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3日

  雨

  忙碌的灰色周五

  天是暗的,光没有照在身上,冷色调的世界偏偏还撞上了满课的周五,从早到晚,深夜十点才疲惫的背着书包爬上六楼的宿舍,擦擦额上的汗,将钥匙插进锁孔的时候,我回头看了看走廊角落的笼子。

  挤出笑容来到笼子边,里头是室友帮朋友养的一只兔子,看到我来,它竖起两只大耳朵,来回左右走动起来,不断往外嗅着,在笼子上蹭来蹭去,唉,也难为它了,从室友把它带回来,已经个把星期,就从来没有带它出去玩过,天天只能在这方尺之地,吃了睡睡了吃,看着可耻的人类一个个走来走去,门开又关,这种囚牢生活如果忽然降临到我身上,自己该是无法接受的吧。

  不过自由这种东西,对很多动物来说从来都是奢侈品,比起那些圈养的猪,比起那些挤在一块的鸡鸭,这兔子至少最后的归宿不是屠宰场,或许这就是它仅存的幸运。

  种花花死,养草草枯,很多人不是不在乎,只是不爱。

  孩子时我会为自己养的蚕不小心被杀蚊剂毒死而哭,会和小伙伴兴奋的给邻居家的小狗做屋子,带它出去玩上好久好久,宠物死了会难过到哭,日记和作文上还要大书特书。

  现在我们都不太会了吧。

  那时候养含羞草,每次伸手碰触一下叶片它就合上,我会觉得很有趣,想象那是一个害羞的女孩,是有生命有感情的存在,于是满心怜爱。可假如现在要我养,没准两天就忘浇水而让它魂归天外了。

  再看看这只兔子,主人从来没有想和它玩,只是养着,养着就只是养着,喂饲料,喂水,清扫笼子,偶尔伸手碰一碰,这就是全部,如果它是人的话,该多寂寞。

  其实也有那样的家长不是吗,养孩子也就是养而已,给吃饭,给地方住,提各种要求,买辅导书,报培训班,批评教育,劳累奔波,就是不用心陪你。

  可是,转念一想,能养也是一种承担吧,我想起了《喜剧之王》那句经典“我养你啊!”。

  有点莫名的感动。

  养植物,养宠物,其实都是生活,如果能因为一只小猫小狗的憨态可掬而逗乐,陪它玩耍忘却烦恼,轻松惬意,如果能认真修剪你养的兰花,给它合适的位置,为每一次萌发新芽和茁壮生长而开怀,那该多好。

  可,为了养而养,意思就不大了吧。

  你辛苦操劳,难道就为了给人看的那一瞬间,对方能哇一声,感叹说:没想到你还养了宠物吗?他们夸兔子可爱又不是夸你可爱,他们说盆栽漂亮也不是说你漂亮。

  我们更该享受的是这其中的过程吧。

  从前一直有一个心愿,想要养一只小狗,可爸妈觉得麻烦和脏乱于是不让,那时我觉得大人们真是一点都不有爱,冷漠无情,还很无趣,小狗狗那么粘人那么贴心,会跟着你跑、对你摇尾巴,跳来跳去陪你玩,多有意思啊。

  可是一不留神就慢慢变成了那种无趣的大人。

  我才不要,才不要,不要,要……

  毕业后,我要认真养一只小宠物,不要是囚在笼子里的兔子。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