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都变成了放下锄头的农户,坐在绿荫下打着呼噜,等兔子撞来。
 
 
  但最后总是忽然想起,诶,我还有没做的事,
 
 
  好些日子没见晨光,看着空间里前几个月在台湾写的日记,那时配图中,宿舍枕头上都有晨曦洒下,当时只道是寻常。
 
 
  现在……
 
 
  好久没有看到明朗的天,好久没有开心的跑起,好久,没有在闹钟响起之前3秒,准时醒来。迷糊贪婪的睡眼,在闹钟响起,一次次关掉后,还能拖延,迟钝得让我觉得羞愧,今早七点才醒来,没赶上跑操。
 
 
  本来一直都是讨厌那种赶时间的奔跑,但是,如果没有做到一些事情,想不赶时间都不行。
 
 
  在教室里坐着,前排,中央,这是习惯,但这个习惯并不一定是好习惯。如果自以为坐在一个学霸的位置就会有学霸的光环,那岂不是一只蚂蚁爬上地球仪就以为自己征服了全世界?或许,自己只是在怀念,在寻找一个空洞洞的人影,这个座位,也许他来坐,会比我好上百倍。
 
 
  新学期开始时,我重逢了不少旧日的老同学,他们对我抱着偌大的兴趣,嘘寒问暖,谈台湾的学习生活,现在,大家对我习以为常,也就再无多少搭腔,和大一时一样,我一个人走,一个人学,一个人去图书馆,一个人回宿舍。
 
 
  一年前,每次高数课或几代课和我同桌那个女生不见了。
 
 
  记得曾经,我还引以为自豪,你看,全院十三个女生,有一个每次上课都心甘情愿的陪我同桌诶。那时我们甚至会约好,明天继续做同桌,甚至会让对方帮忙占座,而因为我每次都是第一个到的,所以我们每次都坐的前排中央,特别醒目。
 
 
  然后我们聊天,说题,倒是有一种回到中学时有固定同桌的感觉,那时,我们也能无所不谈的交心,她说起自己在学画画,每周六都一整天从早到晚,非常的累,她说起自己想转专业,所以数学课还在刷英语六级,她有在新年时录音长长一段给我,说:越努力越幸运。也有和我上课说道某个话题哈哈哈哈笑出声结果被老师瞪眼。
 
 
  ……
 
 
  如此想来,真有一种青春小说的感觉,我也想不起自己究竟对她有没有好感,活波大方也好看的女生,理论上来说应该是会让男生喜欢的吧。这一点如今也证实了,在我去台湾的上个学期,她和一同学恋爱了,我也认识,同班的一男生,他平日学习虽然吊儿郎当,但却是能人能很贴心的性格,还记得大一上学期,辩论队里有点纠纷,他也很热心的作为和事老在从中调解,平时在群里或在班上就像一个逗比,还挺可爱的逗比。
 
 
  所以,我一点都不意外,他追到她,除了一点小小的怅然,也没怎么难过,还笑嘻嘻的在她空间留言祝福。
 
 
  想想都知道剧情走向,网上多聊聊嘛,用心感受对方,假以时日,好好出去玩几次,表白,也就不是问题了,爱情就是一个不断培养的过程,总能修成正果吧,不出意外。
 
 
  但我好像一点都不积极,因为感觉遇到了不少女生,其中也有很漂亮的,也有志同道合的,但就是没有特别想去追求的。
 
 
  就像刚才提到的这位女同学,我也只是简单的喜欢那种同桌的感觉,另外,也有些方面的共鸣,她笑容很爽朗,唱歌很好听,但这些加在一起,却也没有让我特别动心想去追求的理由。
 
 
  而且我去台湾了,回来时,人家都转系成功去了建筑系,有了男朋友,我们还不在一个校区,好久没见也好久没聊过了。
 
 
  没有就没有了呗,我也很洒脱呀。
 
 
  现在,自己已经大二了,我们机械学院的女生只有六人,而且还看着她们一个个身边有了挽手的人。有时候也会和大家一次自嘲单身狗呀,但不管怎样,我都不想将就,我遇到了很多可爱的女生,也相信,假如自己去追,以自己的能力和用心,是不难得手的,可是……总没有理由啊。
 
 
  我为什么要耽误时间去和女生聊天套近乎,实际上,在很多时候,她们某些方面会让我觉得想象幻灭,啊啊啊,好烦,你看书读多了就会傻了,搞得现在的择偶标准都按照什么晓霞啊,碧瑶啊……全天下你哪里去找这样的女子嘛?我又不是罗辑,能用面壁者的权限,为自己找到理想的女孩。
 
 
  所以呀,没有就没有呗。
 
 
  自己过得也挺自在,你说是不是?
 
 
  前些日子,知道这一年的计算机设计大赛又开始了,于是我根据去年比赛时生出的念头,找了个女生搭档,哈,就是一个人去扬州去成都参加省赛国赛时,看到其他组都是几个人一起,有伴,也热闹有趣,而自己只是一个人,然后就想,假如有个女生搭档,会不会更开心一点呢,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啊,另外自己的配音是不是单调了呢?有其他人的配合呢?再加上一些创意,会不会做出更好的作品来?
 
 
  我是在文学社认识这个搭档的,她是一个积极活跃的蒙古女孩,很喜欢她面试时说的对于写作的理解,也欣赏她打算写科幻小说的念头,在文学社第一次会议中,我问谁有兴趣参加计算机设计大赛,也是她第一个跃跃欲试的笑着举手。
 
 
  这些就是理由了。
 
 
  确实,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我们几乎会天天见面,教室,校园,讨论或散步,就像所有的校园情侣一样,但不同的是,我们绝不会拉手,拥抱,或在路灯下接吻,让身后的单身狗喷血。
 
 
  若是问我这到底是闹哪一出,为什么要找个女生搭档,你是不是想趁机泡学妹。
 
 
  那我只能无奈摊手了。
 
 
  的确,假如我有想法的话,在自己创造的这个契机里,简直就是天时地利人和百分之九十的几率……又是志同道合,喜欢文字,写作,又有可以讨论的科幻小说,在一个社团,正在一起做一件事,每天都见面,单独相处,想说什么都可以说,更重要的是时间还有一个月,如果过了校赛,到时候还会一起去其他的城市省赛国赛。
 
 
  ……
 
 
  好吧,好吧,这样说起来自己都有点心虚了,好像自己就是一个坏心眼的学长,在社团里看上了一个漂亮学妹,然后就一步步将人家诱进自己的圈套。
 
 
  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反正我从未这样想就好了,为自己创造的故事也不止一个两个了,关于女孩的故事也一大堆。
 
 
  你见过有女生给男生织围巾但他们却不是情侣吗?你见过男生睡女生闺房还一起聊爱情观吗?这些都发生过啊……所以请别用污的思想玷污友谊。
 
 
  其实也挺庆幸自己能遇到这些人啊,虽然不是什么男女朋友相互唯一的亲密关系,但总能有一些很暖心或有趣的故事上演。
 
 
  就比如昨天履行诺言,给某位朋友一封邮件,结果反而是我被她的回信给暖到了心坎。
 
 
  她写:
 
 
  “某某的第一句话就让我迫不及待想看见你,他说:一个你见到他就会爱上他的学长。
 
 
  见到你的第一面,发现世界上还有这样一类人~清爽阳光,很想让人去亲近……
 
 
  才觉得他说的一点都没错~我很喜欢你~”
 
 
  我刹那就觉得自己即使想破脑袋都无法写出这种朴实却射进人心的话,这个世界好神奇,遇到你们真是自己的幸运。
 
 
  这篇文字发布前,总觉得内心有点不安,空间没设权限,一切公开,而这篇的现实信息量好像有点多,牵连到了很多人,是不是会不妥,是不是有隐私,是不是像所有青春电影里面一样,有些应该被食指捂住发出嘘声的秘密?
 
 
  有吗?或许有吧。没有嘛?或许也没有吧。
 
 
  但人的一生,坦荡荡来,坦荡荡去,在阳光中洒脱一笑,对自己,又或对所有在乎我的人,何必遮掩。
 
 
  我也很想念这些女孩呀,但那又怎样,你们是不是要像小学生一样发出嘘声呢?好笑。
 
 
  不是吗?以手写心,才是酣畅淋漓,他们爱看也好,不爱也罢,他们恶意揣测也好,理解微笑也罢,这里我们自己仍真实的活着。
 
 
  这姿态已经足以让人仰视。
 
 
  如此写作,真是美好的心情记实。
 
 
  呀,对了,今天是女生节诶,就写了这样一篇文章,哎,真是奇妙的巧合。所以,这篇文章就献给你们咯,顺便对那些可爱的女孩问好。
 
 
  故事慢慢的流走,听着歌,感觉刚刚又写了一部有趣的历史。
 
 
  真好。
 
 
  2016/3/7
 
 
  小超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