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 2016 阴转雨 南岳 衡山
 
               一,作家已死
 
几天来,在南岳边的一小乡村,宅着打打字看看书,也吃吃零食发发呆,一个人自由自在,饭点家人叫吃饭,饭后继续自己玩,回家大抵如此,也乐得清闲随性。
 
 
不过即便是从早到晚待在同一个地方,做着相似的事,脑海中的想法和纠葛却是变幻莫测闹个没完。明明知道有些事情做了没有意义但还是会忍不住去做,虽然每次看电影总会让我生出一种此时此刻自己应该就算是在演电影一样过好自己真实而浪漫的一生,但还是会有疑惑,就像是一个耐不住寂寞的大傻瓜,或者一个想要抛下所有的亡命赌徒。
 
 
打下这些文字后我就愣住了,不知道自己究竟在说什么,为什么就挨了自己骂。
 
 
然后默默的打开自己的空间日志,往前边翻,看很久很久以前写的长长的文字,高中时,自己就常常在晚自习这样翻日记本吧,此情此景,窗外风声呼啸,有点凉,我看了好久,直到妈妈端了感冒药来才匆忙关掉浏览器。
 
 
小小的情绪酝酿一阵,就平静了,喝过药,回过神,就只有眼前的现实,那些年代久远的罗曼蒂克的日记,那些阿Q般伟大的精神执着,那些歇斯底里的呐喊,年轻的热血歌唱,都变成了白色的天花板,变成了窗外的黑夜,变成了耳鸣,什么都不见了。
 
 
以前觉得“文章一出,作者已死”这话实在可笑,现在想来却只剩苦笑。
 
 
也勉强可以算作是漫不经心的成长吧。
 
 
二,情书
 
 
对了,刚在电脑上看了一部日本电影:《情书》,是一个很柔和温馨的故事呢,我喜欢那些光影交织和大雪纷飞的美感,也喜欢剧情中很多美丽的意外。
 
 
男友登山遇难意外死去,她因为怀恋寄出的信意外被另外一个同名同姓的女生收到,那个女生意外的是她男友的国中同学,而且意外的和她长得很像,于是两人在信件中你来我往的回忆死去的那个男生,勾勒出了逝去的青春朦胧,也解开了一些谜团和两人的心结。
 
 
影片淡淡的美感,就像那个正午的窗帘,轻轻飞舞,阳光洒下的少年。
 
 
每次看这样的电影,都会有点儿惆怅。
 
 
话说回来,我的名字也很普通,从小到大从不少同名同姓的人,几乎每个学校都能遇到,我最初也相当苦恼,但后来,某一天,自己忽然醒悟过来,既然世间那么多的我,那我偏做最独一无二最优秀金字塔顶端的那一个,让所有人想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就一定能想到我,不就挺有意思了咯?
 
 
怎样,相当猖狂吧,这也是我用李小超做网名的间接原因之一,而时间过了N久,自己还是小超一枚,小超神还在天上笑盈盈的看我爬,这路没有一帆风顺哈。
 
 
《情书》里的意外,我有羡慕但懒得嫉妒,生活不是电影咯,但走向还是可以决定的。
 
 
比如,明天我要去耒阳演讲。
 
 
感觉会有不错的惊喜在等我呢。
 
 
那,晚安
 
2016/1/28
小超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