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是个黑匣子,我在里头,你在外头,看不见彼此变成了懈怠腐朽还是璀璨光荣。

才一星期不怎么发朋友圈,就仿佛披上神秘的外衣,有人特地留言和询问我。

“最近怎么啦?怎么没看到你的动态了……”

“还特地检查了几遍,以为我被你屏蔽了呢。”

“真是不习惯啊,你怎么不发说说和文章了?”

……

是呀,为什么?

但思前想后我也找不到理由,向来我对于朋友圈和各种动态都相当包容,既没有什么讨厌,也没有多少欢喜,既没有兴奋的抉择,也不会有愤慨的诉求。

自己就像一只蜗牛,而那些信息,就是草,是天空,也是云,还有路边泥土的味道,有可爱陶醉也有难闻。蜗牛缓缓爬过,留下一条长长的轨迹,或许这就是我的朋友圈。我慢慢写我的字,随笔描一描自己的生活,看看那黯淡的月,吹一支遥远的琴,记录的过程就是爬行,而很多人习惯了看别人的爬行,他们没想过,蜗牛想爬就爬,想停,自然也可以停。

很久以前,一天的点赞和访问都可以成虚荣,看留言板一页页都能成攀比,有评论就乐呵呵的回,有点赞就嘻嘻的笑,有转发就自豪的闹,也没想过,会有天什么都不在乎。

评论看了却不知道该怎么回,东西写了却不知该再如何面对,夸赞多了就有点手足无措,做事少了容易迷惑,像极了一个孩子,探险钻出了神秘的树洞,被眼前的明晃晃闪了眼,变得有点笨拙。

昨晚睡前回忆了很多,总有人永远的消失在自己的生活,不过幸而我们在这个时代,留下了联系方式,QQ微信,朋友圈和好友动态就时常有他们的面孔,看着他们在另外一片天地长大,生活,喜怒哀乐,嬉笑怒骂,甚至鲜活到一顿晚餐,一张脸庞,一个位置,一句话,一首歌,又或者说,只是一个空格,但那个名背后的回忆,就似展开的古老书卷,灰尘和历史铺天盖地,席卷着回忆的热浪。

而时光轴后的如今,看着那些偶尔的照片,他们看的书,走的路,见的人,想的事,小屁孩的成长,最终成熟,从空虚寂寞冷的虚幻惆怅走出,到实质的考试学业人际压力未来规划的苦恼,从同窗合影的逗比笑容到车窗反光中仪表堂堂的社会人,我看着这些,若有所思,又宛若沧桑。

至于那些没有联系方式或者压根无动态的人,遗忘便是真真切切的遗忘了,时间确实是最残酷的一把刀,能将如胶如漆的朋友切成形同陌路,能把无话不谈同床共枕的谈天说梦化作天涯海角生死不知,某个时间段最珍贵的人,你为他笑过甚至流泪的人,也有可能转身就再也不见了。

什么时候打的最后一场架,什么时候最后一次约好再见,什么时候说过的常联系,又什么时候放飞的孔明灯,上头写的永远是朋友,我们都曾有过只要有人陪着就愉快好玩的童年,我们也有对友谊撕心裂肺的认真过,一句不和你玩了,就可以把人逼哭,一句大喊下来玩吧,就宛若世界都被点亮,但时间久,我们终将没心没肺大大咧咧的忘记。

有的人还可以在朋友圈里看到,有的人,压根就没存在的痕迹了。

曾看过一个很悚然的标题:“你不发朋友圈,我连你生死都不知。”如今一想,难道不是吗?

不在乎自己是不是谁的特别关注,也不想琢磨分组设置权限,不为每一条评论如临大敌的思考,也不去考量配图要有多美,不在乎不装逼,不会去数哪些人点了赞,更不求人来看,蜗牛如我,也逐渐明白,朋友圈该怎样存在。

我继续坦荡荡写,只想告诉熟悉和陌生,告诉朋友和陌路人,自己依旧好好活着,过得好好的,平安且将幸福。

如此而已,也仅此罢了。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