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26日 2016年 阴
 
 
  手一没握住,里面的时间就坠落在地,咔擦一声,碎成沙子,捡都捡不起。
 
 
  回家两天,宛若过了好多年,没敲打日记,空白了一片空间,天色渐晚,好歹来延续一下自己的故事,或许很久之后,没人会想起我,但,这就是在书写历史,即便可能被人遗忘。
 
 
  飞机火车高铁客运……再长的路,我们也是在铁盒子里颠簸度过,已无所谓远近,五天前飞到武汉,前天一整天的火车,回到家。
 
 
  这是我第一次坐卧铺的火车,从前一直都是坐票,或者站票,还能清楚的记起高中时坐在火车车门的情形,那时的自己呆呆的望着天,看电线上下飞舞成无声苍穹演奏的五线谱……
 
 
  而前天躺在中铺,午后的阳光从火车窗直直的照到我眼睛,倦倦的,但又不想睡,我固执的戴耳机听音乐,固执的扭过头去看夺目的太阳。
 
 
  咔擦咔擦,车轮转动,嘟嘟的汽笛,窗外广阔的田野和乡村,炊烟人家,河流波光。
 
 
  有回家的味道。
 
 
  火车在衡阳停,靠着地图,找到公交,去车站,买票,乘上去衡山的车。
 
 
  那些一下车就蜂拥而至的摩的司机,在车站热切招手找人住店的商贩,衣粘灰尘脚步大开大合的旅人,拉着小孩左右顾盼的家长。
 
 
  简陋,熟悉,乡音,嘈杂,亲切……无数感觉汇聚在一起,久违了。
 
 
  在中心汽车站买票时,前边一个小伙子对售票员说:去衡山。售票员瞥了他一眼,问:是去玩还是回家。他一愣:去玩。售票员甩给了他一张去南岳的票。我在旁边没来由的一笑,轮到我时,直接用衡山话说了一句:去衡山县。售票员立马给了我一张衡山的票。
 
 
  没错,这就是我的家乡。
 
 
  在车上时,司机说,现在国道容易堵车,要不走高速吧?每个人再交5元。一大妈不乐意了:走什么高速,还要另外交钱,不走不走!司机就拿起手机:喂!是呀,我这一个乘客不肯走高速,什么?国道堵车?堵车那就没办法了,她不肯我就只能慢慢堵了呗!其他乘客纷纷说话了:那走国道吧,交钱就交钱好了,大不了我们帮她付了。
 
 
  笑,这底层的智慧,大众的趋向,真是异常的熟悉。
 
 
  没兴趣去研究堵车是真是假,我交钱后躺在座位上,看傍晚昏暗的衡阳,密密麻麻的楼房,街道,人群,灯光,施工工地,还有商厦,杂乱与整洁交相辉映,一直都是这样呢。
 
 
  回到家,家人已经弄好饭,等着了,香喷喷的,有点暖心。
 
 
  但由于之前答应了祥子次日晚上在衡东楚天中学的演讲,时间紧迫,我感到压力山大,但家人实在热情难却,只好次日七点再起来赶稿子写提纲,可上午又被妈叫出买衣服了……
 
 
  中午回来时真是超级困,但强撑着在电脑前把大概提纲写了,然后对着摄像机开始练习,一遍就是半小时,第二遍的时候说着说着差点睡着了,眼看没有精力准备,我直挺挺倒在床上午睡。
 
 
  闹钟定在十分钟后。
 
 
  醒来时还是困,但内心蛮紧张,三点我就准备出发去衡东县,这仅存的一个小时说什么也要充分利用,我一边对着电脑录像一边模拟演讲,然后,然后,然后说道一半发现屏幕里的自己眼睛都快合上了,一走神就忘了讲到哪里,噗,果然状态不佳就是该睡觉啊,这两天实在是睡眠不足了。
 
 
  最终我将电脑关上,大大咧咧的安慰自己一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车到山前必有路嘛!
 
 
  然后连包都懒得背就直接出发了。
 
 
  车到衡东汽车站时,祥子他们坐公交来接我了,祥子,思琦,吴凡学长,以及一个不认识的女生,感到受宠若惊,同时又很开心的打过招呼,嘻嘻哈哈的上公交,前往楚天中学。
 
 
  公交上,他们说,为了不耽误学生的晚自习,五点半就开始演讲吧。
 
 
  五点半?我看了看时间,噗,差点一口血喷出来,现在就五点多了好吗,说好的晚上呢?
 
 
  果然,公交一到学校,就要开始演讲了。
 
 
  在操场和其他七八个不认识的伙伴见了面,祥子和思琦很热心的为我介绍他们,不过,他们好像都早知道我了,直接将我带到演讲的空教室,然后就有人去叫学生,说真的,这等得真是煎熬。
 
 
  陆陆续续的学生们到场,然后坐满了整个教室,据说在我来之前他们就做了好多宣传说今天来学长多么多么厉害,然后然后我一上台,底下的中学生学弟学妹们叫李小超李小超时,我真是心里一万只羊驼奔走好吗?
 
 
  不是没有在大场面演讲过,去年在操场底下一个学校的人都一样说,可,可这入场实在太浮夸了好吗?说实话,我还是喜欢那种安安静静的登场,然后深入人心的演讲结束,热闹登场黯然离场那简直是不敢想。
 
 
  还好这次演讲没有黯然离场,虽然说之前准备的提纲全没用,但即兴发挥也有不少可以说的,毕竟在台湾很多个晚上,图书馆闭馆后就在操场跑圈,顺便用手机录音做即兴演讲,其实说话的风格和内容,都是有积累的素材在,所以也不大费劲。
 
 
  虽然反响不错,但我其实对自己是有点失望的,首先台风,这次演讲的肢体动作依旧很无力,果然是因为平日里训练播音有余而表达不足,其次内容零散,没有凝聚成一把剑深深的划开听者的心门。
 
 
  而去年的演讲《送给高三,关于热爱》,虽然台风也不好,但内容却真真切切的实在而凝聚,感动自己也感动他人,这种演讲才是我觉得有意义而且真正能影响人的发声。
 
 
  我开始考虑,今年接下来的几场演讲,稍微修改一下去年的演讲稿,继续分享信念和热爱。这并不是炒冷饭,而是一场延续和继承,即便只有一点进步,我也想要将自己最想分享的东西分享。会很有感觉的,就像一场生生不息循环往复的梦。
 
 
  是呀,忽然想起来,时光荏苒,去年在我空间留言的人,他们也已经走了很远。
 
 
  明年呢?谁又知道。
 
回家的路,今年第一场演讲 | 日记
回家的路,今年第一场演讲 | 日记
回家的路,今年第一场演讲 | 日记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