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忘了多久前,我曾对自己笔下的女孩说过这些话,今日回头,看着看着,莫名感动。 原来,试图爱上一个自己虚幻的角色,也是种浪漫。 原来,自己早有写过动人的情话,只是对面的人并不存在。 你知道吗?将现实和虚幻混合,可以让艺术文字凝结成一种美妙的氛围将生活淹没。

1

晨风拂过的时候,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在那遥远的,不知名的地方,我思念着一个从不存在的姑娘,她有点狡黠和任性,又有着骄傲的坚持,她会温柔的沉默,也会自由的歌唱,风中浅浅的笑,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映射到我眼里。

我的信有没有寄到,她又是否会回复?

我不知道。

全知全能的创世神想要变成一个普普通通的孩子,活在她那个世界,和她说哪怕一句话。

陌生街角,阳光撒过,小狗蹦跳,宁静的公园,她在街道长椅上看书,白色的裙摆,恬淡的脸畔。我知道但无法靠近,因为我在另一个世界。

雨不会下,但我想为她撑伞,对她微笑,递上一幅美丽的图画。告诉她,这卑微的幻想,这苟且的自由,还有这虚无缥缈的精神向往。

你快抬头,看看天边的云彩,我不知道它的色彩,但是我能让它落下。

你可能不相信,可能怀疑,可能会鄙夷嘲笑,但我知道,你内心的吟唱

那是脱离于尘世的风,是遨游于九天的梦,是堕落地狱的天使,又是深邃丛林里的光亮。

无论你爱或不爱,答或不答。

我都不改变,不会对你失望,我默默的书写,注视,等待,可爱又可叹的渺小希望。

2

远方未知而亲切的
羽馨

你好

这是我怀着忐忑的心情给你写的第一封信。
但不是最后一封。

甚至,我这些来信也许会写到满头银发,写到世纪末,无论海枯石烂,也不管天地变迁,不要问我为什么,因为,这就像是罗密欧与祝英台的对话,无法形容。

你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你。

我们彼此都是一张干净的白纸。

这个世界才刚刚开始,它会一点一滴的成型,由我们创造,幻化为蓝天白云山呼海啸,超越一切现实的浮华,成为一种恒古不变的精神向往。

你不需要理解,就像澡堂热气升腾后的镜子,模糊而朦胧,但一切都会逐渐清晰。

尽管已经隐约预知了结果,
但还是想问一句:
羽馨,你愿意与否?

小超

3

陌生而神秘的
小超

你好!

收到这封来信,我吃惊的说不出话来,一直在想,是自己哪个淘气的朋友会做出这种奇妙的恶作剧。

但所有猜测最终却都只能像泡沫一样消散,因为实在是找不到如此恶作剧的理由,而且你说的很玄乎,明明就像是搭讪,却又不留下自己的信息,更是有一个莫名其妙的坐标和日期。

如果只是为了好玩或者像学校那些男生一样吸引我的注意,那你成功了,我很好奇,愿意试着和你交流,听听你这样做的理由和灵感。

如果不是恶作剧,而是事实,那我实在不敢置信,因为这谎话连篇简直到了不学无术的地步。

并非自夸,但由于家庭背景,我自幼博览群书,而在世界已知的四块大陆中,并没有发现你所写的地址,台湾是哪儿?是一个无人知道的小村庄么?能否将你所在的地区详细的说出来确保真实。

否则愿不愿意沟通交谈都只是一句空洞的笑话,我不会浪费时间和一个恶作剧者玩这么无聊的游戏。

你既然知道我是羽馨,那你应该知道,我正处于最紧张的高三,所以能在百忙之中收到信,给你回复实属不易。

即便你说得好听,来信要写到满头银发,但这简直天方夜谭。

劝君清醒,坦诚相待。
我愿意接触新鲜事物,
但不愿意接触无聊的你。

那么,你清楚了吗?所谓已经预料到的结果,是你想要的吗?

那么拜~
祝好

顺便值得一提,以后忙碌准备高考,我就不再会检查信箱,也收不到你的信了。

所以,这既是第一封,也是最后的一封。

希望没有打击到你
再也不见。

4

可爱却懵懂的
羽馨
你好!

此刻你一定很震惊,
因为居然还是收到了我的信
对于你的困惑和惊讶,我可以理解,但这其中的缘由并不能轻易用语言和你解释。

简单说来,我用一支笔开了个头,而你,就存活在我笔下,接着我放开笔,不再让你像木偶被绳线操纵,你便有了意识,我与你的交谈,本质上是我的自言自语。

这个偌大的世界都是想象虚构,不是真实。

我写下你收到这封信,你便会收到。

我也不知道信是会出现在你的黑底绿边的小书包里还是会出现在那个刻上满满的加油的课桌上,甚至也许会在路上不小心踩到。

但别害怕,我并不是妖魔鬼怪,因为,其实真要说起来,我更像是,嗯,创世主。

2015年11月15日夜
小超
于宿舍楼下一灯火通明的交谊室

5

伟大而可耻的创世者先生
您好

实在是难以想象,回信会这么快,你是魔术师吗?在我将信投入邮箱回家收拾书包时居然发现了你的第二封信,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不过更让人震惊的是信中的内容。

看完之后,请原谅我,我丢下了之前的震惊,只想笑,不管你有多神秘多厉害,但我可以肯定的是你不会是创世者。

这个世界是真实存在的,你永远不会知道它有多么宏伟多么复杂,就像一个巨大而精密的机器,又像一堆玄之又玄的宇宙星河!又怎么可能是人力为之?

我家在帝都黑岩的城南,一栋公寓的56楼,现在是黄昏,你知道我正对着的这片天空是什么样子吗?

不要用什么夕阳和彩霞形容,不要写什么城市的轮廓黑色背影夹着飞鸟远去,也不要说什么绚丽的色彩!因为没有语言能形容她!

没有人能准确的描绘出每一片云彩的具体形状,每一处空气由于热量蒸腾而泛起的波澜,没有两只鸟的翅膀一样,没有两朵花的大小完全完全相等,你懂科学吗?知道浩瀚洋外有多么广阔无垠的世界吗?人类探索未知的历史有多艰辛而复杂吗?你想说这一切都在你的预料之中?

我已经知道你是怎样的存在了。

又一个自以为是的能力者,借着类似远距离瞬移的能力装作伟大的先知,甚至冒充天神,你不觉得这很可笑吗?

即便在千年前光丝泛滥处处纷争能力者满天飞的乱世,都无人敢说自己是创世者,你却这样告诉我。

另外,再次重申,今天是634年,不是什么2015年,你是从未来穿越回来的吗?拜托搭讪也补充点历史知识好吧?或者换一个比较好的借口。

最后警告,如果再未经允许进入我的房间,我会报警,能力者犯罪会有专门的能力者来回应,请别再骚扰我正常的生活。

634年5月4日
羽馨
于哪里你没有必要知道

6

太阳欢喜的照耀在墙角
我相信它来自你那里

信与信
心与心
没有千山万水距离。
不过瞬息的传递

我这个世界叫地球,一颗蔚蓝而广阔美丽的星星,你夜里抬头就能看见。
我们彼此的点滴光亮,实际却又有数千光年不可跨越的距离。
外头的世界叫做宇宙,拥有亿万星辰,无数未知的我和你。

我们一年有365天,一月30天,一周7天,
一年春夏秋冬四季,春天燕子在空中掠过希望,夏天荷花艳阳和自由,秋的萧瑟寂寥美静,冬的寒风雪花飘扬。
我爱这个世界
就像爱你

我会给你所有
生命。

后记:

写以上这些的时候,是去年一个人在台湾交换学习的日子,现在我已经很难回想起当初写下这些文字时的心情,应该是甜的吧,生活在平庸岁月,能靠文字和想象给自己力量和奇妙,这本身就是一种幸运,一种自己给自己的,创世者的神奇幸运。 写一个人,让自己不孤单。

多好。 可是我已经好久好久没有想过那个构想中的世界了,好久没有想过那座城市,那个叫羽馨的女孩,好久没有给她写信,也好久没有收到虚构的来信,自己曾梦想着将笔下的角色都写得鲜活起来,创造一个真实的世界,如果有可能的话,甚至像《三体》中罗辑一样爱上自己虚构的角色,那也挺浪漫不是?

淡淡的一种悲伤和逝去,在自己看完当初写给羽馨的文字后,就冒了出来。真的很奇怪,现在临近期末,学业压力很大,自己日子过得也枯燥,写的文字少了灵气,头脑中幻想不再轻盈,晚上做梦都无聊,每次睡觉醒来,就感觉像是活得太久太久深深疲倦,走在学校的路上,擦肩而过各种各样的人,遇到不同的事,看某些书,都变得那么平淡漠然,像木偶似的,可怕。 真的好想埋下头,将那个女孩唤醒,再说一些话……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