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20日

盘旋的黑夜,悠扬节拍,蓝牙音响在暖色的台灯下放着小提琴拉响的曲,很轻柔,每一声,都像是害怕惊醒了梦中人。

喜欢这种无声无息的感觉,只是白日里的浮躁和不安全都平静下来,一个不唱不跳不玩游戏也能坐的笔直。

本打算今天做点什么,早上醒来后,下床就犯懒了,优哉游哉的浪费着时间,漫无目的点着鼠标,白日,有光竟然比黑暗一片还让人感到混沌。

在网上看到很多很多原创文学大赛,心头悸动,不断的复制粘贴搜集着这些信息,但我却还没有动笔写下什么,高不成低不就的,只有靠一点短小的文字证明自己还有过写作这条路。

不想悲伤,但这样子想下去,恐怕下一句就又要将自己拖回那些已成定局的黑洞中,明明心里想要自己乐观,整天笑口常开,没心没肺勇敢骄傲,但行动和大脑不自觉的就往不好的地方去想。

或许我的问题还是在于读的书太少,但想的太多吧。

来,至少我要好好的看点书,写点字,至于其他浮华的兴趣,都先到一边吧,我想用安静来治愈。

不知道写什么就别写了吧,我们躺床上睡觉去吧,安安心心的,看点书。

……
……

22:18,又拿着usb灯掀开床帘,爬下床,打开电脑,手机还在上铺枕边唱着没有听过的轻音乐。

灯是昨天在淘宝上买的,很便宜,十来块钱,只是愚蠢的我没有注意到并不包邮,结果又赔上十块的邮费,后来心疼得不得了想退的时候,却发现已经发货。

覆水难收。

好在,这灯不错,挺亮,暖黄的灯光,放在书架上,我的书桌就蒙上了一层淡淡温馨的光晕,像是高中时幻想过无数次的电影场景,一个人坐在电脑前敲击键盘,一盏暖暖的灯,照下,神圣得好像是一幕话剧,我正在舞台中间……

今天上床得很早,自暴自弃的心情,很杂乱,很无辜,笑不出来,玩不痛快,一个人也永远没找人倾诉的心,我想,那看书吧,嗯,那好,就看书吧。

将灯和kindle拿上床,掀开窗帘,将自己的小天地映出一片亮堂,躺在床上,我翻来覆去的摆弄灯的位置,既要稳稳的,又不能太耀眼,好不容易差不多了,举着kindle的手又觉得酸了累了,我侧着看,躺着看,趴着看,胳膊靠着墙壁支撑着看,扶着护栏看,或者是整个人埋在被子上像个五六岁的孩子一样看……

然后就像个孩子一样轻轻笑了,最后侧着身子,将kindle靠着床栏,觉得舒服了,就安心看书起来。

八月长安的《橘生淮南》,这本书看到一半被我闲置了一个多学期,之前总觉得有点莫名其妙被喂狗粮,没有心思猜他们男男女女各种小九九,于是觉得太琐碎而丢下。

再次拿起,还是没有马上进入状态,目光一行一行扫过,剧情走马观花的闪,连环画一样。

但后来,躺着有点倦了,音乐轻了,夜深了,安静的暖光里,就不知觉的慢下来。

放在枕边用被子夹着固定的灯还是有点不稳,我举着kindle的手因为光照而在天花板上投出一个轮廓不太清楚的影子,于是也试着放下阅读,伸手做点儿时的手影。

只会做小狗和老鹰了啊,还不像……

继续看书,八月长安的文字在慢下来细读的时候,就宛若发现了新大陆,那些平时当小说一看而过的细节,我如今却看到了一种魅力,一种独属于写作却幻化为真实描绘的魅力。

她能把人写活,无论是单薄孤寂的背影,还是脚步踏实有力,明快而坚定,无论是眼泪恰好落下到让在场所有人都清楚看到,还是抱着胳膊靠着墙冷笑的姿态,这些乍看之下仿佛微不足道,但我却看到了自己丢失的空白。

自己写过太多的概念性的文字观点和随笔,以至于完全丢了小说的身临其境,就连日记,都像是个小学生在勉强补完老师布置的家庭作业,虽然写的是真的,却看起来像隔了一层厚厚的砂玻璃。

我总习惯随手写的是笑了,笑笑,苦笑,露出笑容,微微一笑……而人家写的是,露出哄小孩别哭时的笑,淡淡的如同圣母一样平静安详的笑,像个男孩子那样纯净而喜悦的笑。

差距。

越是慢慢的读,就越像个发现好玩玩具的孩子,将礼物盒一层层拨开,惊喜和憧憬像气球一样膨胀。

两次放下kindle,对着暖光照耀的天花板,自言自语告诉自己:小超,发现了吗,阅读和写作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用读者的心态去看书,就是看故事,读感情,而当你慢下来,就会情不自禁用作者的心态去读书,读到的是那些文字背后的思绪,读到的是那字里行间随意自然的笔力。

这差距,就如同你看一个程序是看它的用户界面和体验,还是看它内部代码和算法的区别一样。

摸索着再读,虽然依旧会觉得洛枳那种心情和暗恋让人无法认同,却也渐渐能融入故事里,理解他们的话和情。

忽然间,脑海中再次闪过前些日子社会实践采访那个手艺大师时他说的一句话:熟能生巧只是最简单的,人人都会,而真正的艺术,是需要灵魂的投入和感悟。

刹那间,一阵暖流,冲破了脑海的一扇窗。

于是下床,写了这篇日记。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