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 2016 阴  
 
没料到时间是跳着走的,一奔一跳间,就一年了。
 
 
昨天去耒阳正源中学时候,瞬间就想起了去年自己第一次在这儿演讲,想到了弯弯曲曲的走廊,想到了深夜不灭灯的阅读室,想到了那个在大厅里寒风中一个人点着台灯俯首写作业的女孩,想到了将要推开教室门那一瞬间自己心中如同蚂蚁钻心的紧张,还有那一张张脸。
 
去年的学生走了,而今年自己又来。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泰然处之,洋洋洒洒,妙语连珠,不卑不亢,即便没有演讲稿,我也再不是那个在台上有点儿腼腆的大一新生了。
 
 
一年来,自己经历太多,忽然觉得,大学四年,想必真的和两年前那些飘雪的晚自习窗边的少年预料的一样,凤凰浴火,涅槃重生一般,谜一样的感动,在我站在他们晚自习的走廊边,看着对面的灯火通明,远方的璀璨霓虹时升起,像一颗寒风中不减光的星。
 
 
又想起前几天在楚天中学演讲后的那个夜晚,抬头看到层层叠叠的云,皎洁的月光照耀,居然还可以看到七八颗星。《夜空中最亮的星》,我曾经听着这首歌一个人下了晚自习在黑暗的操场跑呀跑,跑呀跑,大汗淋漓。而那时,我没有听歌,漫不经心的走在陌生的街道,耳边伙伴们的乡音,和玩笑,默契和爽朗,上下浮动在冰冷的空气里,看到呼出的水雾,飘远变淡,然后就什么都不见了。
 
 
现在已回家,一边烤火,有点感冒,老是咳嗽,下午睡了很久,醒来就补日记,边上的纸团越来越多,一甩头就感到昏昏沉沉,诶,好久没生病了,“多喝热水,别喝饮料,加件毛衣……”奶奶一如既往的絮絮叨叨,我一边支支吾吾的点头,一边不管不顾裸着手打字。
 
 
总有人问我你怎么不怕冷,从台湾去武汉时,自己穿着好几件夏衣包裹起来的自制“冬衣”,伙伴们问,你不冷么?回到家,家人夸张的叫,穿这么少你不冷么?演讲前,脱下外套,出门时,朋友说,小超外边冷穿衣服再走,而更多的时候,是不会有人问的。
 
 
而我回答这所有的问题都是一句话:“没关系,不冷的。”
 
 
是真的不冷。
 
 
因为经历过太多更冷的时候,高中一个在外求学的时候,从来都不会有事打电话回家,被子少了,晚上冻得脚冰凉冰凉的,就蜷缩成一团保暖,所有寒冬周日别人在被窝时,甚至下着暴雨,我打着的伞都要被吹飞,地上积水好多,还是去坐104路公交到省图书馆,只为了看完那本《平凡的世界》,高三时中午在教室刷题手冷得握笔不住,就跑走廊端着水杯打热水稍微暖手……
 
 
大学后在南京冬天真是冻得不想出宿舍,但那时为了锻炼口才我要坚持每晚对自己的录音,骑车到偏僻的地方拿出手机说好几十分钟话,往往伸出的手都在打颤好吗。印象最深的一次,骑车到学校某处突然下起了瓢泼大雨,哗啦啦的两边的树叶都能被打下,我骑车骑着骑着全身湿透最后眼睛都被雨淋到睁不开,只好停下来推……
 
 
回忆这些也不想说自己如何可怜,只是也没想到这样回头,原来关于寒冷竟然是这样练出来的。
 
 
我高中时和其他的同学一样说藏獒夏天穿冬季校服,冬天穿短袖洗冷水澡,真是装逼。
 
 
现在回过头去,竟然会感到有点共鸣。
 
 
我昨晚站在讲台上指着他们教室前的空调对底下的学弟学妹们说:“你们如今的条件比我可好多了,你看,教室还有空调!”结果他们齐刷刷的叫起来:学长!那只是摆设!!
 
 
哈哈,摆设,摆设好呀,不然怎么叫十年寒窗,不然怎么寒门出贵子。
 
 
有时候,在热血沸腾中,我们忘记了寒冷,忘了难过,甚至忘了疼痛,我们走过一段路,没流泪,哪怕眼泪在当时的温度里都能结冰,这多幸福。
 
 
我想到《秒速五厘米》中那个深夜的车站,等待的人双手放在嘴边哈着热气。
 
 
我想到《情书》中那纷纷扬扬的雪,爷爷背着孙女气喘吁吁的跑,哪怕跌倒埋在雪堆。
 
 
我想到《平凡的世界》里开场那个灰色冬天,衣衫破旧的少年等待所有人离开再去取他的黑面膜。
 
 
冷,是什么?
 
 
很欣慰的是自己和他们一样,也可以不怕冷。
 
 
真好。
 
2016/1/30
小超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