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自己过去的日记,所以我老是回头追忆,有时候扭得脖子酸了,有时候看的眼睛酸了,心里就滴滴答答下起雨来。

雨很轻,很温柔,夹在岁月恬淡湖岸,总是感到一种悠悠的岁月漫长。

所以,你说我怎能不写日记,写只要对着键盘咔擦两下,不写就是眼睛一闭一睁人就此消逝。是真的消逝啊,此刻不过是生命瞬息,一下就过去,一下就成为泡影,一下就变成海市蜃楼的回忆,未来触碰不到的记忆碎片还会被忘记。只有变成字,变成纸,变成真实无法改变的存在,才能踏踏实实安心,说矫情也好,反正我就是想给未来留点东西,而记忆,经验,碎片,以及美丽的文字,是最能体现诚意的东西。

我无限怀恋在台湾写日记的那段日子,轻盈巧妙的写出了生活,自然随意的道出了理想,故事其实一直都是生活的最有感染力的真实折射,想成为小说家,想写就一两本了不起的书,想要有自己无悔梦想成真的日子,日记都是最值得玩味的文字。

所以,我选择继续。

继续配图享受生活,继续记录陶醉写作,继续加油自信往前,继续飘逸脚步从容。

不过现在是五月底,知道么,六月底就放暑假,意味着期末考试这座大山即将来到头顶,心里的阴影面积已经以指数函数不断扩张,额角冒汗,手指不断,却还在忙活着段子大赛的评选安排,忙活着看完某本课外书……

此等风范,放在过去,那叫大将姿态临危不乱,然而今朝,那叫一个内心惶恐身不由己还颠倒了行为日常,该学的功课不去做,不该花太多时间的碎片搞太多,等到太上老君急急如意令,叫天天不应的时候,就知道往昔不复了~

中午还去大学生活动中心排队半小时领了一张周日晚宫崎骏动画音乐会的票。

还好时候尚早。

我也是有够轻盈的啦,下午被小明约谈采访,问关于志愿者的问题,并且进行了录音,采访后就坐在图书馆三楼的沙发聊天啊,扯淡啊,从文学说到考试,从考研扯到出国,从阅读扯到高考,从专业选择扯到文理分科,扯未来工作,扯路上搭讪……都不知道谈了到底有多久,只知道四点开始的访谈,一直到我肚子饿窗外天黑才作罢。

不过聊天确实愉快。

人这生物啊,没有一个倾诉的人,但倾诉的欲望是没办法被堵住的,有机会就会倾泻而出不知疲惫唠叨像个老太太。

沟通聊天面对面畅谈时,你就会发现。

人人都是好演员,人人都是好老师,人人都是好朋友,好学生,好树洞,嗯,真是好家伙。

我曾大言不惭说要阅尽人世沧桑,读书走路倒是有点小成,可读人这事,干得实在太少,尤其大学以来,形单影只如隔壁孤狼,身旁无死党至交,聊天表现这种事就全交给文字、播音以及自言自语的各种吐槽了。

不可谓不骄傲不自在,也不可谓不忧伤。

不过,切,超不在乎,前天才写一篇文章,文末写到:我一人足矣,不惧离家万里。

何等豪情,何等胸襟,文以载道,对自己说别人都不会给的鼓励,贴心的可以让人醉在寻梦路上,至死不渝。

这也是写作酿就的甜。

夜深啦,怀梦睡,自然安。

劝人别急,事事都将好转,因为呀,明天天亮是必然。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