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裸裸的雨淋下来的时候,没有带伞,我还在草地和武汉的一朋友打电话,这是我今年打过的第二还是第三个聊天的电话来着,其实我们走的这条路,边上有很多的支线,你随便拨打一个号码,随便换一条路走,换一件事做,日子就完全不一样,可是,我们偏偏习惯一路走到黑,简直傻到一种境界,而且麻木到根本发觉不了。
 
  自己的时间,明明都是自己的时间,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总会有一些心力憔悴,我看到上课时黑板上的文字已经像一个个狰狞的巨兽,它似乎手中还拿着旋转的摇摆,在不断的晃动,看着看着眼皮就发倦,闭上眼,就感觉自己要一睡不醒,强迫自己摇头清醒,可那些字实在是难看,那些话实在是难听,那些规律变换机械零件那些材料,什么钢铁,铁素体,什么编号,记起来就像是要我推石头上山然后又无情坠落,重量和枯燥,压在肩上,我竟然没有一点办法,只能无力的盯着盯着盯着……可是,久了,就简直像是自己已经死去,灵魂已经飞起来,简直就像此刻的身体不属于自己,已经变成了木偶或者机械,连自己本身有点儿俏皮的心情,也凝固成了石头,还是大粪坑中的那种,腐朽到发臭。
 
  我是不是不太适合学工科?可是明明我也是有能力的,高考那可是三十多万考生的考试啊!也能脱颖而出,前些日子还晒成绩忙竞赛来着,此刻,怎么和个渣渣别无二致?都有点不好意思将这段文字发到网上,只想自己悄悄的记录下来,自己好好承担。
 
  我想要自己游刃有余的做好这些事啊。
 
  今天上午前两节课的工程材料成型听课听到无聊要睡,接下来的电工技术试验做到心力憔悴中午一点半才吃中饭,下午没课午睡一觉就睡到了三点多,眼睛睁开的时候甚至还觉得自己仿佛不是活着的。
 
  忽然好想回到某一天无忧无虑,清新的空气,阳光撒在床头,睡吧睡吧,听鸟鸣婉转,开怀的憧憬着快乐和自由。
 
  可是,此刻,窗外是漆黑一片啊,什么都没有,除了潮湿的空气还有淅淅沥沥的雨,走在地板上还要小心别踩到雨水的坑中让布鞋打湿进水。
 
  室友们都不在宿舍,现在是晚上的六点四十五,我还没有吃晚餐,刚才在宿舍里吹口琴,偶尔练习一下,感受音乐的可爱,好歹也让心情轻松几分。
 
  待会儿我打算收拾好东西,去吃晚餐,然后到教室里找一个位置,安安静静的复习一下功课,写点作业,毕竟,我最近都没怎么花时间在学习上了,其实之前的吐槽并没有什么道理,真正的道理我心里都明白,无非是熟能生巧,无非是未知而产生畏惧,每件事情都是如此,我本就应该好好的照顾好自己同时也管教好自己。
 
  一个人在外的日子,一个年轻人前行的日子,一个时间仿佛充裕到用不完,但事情也好像根本做不完的日子,其实…没有想象中那么糟糕。
 
  说真的,我要跟自己说声对不起。
 
  没有花时间学习,弄得上课心力憔悴,自己没有好好珍惜睡眠时间而导致上课想睡,自己没有在写作绘画播音上认真而用心的提升,导致日子一天天过得刻板生硬,这能够怪其他人吗?
 
  打字是多么简单而快乐的事,你看,短短二十分钟就打字一千五百,只要心中有话,写文章又算得了什么呢?我明明可以做到每天一篇文章,为什么好久都没有写了,就连日记都是一样,在台湾的时候信誓旦旦的说要好好的写日记,从此让日记成为诗意的摇篮,成为怀恋追忆的细节记录,成为自己的史书,可你看,现在的这本史书都要成屎书了。
 
  啧啧。
 
  写作在很多时候其实就是这样自我反省的工具,也是自我的对白,我现在做的,其实什么都不算,就像用竹篮打水一样,但其实也不是一场空,纵然我以后或许不会重新查看这篇文章好多好多遍,但在写作的时候,至少,我是快乐的。
 
  现实生活中没有树洞,身边也没有一个真正值得倾诉想对他倾诉的人,所以,在这种时候,如果不和自己多说说话,该会有多寂寞。
 
  可以让自己充实的事情太多太多了,写作,只是最简单的一种,我现在对着手机敲着机械键盘,指尖就像钢琴家一样飞快的流动,假如让人看到,会不会觉得我很帅?哈,我也这样觉得。
 
  春天啊春天,转眼间就到尾声了,现在是四月,所以很快就可以到夏季,当春夏秋冬变着法子在我面前旋转的时候,你知道我是什么感觉吗?假如,我想起了过去某时发生的事,我会觉得就是上一个夏天的故事,可实际上,都已经不知道有几年了。
 
  在空间里偶尔能够看到中学同学的照片或者日常,那些人啊,我都不知道是该说他们熟悉还是该说陌生,说起来,自己应该也是陌生的吧。
 
  也不知道很久以后,会不会有人想起自己。
 
  就像想起上个夏天的某人。
 
  如果我愿意,那,就应该自己变成踏歌而行的傻逼,像鸟一样狂热的鸣叫于苍天之上。
 
  恩,就这样。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