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6 2016晴 
 
 
 
 
好不容易有九点多醒来看到窗透初晓的美感,若放到熊孩子时代的周日,那就像泡在奶油中甜蜜的撅起嘴闭上眼,将头紧紧的贴着枕头,浑身都陶醉在梦乡难言的朦胧中一样。
 
 
 
这个假期眨眼尾声,但令人瞠目结舌的是,身为一个大学生,我寒假平均起床时间居然早于八点,别误会,那种一大清早六点醒来迎着朝阳跑步念单词丧心病狂的高人才不是我咧,我内心的纠结和抗拒与你相似,只是,你不得不试着理解那些会好心叫我起床的大人们。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扑哧,说笑了。
 
 
 
你看,今天阳光散发着催人泪的光,空气弥漫逗人笑的味,于是我们散伙四五年的初中同学,也再次齐聚一堂啦。
 
 
 
总感觉同学聚会就像是王母娘娘的蟠桃会,或者说项羽设下的鸿门宴。
 
 
 
我么,要么是悟空,要么是刘邦,王母娘娘和项羽么,那都是miss杨!
 
 
 
别问我为什么?我讨厌喝酒,虽没有醉倒的经历,但真感觉像吃中药一样恶心,而杨老师中饭居然自带浓度很高的米酒,喝,喝,喝……
 
 
 
感受,就像被灌药一样,啧啧。
 
 
 
照我说,酒这东西,你爱喝自己喝嘛,我以水代酒和你一口干呀,绝不含糊。以后如果还有类似应酬,我一定要编造出胃病,肝病,心脑血管疾病等各种病史来。
 
 
 
不过言归正传,久违的面孔还是那般熟悉,果然回头去看,即便是四五年也宛若昨日呀,依旧有可以勾肩搭背说得酣畅淋漓的好伙伴,依旧有静坐一旁笑看全场的文静女生,再说点往事,唱点小歌,虽然不至于太好玩,但也不算赖。
 
 
 
印象最深的莫过于,唱歌的时候,和泰罗唱《同桌的你》,唱到“爱哭的你”时,她忽然和我拿着话筒撕逼起来,“我记得你当时哭过!”“去!记得明明是你总红着眼哭!”“哪有!就是你好吗?”“你全家一起哭!”喂喂喂,同桌的你诶,别杀得这么欢快好吗?
 
 
 
不过话说回来,年代久远,有些事情确实不记得咯,我不记得是谁陪我在家玩通关的植物大战僵尸,杨老师不记得我们初中时怕她和怕老虎一样所以很听话,泰罗不记得我有给过她桔子吃,我还不记得自己有在开学第一天就给她安上了泰罗这个直到现在还响当当的外号,不过我肯定自己初中才没被人弄哭过咧!(除了老师)
 
 
 
记忆断层了,但将所有人的话语拼凑,却又可以还原出一面模糊的镜子,那些年,那些稚嫩还有点孩子气的初中生活。
 
 
 
人总是会怀旧的呀,不过怀旧并不是同学聚会的主题。
 
 
 
我看到,每个人身上都带有了新的印记,某些人更加健谈,某些人穿着时尚,某些人更加豪迈,但你看不到那些年在这个小县城局限却自感张扬的孩子们了,当大家举起酒杯一饮而尽时,有没有一种“杯子碰到一起,都是梦碎的声音”?
 
 
 
未来未来时,都憧憬五年后的自己。
 
 
 
未来已到时,却都忘了想自己有没有成为想成为的自己。
 
 
 
在KTV唱歌时,人多则慵懒,一时欢快的high过后,睡着的睡着,玩手机的很少抬头,打牌的两三人凑起,就不见聊天谈心或众人全心参与的活动,之前说好的狼人,又一次成为泡影。
 
 
 
和有的人似乎有说不完的话;和有的人想说一些话最后还是没有憋出一句,只能笑着挥手;和有的人,有开不完的玩笑;和有的人,却根本没有机会坐到身旁开玩笑;和有的人有很多美好的记忆可聊;和有的人有记忆但谁都没有开口聊……
 
 
 
当意识到这点时,才发现,这种齐聚一堂的终究像水中镜梦中花,同窗三年还是走远了,那种朝夕相处,座位四周,课间大手一挥,聚众说书,或者是追赶打闹,高高拿起作业到处飞舞的年代啊,还是过去了吧。
 
 
 
说起当年的广播体操《青春的活力》,说起当年就寝时听音乐不小心唱歌出声被宿管聂鸡公抓去罚站,说起时光荏苒校园又多了几栋楼,说起谁谁谁谈了恋爱……
 
 
 
其实说起这些,或在KTV唱起那些歌,即便再怀旧的曲调,也很难勾起大家的心,当耳朵听到麻木,当再没人在乎你唱或不唱,是谁在唱,当灵魂到最后融化在震动的耳膜间,当挺身而出抢过麦克风……这一切都像是发生在旁人身上。
 
 
 
好奇怪。
 
 
 
一个人安静的想事情去回忆闭上眼睛唱一首歌或看一本书的时候,很容易投入到某种意境,感觉到深层次的享受,但一群人欢闹着唱一首歌,七嘴八舌的议论某件事时,即便歌声再美,音效灯光再华丽,也没了那种意境氛围。
 
 
 
所以呀,同学聚会虽好,但别贪杯,其实,我更喜欢好友私会呀!
 
 
 
在KTV中,当伴奏伴唱全关,一人对着话筒清唱,这种感觉其实很美。
 
 
 
你知道吗?
 
 
 
偌大的世界里,当嘈杂熄灭,一人静语,那才像是灵魂的低喃。
 
 
 
 
 
2016/2/16
 
小超
 
衡山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