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有老同学来南京找我玩儿,初中和高中都有。图片 
        正是四月初清明时,天灰蒙蒙,雨下下停停,草倒是被洗涤绿的一塌糊涂,学校那些密密麻麻的小树林,一望无际的大草坪,杨柳依依和不知名的花草,别有江南韵律。
 
  平时在这儿走过就是走过,看见就是错过,哪有什么新奇和细细品味,长年累月的习惯熏陶下,自己这工科男压根就已经淡了文人骚客的爱祖国大好河山的浪漫情怀,出去玩变作了长征的拉练,看到山是山,草是草,一成不变,枯燥乏味。
 
  而这一次,难得看到有人如此新奇而快乐的欣赏这些,一位女同学,穿着一身渐变蓝色的别致长裙,上头点缀着金色的星光,一路上,奔奔跳跳,时而蹲下仔细看路边的某处花草,时而指着远方连连赞叹,倒真让这雨后的阴天亮了几番。
 
  哇!那个好漂亮!
 
  来来来,拍照拍照!
 
  折个花环戴头上吧!诶…会不会有虫子啊!?
 
  你说,能不能找到四叶草啊?
 
  ……
 
  一行四人,在这样的节奏下,在学校里竟然逛了三四个小时还没走完一半,但轻松惬意,竟也不无聊。
 
  戴上用柳枝编成的花环,我这老同学倒是漂亮得像个歌星在拍新歌的MV专辑了
 
  也是托了她的福,我才发现自己一直待着的地方有这么多细致的美好,那些地面上像个球一样的小草堆,居然摸起来那般柔软,就像初生的毛茸茸的小狗,那成片盛开的紫色的花瓣,近看,还别有高贵气质,校园外围的寂静小道,抬头可以看到绿树间隙的一线天,前方的路,直直的竟一眼看不到头,地面湿漉漉的铺上落叶,就像是电影场景。
图片 
  走着走着,女生唱歌,男生鼓掌打着节拍,轻声而有些婉转的曲调,在这个细腻的日子清晰的飘呀飘,有那么一刹那,真觉得像是在拍电影,抬头张望,却不知狡黠的摄像师躲在何方。
 
  我也不知道时间深处到底藏着多少这样平平淡淡,回头却岁月静好的普通日子。
 
        很小的时候,每个陌生的地方都是寻找宝藏的天堂,每一个转角,每一片草坪,所有神秘和未知都带着惊喜,小小的眼眸发着光,就想往那头冲。捉到一只蜻蜓,看到一只壁虎,发现一块可以玩耍翻滚的干净草地,欢呼雀跃着躺下看天,等待爸妈呼喊吃饭的声音……
 
        日光倾斜,微风暖人。
 
  后来,自己走远了,远离家乡的求学,经历的陌生多了,看到的风景多了,见惯了江南的柔美,看多了梧桐苍天的壮阔,小虫子,蝗虫,螳螂,蜻蜓,蚂蚁蜗牛都玩腻了,后来还去台湾交流学习了半年,校园路上窜过的小松鼠,公路边嚣张的猴子,一望无际的大海波涛,几千米山顶的露营帐篷……
 
        看到的东西太多太多,于是,陌生不再新奇,熟悉不再细腻美好,曾经沧海难为水变成根深蒂固的单调琐碎,这还真令人无奈。
 
  大多数人,不都和我一样么?
 
  如果换些人,来逛我们学校,想来过程会变成这样:

 

我带着他们按部就班的走在主干道上,手指给他们看,这是宿舍区,这是体育馆,这是图书馆……然后,他们淡淡的哦一声,看到广阔的草坪,稍微感叹一句,继续走,看到稍微漂亮的地方,拍个照继续走,没有多少人会惊讶新奇快乐的停下,细致到像个孩子一样慢慢的品味。

 
  于是,很快就可以逛完校园,不会有什么歌声,就像无数次旅行一样,到一个地方,只留下足迹和粗略的印象,没有深刻的心情和快乐,就像是玩一场RPG游戏,不停的做任务,从一个地方,到另外一个地方,拍照打卡表示自己来过,不停的走啊走,走到心力憔悴,回去后往床上一躺然后长长一叹:“哎呀!今天真是累死我了……”
 
  天知道我们小时候从早晚疯到晚,为什么从来没有叫苦喊累。
 
  果然童心老了。
 
  所以我会理解那些宁愿所有空余都待在宿舍而不愿出门的大学生,他们老了啊,出去玩得不尽兴,就是不停的走,内心是抗拒而没有幸福,与其干巴巴的行尸走肉的走一场RPG任务地图,还不如一动不动的待在原地,乐哉清闲。
 
  所以我会理解那些上课无聊拿手机刷刷刷的大学生,他们老了啊,听老师讲课没有动力,又没了争强好胜的心情,也没了热血高歌的奋勇朝气,与其勉强自己听而且听不懂,还不如呆呆的等待时间滴答,临时抱佛脚实在。
 
  ……
 
  理解归理解,可我不想这样啊。
 
  昨日分别后,白天一起玩的另一男生用QQ对我说:“那个女生真不愧是你的同学……”
 
  “‘啊?”我不明所以。
 
  “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性格的女孩呢。”
 
  “……”
 
  “天真快乐,好像有无尽的新奇……感觉很好。”
 
  我默然以对,说不出话来,回忆起昨天的一些细节,是呀,确实呢,就像太阳一样,暖烘烘的。
 
  不过为什么说:不愧是我的同学呢?
 
  难道,我在他们眼里也如此吗?像光一样,暖洋洋的?
 
  实在笑不出来,像个丢了玩具的孩子忽然遇到有人非常羡慕的夸赞丢了的那个玩具有多好多漂亮多么酷。
 
  可,玩具都丢了诶。
 
  虽然我陪着你们时,一直在开朗的讲解,诙谐的玩笑,但我却不会想到某些细致的快乐,不会热情的跑到一株草面前新奇的叫到:“你们快看!这草从水泥间隙长出来的呢!好可爱啊…”
 
  而她会。
 
  我只能像个小大人一样,做个尽职的向导,微笑的陪伴,或者像昨天一样,看到一个路人骑车摔倒,连忙跑过去帮忙扶起,显得从容友爱,通过随意的闲扯玩笑聊起自己擅长的方面,去过的远方,显得幽默而有点见识……
 
  可这些都不是那种纯粹享受其中的快乐和幸福啊,我就像那个丢了玩具的孩子,却还在假模假样的把玩着空气,仿佛自己从未丢失。
 
  牛奶咖啡有一首歌《越长大越孤单》,其实…并不是越长大越孤单,而是越长大越害怕孤单,老了童心的人,更难触及那新奇的幸福,更难品到细处的滋味,更难满足,更难开怀,更容易看到乱成一团的复杂琐碎。所以,他们需要更多来自于他人的支撑,这才是越长大越孤单啊……
 
  是啊,孤独是可耻的,儿时的孤独还有自娱自乐的童心冲刷,找几只蚂蚁蜗牛,就算有伴的快乐,而此时呢。
 
  清明节,又是踏青的日子,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热闹中却麻木的走过了诸多美景,又不知有多少活人追悼着先人,却可耻的孤单不乐,他们的童心更应该被追悼。
 
  不幸的是我算一个,你还好吗?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