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 2016 晴 室内     
 
这人呀,真是一株草,一岁一枯荣。
 
假前在学校还兴奋得像个斗牛士,拿着书当做红布,英勇的用知识思索朝世界宣战!
 
结果一放假,像蒲公英一样飘来飘去,却没魂归故里,人在心散。
 
书读不多,坐立不动,像个石头,脚下都可以生根了,而且午睡时间变长,人依旧恹恹欲睡,天天七点多被起床,还心不甘情不愿,然假前我甚至有晨跑的惊天大计划,如今只能搁浅。
 
万般感慨,最后幻化成一种莫名的衰颓之感,幽灵一样盘旋,秃鹫一般虎视眈眈,傍晚乌鸦啼叫般不详。
 
嘎嘎嘎,你听,它们又在叫了。
 
我甩甩胳膊,都可以感觉到关节的声响,腐化的嘎吱声,又像是年久失修的木门,简直感觉自己就要融到凳子上然后站不起来了,想象一下那种场景,屁股上粘着个凳子,人像尊雕像,思想被藤蔓爬满变成远古遗迹,生锈的齿轮偶尔发出沙哑的噪声……
 
这感觉,不能多想。
 
扑哧,你说屁股上有个凳子最好了?
出门都可以随便坐下,火车只要买站票,排队都可以惬意的坐下,
好吧,我只想问一个问题,上厕所怎么办?
脑洞太大了,暂时需要放松缓缓,
 
总想让自己变成一只鸟,结果变成了一棵腐朽的树。
顿时感到了
南辕北辙
的凄凉
 
日记都没什么好写了,你看,一整天都待在房间里,一整天就做些可有可无的事情,吃吃零食,没有思考的浏览点信息,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如果有朝一日自己变成这样平凡还不自知,那就是泯然众人的前兆咯。幸在,自己有日记的习惯,随手一算,就知有难,从此可改变思维,破而后立,求变而生。
 
呐,这样知道写作的另外一个用处了吧?反省鼓励和算命。
 
当没有什么可以写的时候,手指放在键盘上,胡乱的敲击一些字节,你的潜意思会拖着你的衣领,将你扔到镜子前,然后你猛然抬头,发现镜子里的自己灰头土脸,乌头垢面,于是顿时惊醒。
 
而反观其他人,丑相已露还不自知,睡吃睡吃睡吃,
 
帕斯卡尔说人是一株会思考的苇草,虽然渺小,但因为思考,所以拥有整个宇宙。
 
那,丢了思考,散了灵魂的,还是苇草吗?
 
我想呀想,最终笑了,
他们还是呀,
人是苇草,苇草会生长,思考交给我这种随性的闲人就好,
苇草繁盛了,自己也更安全更能自由随意的疯长,
 
没有谁天生就有自己的使命吧,
 
奶奶说:
就你每次回来那么忙,待不了几天又要去演讲
暑假又去比赛又去支教的,他们又没有钱给你,
你看谁谁家的孩子,大学生回来没有一点事
天天呆在家里睡觉玩
 
扑哧,说实话,我呆在家里久了,也可能就变成睡觉玩了
所以才迫不及待的去做一些事情
哪怕倒贴时间和精力也好
 
苇草呀苇草
我不喜欢随风摇摆的苇草
我喜欢思考后将自己拦腰截断随风飞走的苇草
多轻盈自由
那样的话
痛一下
苦一时
又算得了什么呀
 
你看,腐朽的根,流动的水,闭眼的夜里,滑稽的脸,深邃的笑
它们都想看我能飞多远。
 
2016/1/27
小超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