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1日

窗外下着老大的雨,打开窗户,湿凉的风夹着水汽盘旋在灰色的宿舍楼间,楼下自行车棚啪嗒啪嗒响着,几把圆圆的伞,在地面移动来去。

他们是去吃中饭的啊,我摸摸昏昏沉沉的头:瞧这觉睡得。

昨晚看金庸的武侠小说到凌晨两点才爬上床,迷迷糊糊也不知道做了什么梦,醒来就忘。

手机上显示的是7月1日,香港回归纪念日。

一眨眼,2016的6月说没就没了,我还以为会有31天呢。

在心里将小学数学老师教的“一三五七八十腊、三十一天永不差”背了一遍,才恍然,哦,确实是30天。

时间真是不值钱的东西,被扔了都没知觉。

小学……那也是十几年前的事了吧。

之前刚醒时,在床上我打开qq.

咦?这是什么?

一个老朋友给我发来一篇word文档,标题是2016-6-30,就一个孤零零的文件,她没说一句话,而发信时间显示的是零点二十八。

稀里古怪……

点了下载,一边猜着会是什么,日记吗,信,还是什么资料,可是这些都不对吧,逻辑上讲不通呀,日记她不常发在空间里吗,信又何必qq再发文档呢,资料?什么资料?离我们共同的记忆都六七年过去了……

理性无法解释,就只能从感性上来推测咯。

然而感性推测的话,即便是一个字,一句哑谜,一句暗号,甚至一张寻宝图,一篇无字天书,都可能吧。

人心血来潮,可是什么都能够想到的。

自己也曾一样啊。

不过至少,现实不是蔡骏的悬疑小说,凌晨的来信,不言的沉默,诡异的氛围,淅淅沥沥的雨,阴沉的天……这些还不至于让我害怕。

点开后,是密密麻麻的文字。

她说了一场梦。

一场奇怪的梦。

梦里她来到一个破烂的寺庙,这里有个和尚,一直絮絮叨叨的说要给她讲故事: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庙里有个和尚……

她纳闷说自己不想听,那和尚却置若罔闻,继续换了故事讲,她说了好多话,那和尚就是自顾自的说。

后来她才发现,和尚是木头做的,是个会动的假人,忽然间觉得很寂寞,她安静下来,开始听和尚絮絮叨叨。

再然后,她说,你说累了,我来给你讲故事吧,然后她就开始跟和尚讲自己编的故事。

和尚还是置若罔闻,但她也只管继续说着。

时间仿佛定格了,好安静。

寺庙很烂,摇摇晃晃的,要塌了,她讲完一个奇奇怪怪的眼睛里小人的故事,就摆摆手要走了。

最后她写:什么,你问我最后?最后我梦醒了啊,我伸了伸懒腰,打了个哈欠,室友该回来了。

那个doc文件就这样结束。

看完后,我感觉怪怪的,也不知是什么滋味,一时间也想不到要如何回复。

于是就愣在黑暗中,躺着看天花板发呆。

她跟我讲起这个梦是什么意思呢?

希望我能理解吗?可是……理解什么。

那个梦,那个和尚,那座破烂的仿佛时间被囚禁了庙,那些蜘蛛网,那些比梦还要奇怪的他们口里的故事……

这些有含义吗?

抱歉,我不会解梦,所以,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最后发了个笑脸的表情过去,表示收到就不管了。

她也没有回复。

再后来,发呆发得久了,我就猜到一些了。

有时,自己的梦里也会有一些很奇异的情绪或者惆怅,甚至触动。

醒来时,会觉得宛若隔世,回头,却发现又似真似幻,奇怪又充满真实回忆。

所以才会想记下来吧。

至于与我分享,也不奇怪了,在那些心情下,万籁俱寂的深夜,一时兴起由于感性所做的任何事,我都能理解。

所以,我嘴角也上扬,呐,谢谢你想到我。

虽然,这事件从头到尾云里雾里的。

再回过头看看她的梦吧,那个孤寂的庙里,两人,却都在絮絮叨叨讲故事的场景,不安静,却很寂寥,你感觉到那种滋味没?

眼前明明就有一个人,他还在不停的讲话,但你知道,他就像墙上的画,地上的砖一样,对你来说宛若不存在,于是你也不停的讲,用故事来劝慰寂寞,用声音来打破安静……

忽然想起小时候一个人在家,晚上害怕,于是睡觉时打开电视把声音开到很大,这样的话,即便是广告,但也能让人产生被热闹人群环顾这,给人一种安全感的错觉。

有点像呢,是不是?

你说,我们到底是热闹还是孤寂?

人们在眼前的热闹喧嚣,某一刻会不会就如同假人在讲故事,让你深深的感到寒意,还有孤单寂寞。

只能靠自己,于是你欺骗着自己,假装他能听懂,能听到,你笑着和他们说话,讲故事给他们听。

热闹融洽的表象背后,是你的不安,想要融于其中,笑着骗自己说:嗯,就是这样。

还记得《楚门的世界》吗?

现在我很好奇,他知道自己被监控被众人观察着当做电视节目后,为什么不会欺骗自己说那都是幻觉,于是假装没有发现,继续笑着和身边的人一起生活。

纵观周围,这才是生活本来的面貌不是吗。

可是我知道,电影之所以是电影,就该给人超越生活的精神力量,所以,不那样,不行。

有个在校电视台的高中同学,记得他一句座右铭:生活没有彩排,每一刻都是现场直播。

那此刻观看你我这现场直播的观众在哪?

我们又要不要对周围的假人和道具继续装作理所应当的模样,笑着和他们讲故事。

这,也是一个问题。

问题多了,也不需要再想,摇头睡过,说不定,现在也只是一场梦呢?

是吧?

晚安,各位。

2016年7月1日
小超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