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空教室有两人,我坐在那个熟悉的靠窗位置打字,后排一女生在对着电脑,我没有兴趣回头仔细而粗鲁的打量她,那样会突兀而让人尴尬,匆匆一瞥,也没看清她的模样,不过看神情和目光,应该是在严肃着忙活一些论文作业之类的活。这就是大学,在图书馆每个角落都能看到这样的人,没有一点特殊,也不带一丝色彩,所以我就当她是环境背景好了。

  我在等时间,现在十点五十,待会吃饭后,打算排队去领一场音乐会的票,音乐会啊,是几个知名的演奏团进行的宫崎骏动画音乐会,主题是《致我们曾经逝去的童年》。

  宫崎骏,宫崎骏,在心里默默念了两遍这名字,闭上眼睛,龙猫咧开嘴在山顶张开双臂的场景嗖的一下出现,风吹过,绿色草地和它的触须一起摇晃,灵巧的猫巴士呼啸一声跃上电线杆,笔直的沿着麦田波涛,朝远方奔去。

  久违啦。

  我现在的QQ头像还是《哈尔的移动城堡》中被双手捧起的小火苗卡西法,现在最喜欢的背景乐,依旧是那淡淡悲伤的天空之城……

  虽然不再是狂热的迷宫(宫崎骏的粉丝昵称),但每想起十年前小学借班长之名在班级电脑上假公济私放的动画,还是会想笑。

  时间过得太快了,以十年为计数单位顿时让自己苍老。

  特别喜欢吉卜力工作室的某部动画名:《岁月的童话》。

  你看,多美的名字,流年和童真,纯粹逝去以及永恒的写照,结合在一块儿,简直能让人一看顿时就醉成软糖。

  宫崎骏的动画充满了这般的魔力,因为那些画面实在太美,那些人那些事实在太醉心,音乐气氛都无比令人沉浸,儿时我甚至曾觉得二次元才是人类的终极奥义,三次元都是虚伪丑陋无奈现实和一堆垃圾。

  用如今的话来讲,那种动漫宅和中二病的心态无可救药的蔓延,偏偏还给了我遗世独立的信仰和奇特感动。

  不过随着时间的过去,我记得一些故事,但更多的是已忘记,长大后的自己,也时常有想重温,比如在台湾做交换生时某天,忽然心血来潮,我将宫崎骏全集的动画高清全部下载了下来,几十GB,为此还被网络管理中心定义为恶意用网,停了我近一个星期的宿舍网络。

  可是,再看却没有那么冲动的喜欢和享受。

  这些年我看了不少不错的动画和电影,其中也不乏意境唯美,场景动人,人物和故事更是让人爱到难忘的好作品,但我再也没有冒出二次元的世界才是让人神往的精彩,而现实全是苟且的念头了。

  或许是妥协和成熟,又或许,只是童心老了。

  记得儿时看过一个童话,讲一个小巷子,很窄很窄,只有小孩才能进去,他们在里面看到一家店铺,听到歌声,还有神秘的精灵,空中的光点,星星很美,孩子们玩耍嬉闹,于是成为了孩子们秘密乐园,可是时间过去,等他们长大,就再也进不去了。

  而那条通过动画触碰到人性深处的童真纯粹快乐与想象自由的能力,又何尝不是一条窄窄的小巷?我们的心装下了太多其他,晚上睡梦里都灰白单调全是作业压力超神五杀或未来如何,我们膨胀成一个欲望的球,朝着众人所指功成名就的天空摇摇晃晃屁颠屁颠飘上去,哪还能轻易挤进窄窄的小巷。

  写到这,我却想起了新海诚的《秒速五厘米》,那种淡红樱花飘落的怅然美感,情愫,以及时光缓缓,列车奔驰,咔擦光影间隔,回头已经窗外飞雪,人却不在。

  也是相似的心情吧。

    这是我今年第一次排票参加一场音乐会,期待着它能将我推进那条狭窄的巷子。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