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2016 雪
 
 
 
听见雪落的声音了,纷纷扬扬打在树叶和伞上,像小时你我鬼头鬼脑的注视蚕吞桑叶的声音,悉悉索索,沙沙沙的。
 
 
又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用卫生纸耸耸红通通的鼻子,无力的闭上眼趴在键盘上,睡了一整个下午还是想睡,瞌睡虫简直是打算吃掉我感冒的脑子了,可我偏不,不要就是不要,写日记写日记吧。
 
一、天台细雨,孤单少年更可爱
 
 
昨晚坐星源中学的体育馆里看《龙族》,四周坐满了高中生,台上是小伙伴们在演讲,作为副领队,我忙活着接人,以及像个小老头一样给刚上大学的学弟学妹演讲稍作指导,既然他们已经登台,是好是坏都成定局,我也就优哉游哉的看自己的书。
 
时不时抬头听一听他们的演讲,然后又倦倦的低头,那些励志的口号,学习的方法,和我的世界隔了个十万八千里,不知那些高中生是否会喜欢,转过头看到校服中一堆摊开的课本,转动的笔尖,我无奈的摇摇头继续看小说。
 
书上的故事沧海桑田的变换,当年那个怎么看都没用的屌丝,居然也变成了一袭黑衣手握长刀力挫强敌风生水起的学生会主席,路明非呀路明非,当你穿着秘书为你设计的顶尖装扮,回到自己的母校,成为了另那时的自己羡慕嫉妒恨的人,昔日所有瞧不起自己的人,如今都对你高攀不起时,为什么,你反而难过了。
 
是我,应该也会难过吧。
 
我总觉得坐在天台的细雨中,摇晃着双脚,孤单注视这座小城的少年更加可爱啊。
 
路明非,你,在想什么呢?拿着校长写好的演讲稿对着话筒说些什么客套话呀,你难过你就直说呀,你不想发言就说呀,“大家都知道这演讲稿什么都是虚的,天下雨了,就先散了吧。”你既然心里在这样吐槽,为什么不做呀?你看似强大,原来还是诺诺背后的跟屁虫,还是凯撒楚子航身边的那个衰仔而已啊。
 
星源的主办方为我们特意搬了炭火来,一两个老师和七八个大学生围着坐成一圈,我刻意离开了那个圈子,像身边那些的高中生一样,在有点冷的夜里,他们在写未来,而我更像是在看过去,这时外头的雨大了,体育馆的铁顶响起噼里啪啦的声音。
 
台上几个演讲者比下午排练时讲得好多了,可我开心不起来。
 
“注意内容内容内容!这不是表演,而是心与心的交流!”下午的时候我这样说,却也无力的知道,要改实在太难了。他们一直到最后,研究台风,语调,走位,和诸多细节,在台上也能流畅的说完,但终究让我感觉少了些什么。
 
忽然发觉自己也像路明非一样在寻找一个人存在的痕迹,他在台上的时候,台风很差,肢体语言几乎没有,还摇来摇去,但他说的真实,试图努力着触碰过去,努力着还原当初的热爱,努力着做回自己,所以才有人真实的听,真实的感受,散场后跑来谈心,给人真实的触动……
 
所以他们说:“演讲演讲,七分靠演,三分靠讲”的时候,我感到难过,当排练时有人说自己的经历都能说到一半卡壳去拿演讲稿对照时,我感到难过,当我看到某个演讲者由于紧张而拿着稿子念,底下掌声过后,学生们很多各做各事时,脑海中浮现了之前周子瑜的道歉视频,我感到难过……
 
一整天的陪伴指导,让我感到难过,但我当然不能明说,只能笑着一个个安慰:别紧张,总体还是很不错的,只有这点问题改掉就好,慢慢来,毕竟谁都有第一次……
 
二、选择?把自己推下悬崖
 
是呀,谁都有第一次,是选择锋芒毕露孤注一掷崭露头角,还是平平淡淡人情世故混过就好,不都由你么?
 
虽然有时候我们都没有太多选择。
 
书中的路明非要不是卑微到心灰意冷的时候卡塞尔学院伸出了手,一个没志向没理想没报负的孤独屌丝,会选择面临生死危险当个屠龙英雄吗?要知道一不小心就嗝屁了好吗?
 
而同时,昨晚的主持人本来没定,我们下午临时敲定某人,一个很有表现欲很善谈的男生,他之前话茬子停不下来,本以为他会很大气的像中饭时一样挥挥手说:好的!就是要这样逼自己一把!结果我们把话一说,他就犹豫了支支吾吾说我不行,哈真可爱,这样才真实不是吗?但最终他还是答应了下来,主持得还挺不错,除了表现欲太强将串词变成了自己的小演讲以及念错了一个演讲者名字之外。
 
很多谈资和故事都是不经意间冒出来的,既锻炼了自己,他以后也可以骄傲的说:想当初在星源,我临危受命如何如何。
 
的确,光环总不是凭空到来的吧。
 
我还在看小说,而台上的演讲者讲完三个了。这时领队找到我说:“小超,我们也许都要上台演讲了。”嗯?我一愣:“为什么?”他告诉我一人来的路上手机被偷赶不到了,后台还有一女生事到临头害怕到不敢上场。
 
“可……我压根没有准备啊。”
 
他拍拍我的肩膀说:“我再尽力去劝一下那个女生,假如她上的话你就不用上了。”
 
然后我无奈的放下书,走到一边的空地来回踱着步子,想自己究竟该怎么推辞,这又不是像楚天和正源那样的分班演讲,这台下可是结结实实坐满了黑压压一片好吗?万一搞砸了,扑哧,想想都寒心。
 
真没想到命运事到临头给我来这出,刚才坐在台下看小说抬头的间隙,听着无味看那些高中生已经开始刷题,我确实大有恨不能取而代之的心情,但仅仅也是心情而已。就像小说中那个想在自己喜欢的女孩面前表现一下英雄救美,但危机到来死亡逼近时,腿却软了无力动弹的男生一样。
 
可最后他还是挡在了前边啊,鲜血淋漓的。
 
我站起来和领队说:“你给我一个准信,我到底是上还是不上。”
 
“不确定,要看那女生的状态。”
 
“我不喜欢这样模棱两可的结果,要就一定上,要就一定不上,给个准信。”
 
他沉默片刻,声音提高:“上,一定上。”
 
我退后,却忽然松了一口气,将自己推下了悬崖,是飞翔还是坠落都该有定数了。
 
回忆去年的演讲稿,模糊了,但闭上眼睛一说,就感觉很多字像是刻在了脑子里,热爱,热爱,热爱……有人说前几天写的演讲稿记不住,但我去年写的六千多字的演讲稿,却还是生动的活着,而且,仿佛有太多补充。
 
一年了,路明非那衰仔也能变成顶天立地众人簇拥的英雄,我又岂能辜负当年“凤凰浴火涅槃重生”的信念。
 
一开始还焦躁不安,到处踱着步子,脑海中想着上台要怎么开口,后来整个人都平静下来,什么都懒得想,还和身边的人聊天,甚至抱怨主持人的话真TM多就不能快点报幕让我上吗?
 
拿话筒上台,就随口说起刚才在台下自己的吐槽,说起天花板的雨,随意转回我的高中求学,光荣和淘汰,读书和写作,机械专业,梦想却是作家,喜欢琢磨软件,也参加计算机设计比赛,坚持十年写作,高中读课外书超过三百本,大学里参加社团,做主持,演讲,公益,乡村支教,台湾交换……
 
管它的,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偶尔插上几句朗朗上口和生活段子,反正,这些都在自己文字里写过,说出来只是水到渠成的真实表达,自然到没有任何浮夸,我想自己在台上一定又是呆呆的站着,没有手势,没有好的台风,看上去不大气,也不酷,比起去年的准备充分,今天临时说的还有点仓促零乱。
 
但我觉得开心,真实的自己无愧于心。
 
三、屈从现实的退路?
 
演讲后,队友们一个个很奇怪的看着我被一群学弟学妹包围在中间,要签名的,说自己梦想的,这情景让我想起了去年的某些人,宣传组的摄像一脸蒙逼的跑来拍照,她还将我那歪歪扭扭丑到不行的签名发到官方网上……
 
我实在无辜,一边签名一边还要不断的对学妹们抱歉:“对不起,字真的写得很丑,上大学就一直用键盘……”
 
印象最深的是一个女生,她第一个来到我面前,郑重的问我为什么不选择读文学院,我又用说过好多遍的话回答,因为兴趣是兴趣专业是专业,将梦想变作任务可能扼杀梦想,并且举了江南等例子……但她摇头说:“我希望你能坚持自己的选择,不要给自己留后路。”说完她就跑开了。
 
我一愣,只感觉那个瞬间,好像又很多东西浮现在心头,还没来得及细想,只能远远的说一句:“谢谢你,我很感动!”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听到,但后来自己却又被人缠上签名,然后去讨论会,忙碌起来就忘了感觉。
 
现在想起来,退路?
 
我从来不以为自己是屈从现实而做选择,自以为是最大的特点就是觉得是金子到哪都会发光,专业我是随便自己填的,只要看得上眼,管它热门还是兴趣,学校我是按分数随便选了个远离家乡的985,管爸妈说什么希望自己去湖大中南留在家乡,高中时被老师抓到晚自习写日记,上课看课外书,高考前夕都没变。而今天却有人说,我在为自己找退路?
 
想起那女生说这话的时候,是认真的,也很可爱,像个对哥哥的选择认真说出自己看法的妹妹。
 
忽然觉得有点儿温馨,想起白天,我在雨中看到领队福元对他认识的一高中生说:“你要考个一本!考不考得上?!”那个少年没有打伞,奔跑在雨中,回头用衡山方言大声叫了一句:“考得上!”然后掉头消失在转角,地面飞溅的水花,在空中点点滴滴,天地间一片雨声。
 
每次都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啊。
 
假如有机会,我会对那个女生说:谢谢你,我会努力。放心,我只会将自己推下悬崖,那些专业,学校,都是我达到梦想的垫脚石,绝非退路,请相信我,就像我相信能对我说出这些话的你一定也能走得很远很远。
 
四、我才不刻意让你知道
 
今天很意外,本来应该身处幕后懒散看小说的自己倒是出尽了风头。
 
我们在讨论会和几个被校方挑出来的优秀高中生私聊时,他们一开始都不敢提问,我笑着说趁着老师离开什么都可以问呀,结果居然被女生问到:
 
“学长这么可爱你女朋友知道吗?”
 
“笑,我可没女票。”
 
不过即便有,想来也只能和大多数人一样看到冰山一角吧,可爱是什么?从小到大都有人觉得我可爱,或者不可爱,好相处,或者不好相处,即便亲如父母,有些瞬间都会觉得他们压根不了解自己,何况女票。
 
又或许,是自己从不刻意让他们了解。
 
来星源演讲前,爸妈就很感兴趣,问儿子你要上场吗?去年星源场我是当主持,虽然上场了,也不过是说说串词而已,今年更是幕后的副领队,压根不需要上场,即便如此,爸还是来了现场,他打电话问我在哪,我说不要找我了我和同伴在一起有点事,而他演讲听了不久就走了,没料到后来我会临时上场,而我也没有想通知他兴奋的叫他来看,于是错过。
 
错过就错过吧,在某些人眼中自己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巨人,在某些人眼中自己是一个卑微不起眼的蝼蚁,在父母眼中,继续做那个连行李箱都叠不整齐好像什么都不懂的傻孩子,也无碍。
 
我才懒得刻意要你们看我的日记听我的演讲关注我或者评论点赞呢。
 
爱看不看。
 
日记写了这么多,也困了,
 
另外,我好想明天起来看到一片雪地。
 
那,晚安。
 
2016/2/1
小超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