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曾有掐着秒钟等下课铃响起吗,在有你认为更重要的事情时。

今天风很大,将窗全部推开时,那一阵一阵扑来的,像是空气的浪,哗啦啦的,夹着秋叶味。

心不在焉、心不在焉、心不在焉,

失望、失望、失望。

鸟不希望被人打扰,即便那人是心怀好意,但它仍以为他是猎人。

那我只能选择转身,不再看那只鸟,它应该会开心,那我就也露出笑,虽然它读不懂我的沮丧。

云还要飘很长时间,一路青山骀荡,相劝别浮躁。

中午很热闹,百团大战,这是第二次,我在东大,忙碌来去,心情不坏。

我写的日记,有的文字,只会有一两人读懂,这会是含蓄美,嗯哼?可我又讨厌借助日记向除我以外的人说话。

这自相矛盾又满是纠结的情绪,什么时候能一笑而散。

我敢在那么多人面前吹口琴了,虽然会紧张有点不在状态,但至少迈出了一步。不过,百团其实不适合口琴,因为环境太喧嚣,而口琴适合安静,那才有韵。

报名的人比前两年都多,为自己所做感到骄傲,改变和新生,以己之力去写个青春热血的现实故事。

下午,有人发信息给我,小超,你出书没,已经看你日记上瘾了。我一愣,啊?这样的文字也能把人看上瘾?一面觉得稀奇古怪,一面又要不好意思的回答,没有出书诶真是抱歉。

其实心里乐开了花,我喜欢上瘾这个评价,比无数个‘好‘感觉都让人舒畅,呀,不行不行不行,不能骄傲,要谦卑。

将日记重新看了一遍,这半年来,日子真的像雕在石头上那般深刻,我也很喜欢日记,而且比你看得更感动,水滴石穿,要相信。

大学这个游戏里,我的角色不是成就者,而是探索者,不追求获得多少成就,而是探索其中的乐趣,用心玩,就如此。

可,即便如此,也做不到能一直乐呵呵啊,好多心累,不知道自己最后能不能把它们变成心醉。

不要说,感谢你,对我的好,这话,会,让人,难过,唉,看样子,你听不懂。

这年头,发传单,还看脸,我的社员对我说,小超你应该让他们看人发单,注意性别比,另外也按第一印象挑挑。

o(╯□╰)o,照这样,百团的时候,我都不敢出去转,生怕被人看脸然后无视,虽然现实情况是,无数次被别的社团当成学弟热情招待。

唉同学,大一的时候最好加入我们社团啊,来,我给你详细介绍一下。

而我。。。。。居然不好意思开口解释。

如今看到发传单的就有心理阴影,学弟学妹管我叫学弟,不开心。

以后尽量不回宿舍,因为,一进宿舍,人就要成泥了,感觉自己这样会腐烂。

我曾以为自己影响力挺不错的,今日看一文章,说,任何对话,都是双方互相的授权,从不是一人能力的高低问题。

所以,在这里对一些人说,对不起,有时候,没头没脑的直率表达和玩笑,会让人不开心,我甚至没法察觉。

另外,也感谢那几朋友,因为你们的理解包容,我们可以继续肆无忌惮、无话不谈,充满了相识相知的乐趣。

上帝怎么也关不掉我所有的窗,所以,我说要有风,你还是可以恰好给我送来风。

敏感不是好事,见过太多人患得患失,自己也有点玻璃心的倾向,不要,不要,不要,所以,石化吧!至少,能抵御纷扰,自己不碎,就可继续追逐轻盈。

味觉淡了,对吃的要求已经可以将就,诶,这个,貌似有点不妥。

话说回来,眼睛好看的,真能透出一股灵动的真诚。

闭眼吧,晚安。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