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不见呀,小N,肌肉有没有更发达呢?”
 
“是呀,没办法啊,杠杠的。”
 
“哈哈,我现在只能吃老本,多亏以前自己玩单双杠得多,不然大一的体育引体向上哪能满分✧٩(ˊωˋ*)و✧”
 
“每天早上跑个一千米,再做五十个俯卧撑五十个仰卧起坐保证你腹肌二头肌杠杠滴,做不了五十个各做二十个也行。”
 
“哈哈,你真是一如既往,不像我,上大学后人都懒了,运动严重匮乏(调皮)”
 
“呵呵,我都好想回去上学。”
 
……
 
以上对话是我今天在同学群里冒泡时遇见老友发生的,自以为还算伶牙俐齿,但当屏幕上现出最后一行字时,我低头看看自己手心的茧,再看看电脑上另外一个任务栏满满的文字,忽然说不出话。
 
不知道哪个才是我想要自己。
 
十三四岁的时候,在一个小县城念初中,那时我哪里想过五六年后自己会在南京上大学、会去台湾交换、会和身边朝夕相处的同学走上完全不一样的路,还会荒废自己的某些骄傲特长变成另外一个安静的人……
 
是呀,那时我的骄傲还不是成绩也不是写作。
 
而是体育。
 
小时候,我住在一所中学里,每天六点就被广播弄醒,爸爸就催着我和那些大哥哥大姐姐们去晨跑,和小伙伴们玩抓人游戏时,他们四五个人追我一个人都很难抓到,如流光掠影般穿行在教学楼,操场,欢笑着急转弯躲过一双又一双小手的捕捉,就像——自己的神。
 
我经常一个人在单双杠上玩耍,倒挂,平衡,从很高的地方跳下,或者爬升旗杆,篮球架,甚至山顶的电信塔,在天梯上来去自如七八个来回,一次跳跃四个横杠,以至于被同学叫做猴子,被学校高年级的学生指着说:这小子以后又是一个老大,听到这些当时小小的年纪真是乐得不可开交。
 
父母老师不在乎你跑得有多快爬得能有多灵活,但是同龄人在乎。
 
你知道,小孩心中一点鼓励或者骄傲就能产生很大的动力。
 
其实那时候我很瘦小,是班上较矮的那波人,每次排队站在第三四个,体力不佳,纵然短跑和转弯都灵活,但每次长跑到最后都会一脸苍白,很难受。但难受又怎样,骄傲可比身体重要,你还记得吗?那时候打架我们即便打不过也绝不会认输,而会倔强得执拗到底,哪怕痛的不得了,满脸眼泪。
 
但到了初中其他人都长得又高又壮时这种颓势就显现出来,除了跳远我不再有其他体育测试项目的骄傲,但还是能玩得一手很酷的单双杠以及天梯。
 
我就这样认识了文章开头的小N,他学习不太好,但体育超级棒,在单双杠这些上边也是极少数能和我一较高下的人,于是我们很快玩成了一团,经常约着一起去玩,相互学习新技能。
 
我们倒立,跳跃爬杆,喊上一大堆人在天梯上攻城略地,靠着身体灵活和腰腹力量将敌人夹下去,在双杠上撑杆追赶,握着单杠翻个跟斗倒栽下来,再就是引体向上,以及在最高的单杠上360度翻过……
 
那时候我们每次在沙地玩耍,都能惊艳到其他班甚至高年级的学生,他们瞪大眼睛用方言说:“我擦!”而我们就摆摆手,一幅高手风范的样子不多说,更多时候会有人说能不能再做一遍!然后再翻一个,就会收获满满的掌声和喝彩。
 
这些感觉才真是比吃了蜜还甜好吗?
 
而实际上,在玩耍时,双手会不断和金属摩擦,拉伸,握紧,有的金属还生锈,玩着玩着就感觉很痛,但咬咬牙,就开心的走过了那段日子,后来每个手指都堆上了老茧,一层又一层,脱了又一层,甚至厚实得肿起来,坚硬到拿针刺都不痛。
 
而到了高中,每次下了晚自习还是会有跑步玩单双杠的习惯,我还在水泥地以及田径场上自己摔会了空翻,没错,摔会的,你绝对不会想知道我摔了多少跤,夏天穿少了衣服,在水泥地背部着地超级难受的好吗?
 
……
 
然而,以上都是过去时。
 
黄金年代,那段属于猴子一样骄傲的翻滚岁月过去了。我此时安安静静的坐在电脑前打字,延续着另外的文字梦想,现在的这个我,就是大学里常见的你我他。
 
宿舍,教室,图书馆,甚至周末一整天都在图书馆坐着,我好久没有跑到大汗淋漓,好久没有玩单双杠到手脚发麻发痛,虽然还能凭着惯性应付引体向上的考试,还能凭着惯性偶尔在同学朋友面前表现一下单杠360度空翻,但更多的技巧,早已忘了,或是不敢尝试了。
 
勇敢无畏汗流浃背不怕痛,带着光荣倔强到底的年轻斗士也老了。
 
儿时倒立可以倒立好久好久,甚至倒挂在单杠上打瞌睡结果一头栽到了沙堆里,吃了一口沙子,满头沙子洗了好久才干净,结果现在一倒立就觉得头部充血超级难受没几十秒就下来了。
 
那时可以从两层楼的钢铁架上玩抓人游戏逃得太起劲不小心掉下,背着地,痛得一时话都说不出口,但第二天又勇敢的爬到了最高。现在,连高一点的树都不太敢去乱爬了。
 
我不再抱着自己的冲劲和快乐去运动,而是变成了任务和自我要求。
 
我玩单双杠不再有神圣的自豪觉得自己做了了不起的事,而成了偶尔哗众取宠的工具,年前还在做公益的小伙伴们面前秀来着……
 
那些技能一天一天的流失,也许以后你看到的我,就真的只是这个孱弱书生了,你只知道他会写作会读书会演讲喜欢阅读,但永远看不到他从前动的一面也那般执着坚强。
 
小时候我想要自己成为骑士,结果现在被人叫做诗人。
 
简直南辕北辙。
 
而我一旦改变,当时凭兴趣和热血结识的伙伴就也就不再。
 
运动究竟是什么?
 
它才不应该是每天一公里跑步的日常任务啊!
 
什么时候能再次聚集一堆人玩抓人游戏,什么时候才能再次聚集一堆人在那些运动器材上展现各自的风采,而不是老师大手一挥:“来!今天我们测引体向上!”然后一堆大老爷们叫苦不迭,甚至一个都做不上。
 
兴趣,果然是最好的老师。
 
在我无声的回忆里,那个少年,真希望你还活在我灵魂里。
 
谨以此文,纪念那些运动场上骄傲的时光。
没有情人的情人节,让我们穿越时光,延续倔强孤单和坚强,加油!
 
2016/2/14
小超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