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学里,上课通常并不是一件好玩的事,遨游在知识的海洋,嘴角流着口水带着惬意的笑,那种场景只能说明你又花痴或走神了。
 
 
  从前中学课堂可以有的有趣的小动作都消失不见,你不会和左边熟悉到肆无忌惮的同桌吐槽玩笑,甚至很多时候你都找不到朝夕相处的伙伴,在同一个教室上课一整年可能都不认识多少同学,更别说固定同桌;你也不会无聊到拔前排女生衣服上的绒毛,然后放在掌心吹,笑着看它能飞多远;不会反过头和后排的死党来个眼神的交流,不会闲着没事在教材上涂鸦,不会和某些人笑骂些很幼稚但很温馨的对白,不会拿包辣条和同学分享,大家拥挤过来抢,也不会举手和老师争辩或者幽默的抖机灵……
 
 
  大多数时候,从头到尾的一节课,全是老师的话,全是PPT的放,全是自己盯着教科书,在手心默记着公式,或者全是一脸懵逼,耳畔嗡鸣,听到心力憔悴得想睡,有的人则是半天手机就没电了,有的人则是根本把课桌当床,大多数人,眼睁睁的听着,却全像是一幅静物画……实在没有生趣。
 
 
  看着身旁这些或慵懒或死气沉沉或认真沉默的同类,有时候忽然感到一种莫名其妙的悲伤,真要说起来,身边这些人几年前都是全国各地各所中学的佼佼者,是那些年成绩单每次在前头的焦点,要放在青春电影里,不乏那些气焰嚣张却聪明绝顶的男主角,也不乏勇气担当英姿飒爽的女中豪杰,他们以前都那么自信张扬,意气风发,还有着俏皮的自傲和骄傲本钱。
 
 
  他们最喜欢的事不应该是在课堂上抖个机灵和老师争辩个问题,或者在同桌没弄懂时随手拿过一张草稿纸刷刷刷深入浅出的好为人师一番吗?
 
 
  可是……我总感觉,现在的他们,百分之九十五在课堂上的感觉,就像是遭受烈日暴晒好几十年,已经皲裂枯燥,形容枯槁的石雕……
 
 
  说不定我也是。
 
 
  每次下课,看到楼梯口堵满了换教室去上下一节课的男男女女就觉得有点压抑,大学里,我是从来没看到课间的追赶打闹,也没看到有什么在走廊教室打羽毛球跳绳一堆人吃零食聊天的温馨画面,只感觉每个人一下课,就背上书包,默不作声的离开,下楼的路上还不忘拿着手机低头刷上一会儿,来往的人面无表情,不会有什么隔壁班的某个好友擦肩而过时和你吐槽上节课老师的口误,更不会有一堆人围着激动的聊起某部动画或者某本玄幻小说中三只眼睛的猴子。
 
 
  所有人都习以为常理所应当了。
 
 
  可,有些东西真是说没有就没有了啊,甚至还有某些精神也是。
 
 
  我身边有人一周给自己放四五天假,有人翘课成日常,业余也没多少爱好,要交作业就抄抄了事,虽然我时间急了也可能会有翘课会有抄作业,但我总觉得将这变成一种习惯,会是多恶心羞愧让人不堪的事,只是因为一时懒得起就翘课睡到中午然后叫室友带饭的人,习惯于示弱说自己弱渣啥都不会然后每次都讨好一般找人借作业的人……
 
 
  偶尔还能接受,但实在无法想象如果真习惯了这种生活方式,那个人在大学的四年里,还能不能像个真正的年轻人一样,挺起腰杆,迎接几个挑战和责任,热血的去做些轰轰烈烈可以铭记的故事,如果真的习惯了这种生活方式,那个人还能不能保留自己的头脑,而不是习惯于成为他人附庸,像个行尸走肉?
 
 
  大学生的傲骨都什么时候死掉的?
 
 
  他们也曾在中学里骄傲的抬起头颅,让优秀成为一种习惯。
 
 
  他们也曾在升旗台下白衣飘飘的举手仰望红旗心中畅想未来激荡。
 
 
  他们也曾作为别人家的孩子背负了一个家族的希望。
 
 
  可是,为什么,有一天,就不见了?
 
 
  潜移默化着,那段热血青春剧就落幕了,克罗地亚狂想曲奏响的深夜台灯,终究变成了耳机里厮杀的电脑游戏声,上课举手抢答争锋相对的优秀对手们都变成了呆滞盯着前边脑子一片空白的木桩。
 
 
  真没劲啊。
 
 
  早上五点的闹钟醒来,在电脑上敲点字,听音乐,六点半晨跑,之后带着早餐找个安静的地方吹口琴,看书,之后再到教室时居然还是第一个。望着那些踩着铃声进教室的同窗们,我又冒出一种感觉:我们是完全不一样的人啊。
 
 
  高中晚自习看课外书写日记忘神到醉了时间的自己,也曾看着风扇下只会埋头的他们发出过同样的感慨。
 
 
  时过境迁,竟然又有共鸣。
 
 
  如此甚好,如此甚悲!
 
 
  
 
 
  2016/3/28
 
 
  小超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