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收到了一份礼物,是一个好朋友寄来的围巾,就像是蚂蚁找到了白糖一样,真的很惊喜;昨天我为文学社设计了一个用心的小册子,组织开了场会,立志今年要改革这个集体,让它发光变亮;前天我做了一份学习笔记,受到了老师很大的夸奖,让我明白用心总有回报……
 
 
 
  当这些小小的事件串联起来,再加上自己一贯以来的文字坚持,原来挺枯燥的日子就变成了其他人眼里悬浮空中的彩色泡泡,流光溢彩,遥不可及。
 
 
        我今天又收到一些qq或微信信息,在台湾的某朋友说:偶然听到我的电台觉得好棒,没想到工科生也能这样的活,于是他打算给我寄信。一个不认识的女生说在空间看到我的说说,说这才是她想要的生活。昨晚开会时第一次见面的学弟们一个个看我眼神就好像看一个德高望重的前辈似的,还有那些空间里的成堆评论和把我夸得不好意思的留言……
 
 
  喂喂喂,到底是怎么了。
 
 
  我的日子过得很奇怪,夹杂光影,有时积极向上的阳光撒照,有时腐化堕落得懒得出声,而其他人,只看到前者,但都忘了从后者挣扎出来却往往才是生活的核心。
 
 
        而且一只鸟还没长大的时候,被人注意到,被人喜欢,是危险的。
 
 
  很久很久以前,那时的自己还不值一文,我写的东西,浏览量都是个位数,从没人在乎,老师的目光,都懒得定格在这,可那时,像一个骄傲的独行者,我去图书馆看无用的书,在绿色的树荫下站得笔直等公交,在睡意昏沉的午后教室看着看着再睡着,那时我写日记,甚至有时写上整整三节晚自习,写完后,只有我一人翻看。再看今天,似乎是变好了,但却没人看到我背后少了一些孤单专注,看书少了,写作少了,就连自己都很少翻看很久以前的日记了,很多事都忘了,这真一点都不像当初……他们到底在夸我什么啊?
 
 
  就像,一个人为了追逐一颗星,而不止息的走,孤独的走过荒漠,冰原,无人的旷野,是那么勇敢而自由。可是后来,他被其他人知道了,人们赞叹,夸奖,给他掌声,鲜花,于是一路上开始变得嘈杂,他一开始很高兴,但后来,脚步却不知觉的迈向了人多的地方,那里有更多的掌声,有更多的荣誉,有平坦的马路,有好吃的好玩的,他用自己追星星的步伐在这儿奔跑高歌,可跑到最后,他忽然想起自己的星星,结果抬头的时候已经看不见了。于是他恍惚的发呆,在人们簇拥歌声掌声夸赞中低头沉默了。
 
 
        待久了,就该走了,再不走就真找不到了。
 
 
        所以,我要去继续追自己的星星了,你们该干什么就去做,别老说什么羡慕嫉妒恨好吗?
 
 
        否则我真以为自己是个贩卖鸡汤还自以为是的傻逼。
 
 
        我的说说和日志不是为了让你敬仰,而是自私的留给了未来的自己,你所收获的是你自己的思考,你所感动的是你自己的思维,千万别把小超神化,我其实什么都没做,就一个普通的大二学生而已。
 
 
        你要感谢要敬佩要改变的,从来都是你自己。
 
 
        最后,亲爱的自己:既然想飞,就别被他人夸赞打湿了翅膀。
 
 
        请谦卑着,继续默默生长。
 
 
        2016/2/28
 
        小超,南京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