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舍的窗打开着,透进光,一片敞亮,对面屋顶青色的瓦,背后藏着白色天蓝。蝉叫得不卖力,云飘了一刻钟。

屋里有点乱,书摊开在桌头,音响荡着歌,数据线和耳机打着结,方便面的空盒,打开的咖啡,刚放下的口琴,几乎没关过的电脑,闲适假日。

前晚从浙江回来时,雨还很大,南京电闪雷鸣,欢呼迎接,伞不挡雨,鞋子湿透,反倒淋成无畏无惧。

嘈杂的雨,嘈杂的夏,钥匙打开铁门,踏进宿舍,没人居住的地方,到处藏着一股寂静,让人耳鸣的寂静。

放假二十天,仿佛被雾蒙上了眼,放目所及,一片灰扑扑混混沌沌的感觉。

手里的字,像个笨拙的龟,多少次缓慢的爬,可怜那曾几何时酣畅淋漓的飞。

你可曾也有过如此心情。

无聊,不是无事,而是有事不想做。

躺床上,也滑滑手机,看看他们的动态,谁谁又出国游玩,谁的手晒黑成了手套,谁晒的被子被狗滚了,谁早上吃了一份不地道的卤粉,义愤填膺的打了一摊文章……

哈,哈哈,哈哈哈……有意思,朋友圈真是越来越好看了。

是这样,还是,因为自己此时无聊?

有人在空间发了日志,漫无边际,说自己和人谈人生说理想。

忽然想起,好久没谈人生谈理想了吧,好久没人和你谈人生说理想了吧?

好久没人了吧,好久了吧?
久到连自己都忘了吧,忘了吧?
手写的日记也停下了吧,停了吧?
那些自言自语,骄傲独白也不见了吧,不见了吧?
也没有遇到能写入日记的人了吧,没有了吧?
想好好发呆一次,可视线聚焦许久脑海还是空荡荡的吧?
连发呆都做不到纯粹了吧,不再纯粹了吧?
曾经中二病过,现在好了吧,好了吧?
好了之后想再患病,都难了吧,难了吧?

愚蠢的问题好玩的想法仿佛被真理碾碎了吧?
碾碎了吧?
无聊的日常能遇到外星人吗?
在心中默念一万次就能变成奥特曼是吗?
走到陌生的天涯海角,就能冒险着探寻宝藏了吗?

真还想再傻一点,那样,会不会有意思很多

现在
看到六楼,一瞬间就浮现出五楼四楼三楼二楼一楼的画面。
看到天空,毫不犹豫心里就将天空周围的云颜色形状填满。
想一个人,就总会将现实生硬的扯来、将标签无声的挂上。
写一封信,总是就事论事看不出俏皮的灵性和浪漫的畅想。

越来越精准,越来越多的了解,却越来越少的留白。

一张白纸,准确刻上了所有,于是看上去斑驳,如被各种破烂房屋以及电线切割的天,令人压抑。

总感觉,缺了点什么,这种时间流逝,有点残忍。

想静下来,将理所应当忘记,将惯性消除,再无限遐想,或许可以突破时间的窗,化出芽,直抵天际。

要给想象留白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