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小超
    前言:
    “吐槽吐槽我的奇葩室友!”
    “辣鸡室友如何如何我该如何?”
    “我和室友不得不说的那些战争。”
    ……
    不知什么时候起,网上某些论坛,贴吧,乃至朋友圈,qq空间,吐槽室友的人越来越多,再加上曾经的复旦室友投毒,到最近四川师大杀人案,多谢室友不杀之恩的言论漫天飞舞。
    前些日子,有人向我抱怨,大学室友啊,志不同不相为谋也就罢了,然而互相干扰,毫不体谅,真叫人气血翻涌,恨不得随手拿起块板砖除之而后快啊。
    以前听老狼的歌《睡在我上铺的兄弟》,听着是那么感动,大学宿舍不本应该是那般让人怀恋的青春么?
    可事实却通常不是如此,比起年少爱浪却被高考束缚层层管制的高中,在少年轻狂我行我素还时间充沛的大学里,室友的相处,更是一门学问,甚至有人专门研究过此等问题,各种纠纷矛盾,内心阴谋,无论是评奖带饭借钱,还是骄纵跋扈易怒,或者自顾自打游戏放音乐大声吵闹影响人休息,随便什么问题只要碰到不合适的人,那复杂程度就不下于宫斗剧厚黑学,据说女生宿舍尤其如此。
    那今天就写写关于室友的那些事儿吧。
01
    室友,朝夕相处避无可避的人
这不,那天有个女生在网上问我大学生该不该合群,我一愣,什么叫该不该合群,想热闹的时候就一起闹,想一个人的时候就独自安静,有什么该不该的吗?
但仔细一看详细描述,她其实所说的是和室友相处,这是一个不太合群要强的女孩,除了睡觉就几乎不在宿舍,学习,考驾照、选修课、画画、演讲……做不完的事情,于是和室友交流也非常少,没有参加宿舍的一次聚餐,于是室友们对她颇有意见;她不看室友看的韩剧,和室友没有共同语言,室友中午不午睡外放音乐影响到她睡眠和安静,弄得她几乎奔溃,宿舍每天喧闹她和室友气氛却剑拔弩张,她开玩笑说要不是自己脾气好,大概也会去杀室友。
看着这些描述,我不由打了个冷战,感觉漫天寒霜瞬时凝固,不只是因为她开玩笑说要杀室友,更是那种生活想象中就是黑暗的囚牢,乌云密布,一个人朝夕相处,到处敌意,尔虞我诈,随时火爆,感觉活在那种环境中,真是地狱般沉重的折磨。
也许会有一些人不理解,不就是年纪小不懂事,宿舍之间闹闹小矛盾罢了,怎么看都是一些小事情,有什么好怨天尤人叫苦不堪的,还撕逼吵架,上网公开抱怨被人看到,再引发更大的口水战争。纯粹是闲着没事找事嘛。
可是大学里,室友真是相当重要的一环,室友的好坏融洽,极大可能深深决定你的大学面貌,是学习上进还是堕落腐化,是开心乐观还是悲戚度日,是愤怒到难以自拔,还是轻松到飘逸从容;甚至危及生命(这个你应该懂)。
因为,在没有班级凝聚感,没有死党同桌的大学里,室友才是真真正正和你朝夕相处避无可避的人啊!
02
    室友如此,夫复何求!
上个寒假,从台湾跨越千里奔赴武汉时,华科招待我的朋友,他和室友的关系就融洽到令我很难忘。
他说,他们宿舍可以用一台手机几个人挤着看电影哈哈大笑,用一台电脑几个人一起指导玩红警骂骂咧咧,甚至自己妈妈视频来还会问你们宿舍某某某那个小子到哪去了,然后室友就忽然一下哈哈跳到镜头前叫到:阿姨我在这里呢!
实在是令人难忘,在外头逛街的时候,他会想给室友带点好吃的回去吧,烧烤还是饮料呢,在漫天飘雪的寒冷深夜,从棉袄里露出的皮肤都冻得发紫,连手伸出来拿一串烤肉啃都觉得冻得的不划算,他却可以一个电话打给室友,我在外头你来接我吧我给你带了好吃的,然后对方就毫不犹豫马不停蹄的骑着电动车奔来。
室友如此,夫复何求!
03
    只属于一个宿舍伙伴的外号和幽默生活
去年在台湾交流学习时,我和我的室友相处也非常开心,每个人也有每个人的性格,但我们相互包容玩笑逗乐,肆无忌惮,像个家一样,直到现在我还怀恋那狗狗杰狗狗杰、逗比超逗比超、猪海海猪的叫喊,这个世界上,有一个独属于某个圈子的外号,真是融入其中的幸福,现在写到这里我嘴角都忍不住笑意啊。
我们朝夕相处,一起去垦丁看海,一起去几千米的水漾森林露营,走夜路,看星星,冒险攀岩,一起睡帐篷,秉烛夜谈,一起在寒冬深夜去台湾街头吃夜宵点份豆花和刨冰,冻得瑟瑟发抖;一起吐槽台湾和大陆的政治矛盾,一起嘻嘻哈哈做愤青骂着民进党,一起逛facebook,看youtube,或者恐怖电影,也吐槽台湾青春电影中的狗血剧情……
天,回忆起来,那是何等奇妙的相处日子。
我们还互相求问学业上的问题,抱怨某处粗心没能拿班上第一为大陆争光,吐槽台湾导师的逗乐言论,一起为室友过生日,去湿地在夕阳的风车下抓螃蟹,或者为了帮室友第二日的实践考试,一起做好几十个纸飞机,不断试验,看谁飞得远,我们无聊飞着扑克牌,在浴室拿花洒互相喷水,追着挠痒痒,上下楼都可以比赛似得飞起来。
室友情谊从来都是相处和沟通出来的啊。
我们自然也会有各种分歧,晚上讨论到未来和爱情时也有激烈的价值观矛盾碰撞,也会有种种细节上的不妥,有自傲的,有自卑的,有嬉笑怒骂的,也有时而沉默的,我也经常不回宿舍去图书馆打字,他们也有各自的焦躁和苦恼,会有喜欢在宿舍唱歌的,会有外放音乐的,但是在那些斑驳光怪陆离的日子啊,我们没有认真吵过没有认真打过一次,也不曾冷战,一切都开诚布公,直接说出来就方便解决。
因为各自的生活,过去,或者小小的秘密,骄傲,在那些晚上的聊天扯淡中都近乎透明起来。因为了解,所以理解,因为理解,所以包容。因为包容,所以不会蛮横的冲突,会有坦诚的朝夕相处,到最后,反而能从那些人身上学到更多可爱,忘却了所有不愉快,所谓美好的记忆和情谊,不就是如此吗?
还记得离开台湾前的几天,我和室友朱海躺在湖边的木椅,看着枝桠背后的天空,放着音乐,一起轻轻的唱歌,阳光暖暖的洒,波光粼粼的水边有孩子在喂鱼私聊,一只绿色的小鸟飞掠过水面,不知名的黄色小花在对面摇晃,我们唱着唱着,就觉得啊,这种恬淡的日子真好。
前段时间我生日时,已经远在广州的室友狗狗杰给我发邮件,他没有署名,但看到邮件中对方叫我逗比超时,我就情不自禁哈哈哈哈的笑了起来,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人这么叫我,在他心里我一直都是那个乐呵呵幽默玩笑的逗比超啊。
刚开始一起相处的时候,大家对各自的外号都是抗拒的,什么狗狗,什么逗比,什么猪啊,真是好难听啊,所以每次叫起来就要迎来狂风骤雨一般的追赶打闹、嬉笑怒骂,但是后来各种靠着外号调戏的小幽默,已经深深贯彻到了我们日常的生活之中,日子都变得轻盈有趣起来。
写到这,就莫名其妙的想你们了,每次看到流浪狗还会想要指着它调戏说,狗狗杰你别在地上爬了啊,每次看到空间里有人晒自拍时,就想到某位自拍超级帅的憨厚小猪,你们一定也有想我的,哈哈,是这样吧!
你看,大学室友好,就是真的好,回忆起来温馨满满全是幸运。
图片
台湾宿舍,对面是睡觉的狗狗杰
04
    因为自己宿舍生活混混沌沌,所以你羡慕我在台湾风风火火的宿舍生活吗?
不过,怎么可能每个人遇到的室友都会陪他去做那么多事,怎么可能每个人都正好潇洒融洽的生活与一个热情满满的集体当中,因为遇到的人不同,所以遭遇就千差万别,再自然不过了。
我从台湾回来之后,在南京的宿舍,就又回到了那种平淡似水的日子,周末室友们也不会约着一起出去玩,平日里兴趣性格相差都很多,喜欢沉默的,喜欢看剧的,就连玩的游戏都不同,自然没有在台湾那时的风风火火了。
有时候我回宿舍还是会打开门,习惯性笑着说一句:“我回来了哦!”只是不会再有热情的回应了,一片沉默,偶尔有人嗯一声,有时候问一个问题,半天都没人回答,因为人人都戴着耳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
这确实是信息化时代的悲哀,很多大学生都渐渐没了卧谈会,手机电脑占据了睡前宿舍的全部,不过,这并不是和室友相处不融洽的理由。
每个人有自己的追求,有自己想做的事,但我们一样会一起欢笑,会互相给吃的,会给室友带饭,力所能及的帮忙,会照顾对方的作息,戴上耳机,或者尽量安静,虽然没有台湾室友的热闹和轰轰烈烈的爽快,但也岁月静好着。
这是个人的素质也是大学应该学会的与人相处的能力,这一点做到极致的是我在台湾的“小弟”,之前那篇日记《我的临时室友,一个超好相处的台湾男生 》中就说了他的故事,连外放看电影都会小心到调低音乐压根不让你能听见一丁点,烤土司都会主动离开宿舍怕打扰你,每次有好吃的立马就递到你手里,那种真诚到豁达可爱的生活态度,无一不让人舒服而自然。
我们也许永远没办法决定室友是一个怎样的人,但我们可以决定自己是一个怎样的室友。
或许你的室友在你眼中看起来,有枯燥无趣,有骄纵无理,有不体谅不懂事,让人不爽,但别再吐槽室友啦,朝夕相处就该追求融洽幸福,除非对方是大奸大恶之人,否则,其实只要你有诚意的做好自己,真实而平和的相互沟通,矛盾就不会蔓延太久。
嗯,对啦,这不,之前找我吐槽的那个女生现在和室友已经好起来了。
在此也祝福所有的朋友,都能有自己兄弟姐妹般的可爱室友!
那样真好,不是吗?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