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这篇日记已经制成播音,可以边听边看

  放假三天,假日综合征不出意外的降临到自己身上,这些日子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呆在宿舍一整天又是一整天,设计队服却还只设计那么一点进度,而太阳刚出来就感觉它要落下,一日三餐都可以忘,像做梦一样,模模糊糊,朦朦胧胧,给人一种不真实的空虚感。


  今晚,终于强迫自己背着书包出来,一个人,戴耳机听着自己曾经的录音,走在空寂的校园黑夜里,刚下过雨,地面倒映着路灯浅浅的黄,树影婆娑,没有星星和月亮,体育馆前有群玩滑板的学生,偶尔也碰到手拉手的情侣。


  好安静啊。


  没出来时,只觉得自己是关在笼里的鸟,闷得慌,出来了,又觉得自己是被绳子系住的风筝,摇晃着没有落地的踏实,也没飞翔的自由。


  好久没写文章,怕再写的时候,憋不出一句话。听以前自己的那些播音,又怀恋又很喜欢,要继续更新呀,我在心中悄悄对自己说,一定要啊。


  脚步不知不觉就来到教学楼。


  不禁一笑,刚才出宿舍的时候碰到同学,他好奇问我背着书包这时候去哪。
我说:自习室,
他瞪大双眼:啊?
  这你也信啊?我笑。
  说的也是,他释然,转身离开。


  可是不到五分钟,我就真的站在教学楼下了。


仰头,黑夜里假期的教学楼只亮了三层楼的灯,很多教室都紧紧锁着门,犹豫片刻,经过一楼玩手机的保安,上楼,一层,两层……


  想要有一间安静的教室,而且最好没有人,因为自己喜欢那般场景,从很久以前就喜欢。


  三楼,悠长的走廊里回荡起脚步声,我无声透过半开的门,一间一间教室的往里张望。


  天,怎么这么多人?


  我一愣,只见每间教室里都有不下二十人在自习,而且还有很多空座位上摆着书和习题本,它们仿佛还在嚣张嘲讽:


  你看看你,以为假期来了,时间就此凝固,于是所有人都在休闲醉生梦死了吗?别开玩笑了,时间从不为我们停留,无论埋头,还是仰面躺下,日历和落叶都在刷刷翻过,也不管春夏秋冬。


  走过第四间教室,我最终还是进去,找个位置,坐在了一群埋头刷题的人中间。


书包放下,取出昨天从图书馆借的射雕英雄传,又取出键盘,放着手机,喝口咖啡,打字。
  不知此时此刻你在哪,又在做什么?


  不窝囊,世界就大到不可想象,不怯懦,就来无限可能,身旁这些准备考研或者几天后日语考级的学生,也是在为自己未来悄然而战,是不是好像曾经高中你我,当初也曾是战天斗地舍我其谁的英雄。
  英雄为何而战,你还记得吗?
  是呀,我也有点忘了,记忆这东西像极了树皮,一层一层的腐朽,或者被覆盖,藏匿久了,再深的印痕也会淡去。


  我们都走过这年轻的繁茂林野,日光投下,伸手拨开树叶,仰头张望,期盼曙光中露珠滴落那抹清爽。
  后来,就不再期待,后来,就在弯弯绕绕的路上走得东倒西歪。
  再后来,就理所当然顺理成章凭惯性而行。
  和毛毛虫一样,一个跟一个,一圈绕一圈,徒然无功又不知回头。
  像我此时。
  睡到自然醒,宅到懒出门,手钝不写提笔就琐碎,思想缓慢趴到泥土里。


  只有当察觉到抛下了自己,而世界某些角落灯火阑珊,一些人依旧坚实战斗着,那一刻才会恍然感到失望,一瞬间有种淡淡悲伤刺痛某处,这时,才懂得沉默,才知道拒绝,才会尝试倔强从套路惯性中爬出,一个人安静走,朝另一个方向开始奔跑。
  就在此时此刻,某人在北京倔强着为证明自己的骄傲而熬夜,某人正休学一年闯南走北践行自己精彩在路上的梦想, 某人在异国却同步我们的时间,看着窗户寂寞发呆。


  你看,他们或多或少有我们的影子,这感觉,宛若全世界都有自己存在的痕迹、意义和价值,让人拥有勇气和希望,还有小小不服输的倔强,多美……
  然而,影子只在有光的时候才会出现,如果不给自己一束光,一直憋在黑暗的重复里,我们根本不会想到这些,怕就连影子都看不到吧。


  所以我要给自己写出光来。
  这样才能看到影子,有奔赴天下的勇气,摔倒又爬起,继续远行。
忽然就好喜欢这句话:
写出光,才有影。
也不止是写呀,还要成为光才行。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