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学妹灌输的爱情观是,别一上大学就谈恋爱,别一被表白就试试看。


日记是跳着来的,调皮的步伐里,藏了很多细碎的玻璃,你看不到我,感受不了此刻阳光的温度,你听不见我,闻不了风吹花的呼吸,所有心情,都藏在琐碎里,所有细屑,都被扔进时间的角落里,等人忘记,也等人再度提起。

与一个人聊天,得不到回复时,别急,就当自己对风大喊了一声,听不到回声也没关系,无论如何,总会有人听到你。

到了赴约的地点,没来一人,寂寞等待,也没关系,他们只是,稍微晚点,热闹会来,温暖也会,明日曙光依旧亮起。

任何事情,与人分担,快乐可以翻倍,悲伤可以消散,担子可以变轻,我喜欢这种魔法,只是从前,分担的对象,总是文字那头,未来的自己。

假日消失了,未来的节奏迈着整齐的步子,传来声响,地面震颤,我被惊醒。

前晚看了《釜山行》,原来小人物,在丧尸面前,也可以有那般勇敢,没有枪炮的特效,赤手空拳,也能凭勇气和爱去绝境冒险,人性有丑恶,也会有可爱。

在图书馆和朋友面对面,聊了很多问题,我发现,提问式的沟通,很舒服,也让人想得很远,有时候读人,比读书还愉快,每一次相识也未尝不是我的幸运。

大晚上的昏黄路灯,等人一起练琴,可惜是男生,不过,依旧很高兴,能有你,跑步,吹琴,谈音乐,说动画…会觉得,日子里假如没有这些瞬息,而全是三点一线的重复,那哪配叫大学,大学之大,从来不只是面积,每个选择,都映射不同的未来。

羽毛球场,拿着拍子,却找不到以前那感觉了,要么对手太弱,根本提不起斗志,要么太强,而提不起力气,势均力敌的对手好难找,当时高中时一起打球的人,你们还好?

新海诚的动画《你的名字》,剧情一般,但让我喜欢的是:它依旧如《秒速五厘米》,浸染了一种情愫和奇妙滋味,每个场景,都似真似幻,让人感到幸福,又感到惆怅,我也曾做过类似的梦,在世界上某个角落,会有那么一个人等我,可是,邂逅和寻觅总是一件玄且偶然的事,幸运和奇迹或许在下一个瞬间,也或许,永远都不来。

前天带学弟学妹转了一整个图书馆,层层介绍了一遍,可是很快,扫书架扫久自己就有点困了,忽然好想带他们去湖南省图书馆,指着那些场景,逛到天黑都没关系,对吧,毕竟是那时的你。

对了,昨晚去看了迎新晚会,说实话,没两年前好看,难怪有不少人中途离场,听学生会主席讲话时,我想,自己也和他一样,是大三了。

和其他人不一样,我不喜欢被人叫学长的感觉,更喜欢和朋友们平辈论交,小超小超,多亲切,只有陌生人才会一直谨慎的用敬语称呼,那样,很死板,不自由,嗯,很不小超。

写作的事,不急,稳一点,走钢丝的人,要习惯云巅,别怕坠落,因为,你知道不会。

不知道你有没有仿佛一个人撑起一个集体的感觉,就像,愚公移山,只能一点一点的,但总会看到光亮,比如现在,我就挺期待明天的百团大战。

中午和社长助理将物资和帐篷领完搭好,然后,我们坐在树荫下,闲来无事,我吹琴,他惊讶:你什么时候学的琴?我说:半年了,不过十孔口琴是这学期才开始学。他说:我去!小超你怎么学东西学那么快,已经可以吹到这程度了,我也学了半年,可现在还是那样。我答:你可以试试每天练琴四五个小时持续四个星期,会看到进步的。

对,会进步的,各方面都会,明天长学期正式开始,晚安。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