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小超
 
 
2016年4月14日 周四 天气晴 惬意的日子
 
        午后醒来睡意弥漫,捧着kindle随手读小说,就像是被吸到里头了怎么都停不下来,一个个番茄钟提醒,好久之后我才幽幽的回头,取出实验报告,打算做做学业。
 
        就在这时,脑海中嗡的一下,觉得此刻简直太糟糕了,刚睡醒的心情就像是被一团沉甸甸的泥巴给覆盖,那种感觉,看到眼前的实验报告,一想到又要抄实验原理,目的,稀里哗啦好几页密密麻麻,就恨不得立马翻身上床闭上眼再也不醒来。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最近这么困……(可能是因为自己五点起床?)
 
        所以为了照顾到自己这敏感而脆弱的玻璃心,我选择了待办清单上另外一件事情,昨天收到了祝娟学姐从北大寄来的信,于是就来写回信吧!内心暖暖的,打开音乐,灯光,拉开抽屉,取出早就添置好的一大堆明信片,信封,邮票以及信纸……
 
        一直都觉得,自己是靠着文字才有此时的一些心情。
 
        比如,安静的午后,风在外头哗哗的吹,阳光静好,音乐流淌,我直直的坐在书桌前,给远方的朋友,写上一些话,然后心满意足又小心翼翼的贴上邮票,整整齐齐的放进抽屉,那一刻,一种小小的满足,就填满了我因午睡醒来困倦而不知所措的空洞内心。
 
        真好。
 
        写完信,收拾抽屉的时候,我瞥了那些明信片一眼,自己参加比赛得的奖品,还有朋友送的,或者是自己一时兴起开开心心买的,那些图片风景看起来好漂亮啊,平时自己就这样藏在抽屉里,是不是有点儿浪费?
 
        于是呀,我来了一次大清盘,将抽屉呀书包呀书桌呀里面的东西全翻了出来,不要用的废纸,过期的宣传单什么的就扔掉,漂亮的图画,别人给我写的信,就放到一旁,最后认认真真的将自己还没有写的那些美丽的明信片,用透明胶小心翼翼又整齐的贴在自己的书桌旁,还有墙壁上……
 
        说起来轻松,可是做起来,整整两个多小时。
 
        当一切都收拾完的时候,我退后了几步,看着自己整洁而别致的书桌,看着那些墙上美丽的风景,满意的在不同的角落用手机拍照,然后还不忘傻呵呵用snapseed处理一下,发条说说。
 
        你看,其实我也一直是一个小小的人,有自己小小的幸福就很容易忘掉很多大大的烦恼,比如说今天下午本来打算要写的实验报告,本来打算要复习的工程热力学,本来还打算要做的很多其他的事……
 
        但是,做了这些没有意义的事,反而内心不慌张了。
 
        嗯,所以我说过,最重要的是用心,哪怕只是用心生活。
 
        再后来呀,我在这儿安安静静的完成了自己第一期《小小超音站》的录制,打算重新在电台这条路走远一点,兴趣一多,生活就会很开心啊。
 
        晚上收到一条邮件,说我投稿给为知笔记公众号的那篇文章采纳了,于是寄给我VIP季卡。哈哈,你知道那时候我在心里多得意的笑吗?因为这一切已经在我的意料之中啊。昨天看到自己为知笔记VIP到期,我就冒出来这个想法,说,是时候用文字续费了,结果你看,所以我真的有种很奇妙的快感,就是觉得,一切都在自己的预料之中,我第一次觉得自己像个伟大的智者。
 
        嗯嗯,其实说不定我一直都是,哈哈,开玩笑的啦,我记得每次在打dota时,自己只要稍微嘚瑟一点点,后边就会被人翻盘,所以清楚的意识到,嗯,还是不能够太骄傲啊,每次都会有开心,骄傲,掉下,苦恼,失望,爬起,开心,骄傲……这样无限循环的过程,我都已经摸出门道了。
 
        话说回来,预料之中的事,计算机设计大赛应该也算吧,早在知道通知打算参赛时,就已经想象到了参赛后的情景,包括选择队友后会遇到的一些问题,包括校赛的通过……
 
        总而言之,此时很多很多看上去好像挺美好的事都是从前自己设下的局?哦不,应该说,都是自己曾经播下的种子,现在发芽了一点点。
 
        包括今天联合会的官q上那篇关于我的采访。
 
        虽然也有点小开心,却没太多意外。
 
        ……
 
        晚上睡觉前,我已经习惯于不带电子设备上床,该睡觉就睡觉。
 
        可是,睡前那一段闭眼的黑暗该怎么度过?
 
        昨晚,我躺在床上展开了想象,然后惊讶的发现,在想象自己经历过的人和事时,当时的场景是那么清晰,我闭上眼睛,模模糊糊,就真实的回到了当时,那种感受,简直不能再细腻!
 
        然后我试着想象一些其他的东西,一些天马行空的幻想,刚开始的时候,想象的内容那些人那些场景都很遥远,像是在电视荧屏上,但是我集中注意力,不断的拉近距离,不断的细致的想,就能够真的沉入到自己所想象的世界里。
 
        我知道这就像是做梦,一种飘飘的感觉,不真实,却又非常真实的体验着,看着,经历着,感受着,这是一种多么玄妙的状态!
 
        印象最深而且完全无法释怀的场景是梦见了自己在奔跑时被一头恐龙扑倒,我笑着说,反正这是我想象出来的东西,你总不能吃了我,我干嘛要害怕?
 
        结果你猜怎么着?!!!
 
        天呐!我简直现在想起来还觉得不可思议,那玩具恐龙居然狞笑着挠我痒。
 
        而且更不可思议的是!!!!我居然真的感觉到了那种触觉,感到非常难受,不停的挣扎,一种很深的恐惧爬上心头,我当时真是感到了恐惧,那种感觉比梦到僵尸都可怕,最后忍无可忍跳出了梦境!
 
        看到漆黑的天花板,我愣愣的感知着自己的身体,发现被挠痒的地方并没有异样,自己的手也没有在那儿,所以……我很奇怪,为什么会产生如此真实的身体感觉,梦,难道不就应该仅仅是梦吗?
 
        记得小时候有一次做梦梦见吸血鬼吸我的血,哭着醒来发现那个地方是被钥匙硌着了,而今天却完全不同,这是为什么?
 
        我发现自己在思考一些很奇怪而且很深的问题。
 
        自己可以将自己代入梦境,并且控制自己做梦的主题,这是我很久以前梦想过的超能力,难道,可以成真?又或者说,其实想象,和做白日梦的能力,每个人都有,只是,从来没有深深的去控制去发觉?
 
        潜意识的流动,我们总是习惯于被迫接受,好梦,噩梦,好的想象,坏的景象……这些通常都是不由自主的浮现,因为我们生活的折射,压力,苦恼,或者快乐,担忧……
 
        几乎不会有什么人费心费力去自己的想像一些其他的场景,将自己刻意放在一个位置,因为,这和他有什么毛线关系?
 
        可是……这和我有关。
 
        想象力很重要,至少对于一个要坚持写作的人来说。
 
        我在昨天梦醒后,试着再次睡去,不停的想象,每一个物品都不断拉近,细致让它呈现在自己眼前,颜色,形状,味道,那些想象的体验在刻意的强化中变得无比清晰,然后再设定一个非常熟悉的场景,比如中学的教室,某节课,然后顿时,自己就仿佛重生在那一刻,一切都不可思议的真实。
 
        或许我写了这么多,你还以为我是在胡说八道。
 
        但我日记中说的都是真的,信不信由你。
 
        当自己看的书多了,走的路多了,想的事多了的时候,才发现,这个世界很多奇妙,而且我也相信有太多未知的可能,没人知道,也许我穷尽一生也没办法将所有的道理说清楚,但也许我还是可以触到。
 
        我不太喜欢目前科学界对于人大脑的研究方向,将情感,将快乐,幸福,悲伤,这些东西都用化学式取代,不喜欢他们理所应当的,就按照自己的模型,用刻板生硬的概念诠释一切。
 
        但不喜欢终究只是不喜欢,不代表,我可以把它们推翻。
 
        前段时间阿尔法狗打败围棋高手,代表计算机智能在某些智力方面已经超越人类。但我们总会想,至少情感这一栏无法超越,可是按照现行的科学界对于大脑对于心理学对于这些研究的不断深入,将来的某一天,会不会突然宣布:人类的情感具有某些定性的公式,和化学式,只要怎样怎样做,改造大脑,就可以定向改变人的思想和情感,当然也可以做出真正意义上能通过图灵测试的人工智能。
 
        啧啧,恶心,光想想就恶心。
 
        唉,自己还是不适合做一个理工科生啊,总感觉技术性的探索在某些方向上实在是让我不喜欢,虽然另外一方面我又特别喜欢人类的文明进程,科技的前行,以及科幻的那种史诗感和荣耀感,但至少,在感性和理性的选择中,如果必须选一个,我肯定选前者。
 
        回到昨晚的梦吧。
 
        我会想,人类的意志和思考,能否决定自己的梦。
 
        也就是说,机器猫中的梦境制造机其实并没有存在的价值,也许,每个人都有这份超能力。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或许指的就是此种情况的偶然触发形式。
 
        那,是不是可以存在一种特定的技巧,让自己熟练的掌握控制自己做梦的真实程度?比如从哪里开始思考,比如怎样才不会分心?这些问题的解决方法,可以延伸出无数学科,从而催发一场人类的大脑革命。
 
        至于做梦有什么用?
 
        呵呵,你看看现在正兴起的VR设备?2016年号称是VR元年,或许几年后《刀剑神域》就不是动画而是真正现实中的虚拟游戏了。
 
        而自我调控的梦,无疑是成本最低廉的VR体验模式,虽然受到了太多做梦者自身经验和思考的局限,但是,这些都是可以有解决方法的,比如相关的培训,相关的书籍……
 
        试想,一个有演讲恐惧症的人,在自己创造的逼真梦境中几千人前经历好几十次演讲,他再次站在真实的演讲台,会不会好一些呢?一个怕蜘蛛的人,在梦境中,试着创造一个用蜘蛛作为宠物的愉快故事,会不会好一些呢?更别说作家,导演之类的了,他们肯定本身就具有一定这种能力,在写作时,脑中的故事场景人物一定会动起来演过一遍,但如果能够更加娴熟,甚至在梦中真实的感知,每一次细节,再写下来的时候那又会是何等的奇妙呢?
 
        即便不说这些具体的例子,无论是哪一个人,在锻炼细致的创梦过程时,他的想象力,以及对生活的敏锐观察力,还有各种综合素质都会提升,更重要的是,他会拥有自己创造世界的力量。
 
        好吧,或许前方我说的这些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笑话。
 
        但我真的不认为这是笑话,就像冥想,就像催眠,就像各种各样的修行。
 
        创梦的能力,其实一点都不神秘和虚妄,追根究底也不过是无尽的思考过程带来的强大精神。
 
        我会一直努力的尝试,而且无论这样,都相信它会给我我想要的某些惊喜,也许某一天,甚至能在真实中看到自己所想,穿越一切的强大想象力,会给我拥抱整个世界的新奇与幸福。
 
        最后,我想说:
 
        其实我们孩时都曾有过这种能力,如今不过是忘掉一些无聊的利益琐屑,才能费力找到皮毛罢了。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