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的字就是要刻在心里的话,日记的无拘束,自由的笑着,今日回忆,即可永远保留。
 
 
  2016年3月24日
 
 
  晴
 
 
 
 
 
   机械原理课上,自以为全明白了,老师布置一道题,其他同学或一脸懵逼,或低头演算,而我用最快的速度在稿纸上刷刷刷的完成,然后抬起头,一脸自信欠抽的模样盯着老师,老师有点惊讶看着我:做完了啊?我嚣张的点头:嗯!老师手一挥:那你上来做吧!我坦然起身,一脸轻松,还不忘谦虚两句:做错了别怪我啊。在黑板上刷刷刷工整的写完下台,底下一片惊叹和窃窃私语声,忽然感觉自己回到了中学时的物理课上,一种好久不见的骄傲心情冒出,然后……然后……然后老师讲题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脑残看错了个数据,搞什么啊,秀了半天感情是做错了啊啊啊啊啊啊啊!顿时羞愧难当。
 
 
  哈哈,现在想来上午这件事其实还是挺有意思的,错是错了,但实际上是掌握了,而且经过此事就觉得不犯困了,况且我发现,犯错在自己当时看来是很惭愧羞耻的一件事,而在其他人眼里根本不算什么嘛,当时自己走上台去写出一部分正确答案就已经很让人刮目相看啦,退一万步说,自己之前不说了吗:做错了别怪我啊。
 
 
  噗嗤。
 
 
  大学里其实都是这样啊,主动的人很少很少很少,被动的学很累很累很累,所以有人就厌学呗,我也有厌学啊,现在总算明白了,没有难学的学科,只有不主动学的人。老师布置题目就最快的做完呗,上课心力憔悴就自学呗,实在厌学到没法了就做做其他的事课后准备花时间补救呗,我们总会觉得某件事难到不可想象,实际都是自己懦弱没有去了解,恐惧源自无知啊。
 
 
  无论是什么配音大赛,沙龙,计算机比赛,程序设计,专业课程,还是口琴,手绘,录音各种乱七八糟的事务,总是没做的时候就觉得天呐!这么恐怖,这么厉害,这么牛逼逆天?!只是啊,我们是不是都忘了自己压根没凑近看看,那里头,究竟是写什么东西,说不定,只是小鸡啄米图画的稍微用心一点,就让人刮目相看了呢?
 
 
 
 
 
 二
 
 
  连续几天的莫名好天气,太阳就像是电影中加了滤镜的小清新,草和树叶都直直绿到了人心坎里,昨晚出图书馆看到一轮超美的皎洁圆月,学生们全惊呆了堵在图书馆门口拿手机拍照,今天又在朋友圈看到了有同学拍的夕阳图,感觉就像是日本动画中的唯美镜头,现实竟然也能如此。
 
 
  小时候总觉得只要是二次元的人和景就是没有理由的比现实中的人和景要美,那些色晕感染出的别样意境,那些惊心动魄永远没法在你眼前真实上演的场景,都能在动画中一一浮现,之前喜欢宫崎骏或者新海诚的动画电影时,很大的因素就是被那些画那些景所打动。
 
 
  而将眼睛睁开,放到现实的无聊日子里,什么东西都变得有板有眼,真实的颜色,真实的声音,真实的触觉味觉听觉,太多的杂质,太多的嘈杂,太多的雨天阴暗或是雾霾难看,所以总会让人没来由的讨厌啊讨厌。
 
 
  后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才逐渐爱上了现实中某些人某些景,觉得这些故事就像是电影,自己脑补着背景乐,填充着此时的情节,决定未来的进程和发展,倒是别有一番创造的乐趣滋味。
 
 
  
 
 
  
 
 
 
 
 
  三
 
 
  网球课其实很自在,往往是跑上两圈就开始自己练习排球颠球还有击球,在一个微风习习的好日子,年轻的时光,室外的网球场,天上有飞机有云层有若隐若现的阳光,能够留着汗,打点球,听着远方足球场那些年轻人的叫喊,还悄悄听点儿音乐,真是一种放松和惬意。
 
 
  大一的时候我们学太极,踢足球,体育课都是男女分开上,大二上学期,我在台湾选修的游泳,在碧蓝的游泳馆里,男女一起上游泳课,哗啦啦,水花四溅,跳水呀,吃水呀,耳朵进水呀,鼻子呛水呀,各种各样的感觉,有时候还会被某些台湾的漂亮女生打湿秀发潜入水中的清秀姿态给惊艳到,有时候会被镜子里戴上泳帽的自己给帅到,哈哈哈,那确实也是一种奇特的体验。
 
 
  现今的网球课,虽然男女一起上,但自然没有游泳课时的感觉,况且,大学的课和高中根本没法比,同学之间简直没有丁点儿凝聚力和亲近熟悉的趋向,往往好几节课下来都没有人互相认识,说是男女一起上课,实际还是分开各玩各的,噗嗤,说好的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呢?
 
 
  笑,还不是要突破那道坎才能走出自己闭塞的小圈子,还不是要主动才能收获更酷的经验?忽然想起那些憋在宿舍从早到晚,翘课懒觉一周给自己放五天假的人也是够了。
 
 
  
 
 
  
 
 
 
 
  四
 
 
  学口琴又有进展啦,我已经能够熟练的吹出两练习曲目了,果然凡事无他,唯手熟尔。这些日子每天至少半个小时的练琴也给自己好好熏陶了一番艺术细胞,总感觉现今连听歌都稍微有味道一点了,时常会感觉自己若隐若无的生活在一个华丽舞台上,每一刻都是在陶醉其中的忘情演出,这感觉,应该就像是高尔基的《海燕》,或者《平凡的世界》中少平和晓霞在山坡上对着古塔朗诵异国的诗一样,奇特的意境啊。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