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26日 雨
1
 
天雨,阴沉沉,到处积水,所以没骑车而是徒步前往金智楼上晚上的选修。
 
路灯静悄悄洒着黄色的光,周围没人,路旁黑色的树影在冷风中微微摇晃,地面积水涟漪偶尔摆动。
 
一个人走在路边,我发现自己还是没有曾经高中时那种飒然,虽然眼睛也盯着前方,虽然也有自言自语的吐槽,也时而会傻傻笑出声来,虽然也会戴着耳机听听歌,但显然多了点沉重少了完全放开的从容快乐。
 
一个人的心不大,当装下了太多东西,想太多的时候,就很难畅快起来。
 
最近我一直在想自己是不是傻,学业和自己的规划总有出入,矛盾,冲突,上课也好实验也罢,总觉得无趣到了一种程度,而且某些课程听起来简直就是折磨,做着不喜欢的事,拿笔一字一句抄着书上的实验报告,面无表情手脚麻木,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这些话当然不可以稀里哗啦的对所有人说,我可不愿意将黑色的天拉到别人头上,同甘还可以,但共苦还是算了,我可没有想找人共苦,那感觉自己就是一个卑微的弱者,在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找人诉苦,呸,我才不要这样子。
 
除非等我迎来下一个黎明再笑着回头,那此时困扰成为过眼云烟,自然可以随意调侃。
 
所以当有人问我,小超你是不是没什么烦恼啊?
 
我回答,有啊有啊,目前学业压力超级大,烦心~
 
但转瞬我就会接着说到:不过自己要做的事还是要去做,管它的呢!
 
然后对方说,哈哈,小超你真可爱。
 
时刻表现出一种豁达和乐观,这不叫装,就像面对挫折和难熬,反而会倔强抬头,擦干眼泪的那一瞬,就不会允许自己再次跪倒,与其逮到谁都哭丧着脸吐槽生活困顿,不如将自己快乐而豁达的一面表达。给人希望和快乐,会反作用于自己,让轻盈飘逸的幸福如影随形。
 
其实快乐哪有那么悲戚难求,我偏不信,于是在雨天夜路上没心没肺的瞎想,一辆自行车驶过,看着背影轻声吐槽:喂喂,那个骑自行车的女孩子你载我一程吧!
 
哈哈哈,然后自己就开始笑得没心没肺。
 
所谓乐趣,都是凭空而来一个简单念头罢。
2
 
金智楼的选修课上着上着,老师突然笑了,她苦笑着说,看你们这幅不感兴趣的样子我真不想讲了,然后说自己年轻时也讨厌上课啊,也讨厌讲台上老师叽叽呱呱啊,可是她讲这些的时候,学生们也几乎不感兴趣,最后她只能无奈的继续上着独角戏了。
 
唉,我努力注视着她,想给老师一点理解和力量,但还是没有被留意到,虽然感觉老师内心已经被无视到滴血,但这确是选修课不受重视的常态,我也没有以卵击石出风头的冲动。
 
体制的僵化就是这样啊,记得某选修课的老教授,说起大学里啊,老师都害怕得罪学生,因为学生给老师打分,所以大都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情教学,学生玩手机看到顶多点到为止,不交作业上课不听讲不在状态,老师也只能拿那么丁点平时分来要挟,却不可能像高中老师那般严厉要求,到后来备课也懒散了,反正日子就那样稀松的过吧。
 
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故事,其实发生在很多人身上。可我不想当和尚,也不要光枯燥的撞钟,虽然我钟撞得不是很好,但我会很多别的呀。
 
也许这样的想法就成了不务正业的理论支撑,管它的,生活就是自己的,其他事情均为责任妥协,要做,但不是我要拼命花上所有时间去做的。
 
所以像国贤聊天时所说的学习是绝对的正途,现在就该追寻事业,至于儿女情长则是牵累,这种超正三观,就不可能是我的。
 
小超毕竟是小超而不是其他谁谁谁。
3
 
被小超神选中的人啊,你看他有多幸运,机房上选修,打开ie看到通知,想起计算机设计比赛忘了汇款,时间过期已六天,官网停止参赛登入,结果找老师,意外通过各方途径,完美的重启了入口,破例接受我报名。
 
说来简单,其中多少巧合啊,若非今晚发现,一天后开始初评我就注定无缘省赛,次日又刚好实验取消,有时间去邮局汇款报名,老师又刚好在线,联系到了比赛负责人沟通,人情周旋。
 
这些日子看似平淡,却深藏了多少故事,日记能写下的文字,记录不足十之一二,那打字的滴答咔擦声,你想必是听不到了,但打字人心头所想,却能随字荡起,看你嘴角的笑意啊,真像久久回唱的歌。
 
我来唱,你来和,轨迹优雅坠落梦乡。
 
晚安。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