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做个时间深处的病人 | 日记

发布于 2016-02-06  207 次阅读


 2/6 2016 晴
晨光洒,风吹树,窗边桌,乐音转,叶滑下,静无人。
 
好久没回这了,上初中后,就离开了这个院子,离开了这房子,离开了玩伴们,离开了童年,离开了记忆,甚至离开了时间。
 
今年在这过年,凝固的时空像水一样,十年岁月哗啦啦的坠下,满地铃音。
 
熟悉的人不认识你,于是你不再熟悉。
 
陌生的人不认识你,于是你依旧陌生。
 
之前一直到处奔波演讲,刚回来就去衡东楚天中学,接着耒阳正源中学,然后又星源中学,接着是衡阳的年会,乡村支教点的送冬衣……
 
脚程踏遍,路遥马急,人们聚集又离去,相聚再散开,欢笑又沉寂。
 
颠簸的车窗旁,掠过无数张熟睡的脸,风吹的河岸里,倒影了落日如烟。
 
早起踏足于儿时走过的路,迈步转过孩子骑自行车要站着才能骑上的那个坡,回头看看曾经视为冒险的沙堆,和无限遥远的田地,再经过车水马龙的街道,路过人群簇拥的菜市场,从那些儿时觉得金光闪闪的杂货铺前走过,我转头,那些塑料包装已蒙上了层厚厚的灰。
 
什么都没有变,还是一切都变了?
 
我会想念,五年级时晚自习后的黑夜,我会想念,暴雨校门成排的小椅,我会想念,被车占满的曾经写大字攻城略地的校门口,我会想念,那一声声把楼道灯光全点亮的叫唤约定。
 
哈,如果怀旧是病。
 
那就让我暂做个时间深处的病人,眨巴眨巴眼,重生浮光掠影的幻觉。
 
想向过去的你致意,朋友,请玩个酣畅淋漓!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