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这篇日记主要讲述的事情有:空间里写日记的作用,给朋友写回信和寄信的事,晚上写那篇爱情小说的感想,以及对小说的随意吐槽,自己很喜欢这种风格呀,亲切自然,又将想说的话都说了,日记不就是这样么,又不是想要发表的文字,没必要什么语句华丽,各种修辞,结构,中心主旨……反正写得开心,看得开心,就最好啦。

日记正文:
 
2016年4月16日      周 六       天气       雨转阴   风大
 
 
     文/小超
 

  昨夜就刮起了很大很大的风,那时还觉得是凉爽,今天就觉得有点冷,早上醒来在被窝里就听到外头哗啦啦的雨声,宛若被人狠狠砸到地面一样,窗外几乎没有光,我下来将闹钟关上,想着今天周末,给自己补补睡眠,于是又爬上床,掀开被子钻了进去。

 

  再醒来时,已经九点多了。

 

  我给自己泡好麦片,吃着饼干,坐在电脑前,写昨天的日记。

 

  有的人把写日记当成任务,有的人把写日记当做坚持,而我却觉得,写日记就是写日记,很随意很真实很洒脱的记录就好,也不是什么炫耀自己的工具,何必弄得那般苦大仇深。

 

  于是我写完的日记发网上,没有评论的日记在第二天就删除,反正自己留有存稿,那就更多的敝帚自珍吧。

 

  切,你们不看,我又怎么可能求人看,笑话。

 

  以前,只要有人加我好友,我不熟悉他就会好奇的去他空间转一圈,想看看会有些什么文字留下,因为在某种程度,文字的内容确实可以反映出一个人,很想看到日记,看到随意的吐槽,看到那些有趣有亲切的真实故事。

 

  如果有,我就会觉得,呀,这是一个有趣的人。

 

  如果没有,我就会撇撇嘴,然后去做自己的事。

 

  你看,日记还有这种用。

 

  所以我有时候也会想,假如,假如有一天,有人想了解我,他加了我的qq,然后在我空间里转呀转,会不会感到很吃惊。因为内容多得比一本书还厚,他怎么都看不完。

 

  也许,总会有那么一两人,会认真的每个字都读下去,然后我们就隔着时空,相互张望。

 

  其实自己一直是开放而包容的态度,你想了解我,那好呀,我空间不设置任何权限,爱看就看,反正坦荡荡,如果你愿意,大学以来几乎每一天的点点滴滴都能在这找到片段,想看照片,想听声音,这些都曾有,只不过埋藏在厚厚的年轮里,肯用心翻的人才能找到。

 

  而这样的人,感觉已经很少了啊。

 

  算了,也没有必要苛求,故事总是自己写自己的,别人的故事如果没有自己的戏份,过分掺和也没必要。

 

  白日的雨,让人不想出门,于是窝在宿舍。

 

  淅淅沥沥,淅淅沥沥。

 

  阴天的心情不是很好,所以给朋友写回信散心。

 

  信封小心翼翼的叠好,邮票贴好,明信片放好,信纸摊好,取出他们的信,一份一份重新看,看完就动笔回信,一字一句。

 

  很口语,很亲切,很自由。

 

  写信和写文的感觉还是有很大不同的。

 

  想出门寄信,我去南门收发室,结果周末不上班,只好耷拉着脑袋往回骑。

 

  这时候,雨停了,地面依旧湿漉漉的,我骑车在梅园外围的校园小道上,这条路没有一个人,两旁高大的树,树下被雨打掉的叶子铺成一片。

 

  耳机里音乐声响着,是韩红的《青春》:

 

也许不会再看见

离别时微黄色的天

有些人注定不会再见

那些曾青涩的脸

我拿起棕榈树的叶子

放在青涩的石板前

祭奠那些流逝的青春

和曾懵懂的誓言

风在歌唱

唱他曾去过的地方

在黑暗中

有朵花为你开放

当你转过头的那一瞬

晚霞般美丽的笑脸

它曾开在

春日里某个季节

也许不会再看见

离别时微黄色的天

有些人注定不会再见

那些曾青涩的脸

我拿起棕榈树的叶子

放在青涩的石板前

祭奠那些流逝的青春

和曾懵懂的誓言

风在歌唱

唱他曾去过的地方

在黑暗中

有朵花为你开放

当你转过头的那一瞬

晚霞般美丽的笑脸

它曾开在

春日里某个季节

嗯…………

那些流逝的青春

那些懵懂的誓言

 

  忽然有种时光赐予的幸福感,年轻的心,就像是被人点燃了一般,有点儿微微忧伤,又有点怅惘和快乐,张开双手,一边骑车一边轻轻的吟唱起歌来。

 

  也许未来哪一天,自己会怀恋这个时刻,会怀恋我在东大一个人转悠的时光,所以敏锐的感知点滴平淡幸福,给未来以岁月静好的温馨。

 

  晚上在图书馆复习功课。

 

  但有了灵感,便毫不犹豫的回去写文章。

 

  好久没有写小说了,这次我写了五千字,深夜凌晨,写得很痛快,而且一边写一边想笑。

 

  故事,是掌握在自己手里,各种可爱的可笑的可叹的情节,所有现实自己无法实现的幻想,所有那些书里看到的觉得震惊的手段,所有天马行空和现实挂钩,将一个个人和事,真实的描绘出来,原来会是一种开心啊。

 

  总觉得小说里的乔升和自己很像,虽然擅长不一样,但性格真的好像,既有信仰和追求的底线,有时候显得有点傻傻天真和狂热迂腐,但有时候却又会对现实妥协,做些不那么正确的事,并觉得理所应当。

 

  他有的麻烦,好像自己也可能遇到,我就不曾一次在文章中叹过,纵然有信心让人相见恨晚,但命运有时候会让你连入场券都拿不到。

 

  那……是不是自己也注孤生呢?

 

  所以我同情他,给他安排了若瑾的奇妙故事,自己既然没有,不如让他拥有好了,是不是很偏心呀,偏心又咋滴啦?

 

  至于山齐和他的室友,啧啧,简直就是身边绝大多数大学生的典型,说实话,我讨厌这样,总觉得懒惰和没追求是一种混混沌沌没有生气的病,而且还是传染病,所以我借乔升之手顺便给了那个室友一点教训。

 

  山齐呢,用的是追求女孩子通常的手段,但我觉得恶心,他埋藏自己的真实,编造出一个身份来,没有真才实学,全靠着三寸不烂之舌,短信轰炸,这样就能够走进一个人内心吗?

 

  诚然,在现实世界中很多女孩就是这样被人追到手的,所以才会有“死缠烂打”这种技巧传授,但还是感到一种淡淡的嘲讽。

 

  我才不会这样呢,虽然可以做到,但现在的自己没有和任何一个女生找茬聊天,这种行径让人不快,所以小孩心性的自己才会想把这一切破坏掉吧。

 

  扑哧,如果你想,也可以理解为单身狗为拯救世界随手拆掉的一座鹊桥。

 

  无碍,无碍~

 

  日子长长的,生活美美的,灰心多多的,也能好好的。

 

  今天的日记就写到这里。

 

  嗯,最后说一句,空间里没有评论的日记,会隔天删除,只留给自己看,至于为什么,不告诉你,呐,就这样。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