在难得,不过还是有,有点佩服他们,哦不,是她们,至于为什么直到她们准时睡,嗯哼,是因为有人报时,对吧?哈!

总有人会为自己划圈,制定自己的规则,而能坚定自律的在小小的圈内,向上爬,满满充满着力量,看起来真是朝气蓬勃。而那些圈外看似自由,没有任何计划随心所欲的人,倒像没头苍蝇。

形式和政策课,老师爱玩,让我们分组,还要编排队舞,结果……打太极,做眼保健操,广播体操,伸展运动和扩胸运动,我现在都不想去吐槽这些算个毛线的舞……老师倒是笑得比我们所有人都开心,嗯哈,你开心就好,我呢,觉得这样其实也不赖。

那两节课,没有学到什么知识,似乎纯属娱乐,我比较在意老师提到的那三个字:

静、悦、活。

静,能够静下心去想问题做事情,这决定你的深度;悦,抱着乐观的心开怀而积极的生活体验,这决定你的广度;活,有活力和热情满满能够持之以恒,这决定了你的长度。

总结的实在是太好了!当时在心中默念了好多遍。

其实道理懂得太多,却不知为什么,总有点儿相见如新。

就比如大多数人都知道,换位思考很重要,但我们又总会在某些时候忽略对方的感受,而犯下或大或小的错,以至于尴尬,或难受,还要花时间补救。

像静、悦、活这道理,我们知道归知道,做起来,每一个都没那么简单。

我想静,晚上六点半就坐在书桌前,准备自习,闭上眼,想回到高中的状态,刷题,努力,又满心热情,结果一个小时后,觉得索然无味,书本里的公式习题,味同嚼蜡,就再也静不下来。

我想悦,经常逗自己开心,哼点小曲,写点小诗,吹着口琴,或写写日记,总是爱玩爱笑,但不玩不笑不闹的安静时,无人倾听又心力憔悴,怎么悦得起来。

我想活,活跃到热情似火,却又可能会碰到冰冷的墙,若热情撞上冷漠,火苗就很容易熄灭,毕竟不是众生都明白我意。

凡人一个,蝼蚁一只,又何苦追求尽善尽美,只是,我想再更近那么一点,让自己满意那么一点,就好了。

刘慈欣的《诗云》中,伟大的技术之神都输给了卑微的人类虫虫,浩瀚到掏空了整个太阳系的诗云都抵不过渺小的诗人,我又何必追求伟大和浩瀚。

写这样小小卑微的日记,有你会看,已是幸运,偶尔也该收起贪婪,学点知足。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