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什么矫情的话华丽的词都没有什么意义,记真心的情写实的景才应该。

  八月长安是我觉得很不错的一位作家,我很喜欢她某些随笔,还有她小说中的那些真实细腻的感觉,观点,轻描淡写,却又有种芬芳滋味。

  仿佛就是在夜里窗边看着月亮叼着笔发呆片刻,然后轻盈自然写下的东西,我可以从字里行间,看出一个活生生的小影子来,好神奇,比起其他一些书的刻板,这样就显得有温度和亲切得多了。

  像我就很难写出那种东西来,大多数时候只能灰头土脸坐在一旁,有时写着的字,连自己都看不下去,不是因为丑,而是因为飘,像气球,看着飞得又高又大,实际却空空的一点就碎。

  恭喜你进入成年人的世界啊。看八月长安写的这句话时,我真是不禁打了个冷战,自己也是进入成年世界的人了,而一些很久以前的心情,摔跤爬起来捡到五块钱的惊喜,丢了钥匙边找边哭的天昏地暗,又或是某个电闪雷鸣的日子下午四点多天就黑了,一群孩子在教室窃窃私语,伸长了脖子看外头那些雨衣雨伞中有没有自己的爸爸妈妈的焦急……

  假如,不去想的话,这些记忆就全都没了,和以前吃过的椰子糖一样,到嘴里化了,粘着牙齿,甜腻腻的,但总会不见了。

  可惜吗?或许有点吧,这时候是不是又该来一句“但是”?

  但是旧的去了新的会来啊。

  但是这些回忆还是给我们指明了路。

  但是不去想太多反而会更加清醒而明白呢。

  但是人总要往前看啊。

  ……

  喏,这么多可以说的但是,但是我偏偏不愿意再说,因为,说得越多就感觉自己越老一分,每一句但是,都在自己身上覆盖一层壳,理性,清晰,条理分明……

  以前那般柔软、细腻,如今坚硬、粗糙。从一根牵着风筝的细绳,变身为压着墓碑的石块,是怎样一种体验?

  今天去南师大参加计算机设计省赛,下着雨,地面湿漉漉的,回来路上,看到一小男孩打着把伞,他小小的身子和大大的雨伞对照下,脚步东倒西歪,小心跨过街道的积水,还低头玩着手指。

  生动得像幅画。

  而我,和周围那些大人,脚步匆匆,面色冷淡,脚步大开大合,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工厂生产品,灰调的伞,黯淡的天,雨打在地上,周围除了车声就剩一片淅淅沥沥的雨。

  莫名的,透过雨,就看到了灰色的楼。

  现在写这些都多余,毕竟都定局,忽然很想安静。

  今天答辩前后我说了很多,以至于现在不想张嘴,戴耳机戴久了觉得耳朵难受,于是不愿再多听音乐。

  如果有天,你什么都不想做,什么都已厌倦,只剩脚步凭着惯性还一步一步迈着,即使离人们所说的终点近了,但这样真的好吗?

  你有没有梦想?

  你知道,我所说的不是那种绩点要有多高,要保研去哪所名校,要出国去哪里留学,又或者是找好工作赚好多好多钱的梦想;而是那种也许一生都难以实现,但就是让你会永远刻在心里,偶尔拿出来闭上眼就能看到快乐和浪漫闪光的梦想。

  像我的写作,也许就是这种梦想。

  已经记不得自己写了几百万字,从什么时候开始写,哪个阶段停了,又从何时继续,每次想起来,心里就有一个声音告诉我,不要停,好好的,别辜负自己。

  所以当网上有人评论说我有写文的天赋时,我大多数时候沉默,当有人当面说佩服我文笔时,我往往感到羞愧而有点不自然,因为总觉得这种文字顶多算熟能生巧的流畅罢。

  我的尴尬症在两个时候会犯,一个,就是被言过其实的褒奖,另一个,是被误解的批评。

  所以,我也很矛盾,既谦虚,又高傲。

  别过分的夸我,但也不要不了解实情就来指责和批评我。

  不过话说回来,其实骂我最多的人,还是写日记时候的自己啊。

  喏,就写文章的这家伙。

    他托我跟你说晚安,那,好梦~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