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蜗牛不努力,天空太阳太耀眼,再爬下去,只会死去。不是前方太多荆棘,也不是它害怕,只是为了启程更远的距离,该有选择的放弃。

晚上的考试,我会努力,虽然只是不重要的选修,但还是无惧而立。明天的作业,流体力学,电工电子技术,我没办法补完,教材不同题目都不知是什么,怎么动笔。

不要骂自己,不要催自己,不要肆无忌惮的折磨心情,它其实很脆弱,不要让生命的曙光灵动消散,不要让晨露变成风干的痕迹,学学过去的自己,高中时,那个无惧无畏的自己。

爱着,努力着,活着,却骄傲着。那时压力该多大,那时肩膀有多沉,那时的笑有多苦,那时的泪有多咸,你应该还没忘记。可他总能站起,能将手放到头后,潇洒的笑,能泡牛奶,惬意歌唱,看书写作。不要说那时他多厉害,有成绩有资本,可你别忘记他考试失利掉下重点班的耻辱,别忘记那些沉重黑夜奔跑,清晨点灯的微笑,喜怒哀乐,其实都一样。

我们放下的东西,明天后天假日都可以捡起,但此刻我们逼着自己为不喜欢的事买单,伤痕累累的负重前行,走过一时,就会咬牙流血,我不怕流血,只是不喜欢咬牙时沉重的心情,一直来都无限渴望着轻盈,如果能飞,我宁愿断去双脚,如果能笑,我宁愿永远孤单,如果能飘逸的行走,哪怕忘了肉体,如果可以,放弃所有又难在哪里?

他们可以骂我不负责任的虚幻浪漫,但我明白自己所爱,一直说要走自己的路,那怎么还在忧郁?对,何必忧郁,想放手就放手,想做就做,想自由的飞,就开心的翘课,想扔下作业,就别畏手畏脚,我不需要是一个好学生,不需要,我不需要迎合学校,去争一个保研名额,去抢一个出国机会,对,我不需要。

我最需要的是走出当前这种奇怪的该死的困顿迷雾,像《大圣归来》中悟空需要挣脱最后的封印找回那个顶天立地无惧无畏的自己,这几个月来,我畏手畏脚,每一节课都去上,坐在最前排中央,努力试着听,却也经常无力,这几个月来,我每天五点给自己闹钟醒来,睁眼的那一刹那,却常常无动力满心迷茫,我心力憔悴写了实验报告,交了每次作业,我按照学生的身份像个行尸走肉做着我该做的事,而偏偏是这些,让我套上了禁锢,我害怕失去,害怕打破,害怕自己再无他路,因为害怕,所以逼迫自己去做,而这样逼迫,反而更沉重,亦步亦趋,举步维艰,连看书都成任务。

你他妈纯粹就是在搞笑!

如果高中时我像现在一样害怕,每节课生怕错过每一个重点,被老师的绳子拖在地上爬,心力憔悴,如果高中时我像现在一样害怕,害怕自己未来沉痛,明日作业,那我压根就不要写作不要看书,也再不会想到其他,何来特立独行的信仰,又何来自命不凡的骄傲?

人心,首先请对得起自己,再去看外界,你看看你现在,动不动就是抱怨,心累,你看看你现在,动不动就是难过,迷茫,你看看你现在,金絮其外败絮其中!你看看你现在,还觉得自己很了不起吗?分明已经失去自信力,再无战天斗地豪情,只觉得自己是稍微幸运,这些日子都在做什么啊?现在回想起来只觉得荒谬和混沌。

这样怎么能配的上时间深处那双眼眸,如何能配的上写文劝慰你的自己?

考试不过是考试,课业不过是课业,与我何干,我会稳稳的过去,但才不会为他们折腰,让自己难受,时间过去后这些都是弱智一般的苦恼,是对我没有任何意义的消磨,是比游戏更令人丧失志气的东西,老师讲的应考技巧,画的重点,说的例题,有用吗, 大学的课堂,很多时候比高中更加死板无趣,为什么还比高中更加认真,死皮赖脸的趴在地上任他们给你套上项圈,你说这是离经叛道?那我偏要!我会自己课后轻盈的解决这些问题,我会过了考试,我会稳稳毕业,但我更会做我自己,我的心情我的抱负我的规划,比这些学校的安排计划珍贵一万倍,一万倍!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