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晚了,日记放到这个时候写就很难保持那种最单纯的心思,而会有点敷衍的意味。

曾经做过的承诺,无论多久过去,我还是要记得兑现,这才是小超。

身上的担子似乎有点重,可我愿意。

有人泄气,但我要依旧飞翔,九天之上,要信没有梦到不了的地方。

九龙湖那儿有个山坡,上有木椅,躺着看天,会有风呼啸,很美的感觉。

吹口琴的日子要慢下来,不求成,才能感知最真的旋律和心情。

我是一个认准一件事,就要把它做到极致的人,你信吗?

所以,这个学期,文学社在我手里,将发光,要是很亮很亮的光。

期待变革的力量。

小超是什么社长?卖萌社长!今晚和社会实践队员吃夜宵,她俩居然说得异口同声……

再次强调,很无奈,身为男生,并不喜欢被女生夸可爱。

今天补去年去台湾交流欠下的工业实习,居然被学妹撩了,她回头,我看了她一眼,对视几秒钟,她居然挑眉,我一愣,不说话,默默转移视线,她笑道:学长,你好羞涩。

天,这世界,真是用心的在编造情节变着法儿陪我玩儿,我是佩服得诚心诚意五体投地。

这学期第一次在操场散步,身边还有俩女生一男生,这感觉,简直奇怪,但又莫名有种:啊哈,我是有同伴的人,的一种骄傲?

只是因为之前太多习惯一个人了吧,一个人的角落,一个人的口琴,一个人的写作,一个人的阅读,有人来就停下,人走就继续,原来,我发现自己会在人面前腼腆,而不能自由淋漓尽致,所以还是文字里的我更靠近我对自己的真实。

好久没有在单双杠上玩儿了,今日表现一番,依旧宝刀未老,足以秀翻众人。

曾经我也是有过各方各面的特长的,只是经过时间淘洗,有些慢慢消退了,记得高中毕业时,也曾梦想自己大学学会跑酷,异常帅!结果现在,连高中时在操场摔了无数次才练出来的空翻,都不敢了,变成胆小鬼了呀我。

南京财经大学的扬子文学社有人联系了我,说建立南京高校文学社团的密切联系,我自然欣然接受。

实际上,我一直都开放着心态和认知,只要有人打招呼,我都会愿意回应和认识,就像前天有人要我qq号,我给,为什么不给?都是一个学校的同学。

可我又害怕主动去和陌生人打招呼,因为觉得突兀,可能会对他人造成困扰,其实仔细一想,或许其他人也都和我一样,在等他人主动,于是乎,岂不恶性循环?

打了开学以来第一场羽毛球,我或许,还是……挺厉害的,不服来战。

其实偶尔我也会这样嚣张,对朋友就总会偶尔傻傻玩笑还带骄傲,反而对陌生人保持了更多低调谦卑,这是病。

我喜欢明天,明天周一,一周天明,天明欢喜我。

有趣。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