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要有光,于是小超神便赐予了我光,今天的太阳比以往的还要美,和我昨日阴雨连绵中期待的一样,放晴后的天空蓝的像是一块宝石,在宿舍一醒来,我就坐在床头看着百叶窗外的明媚发呆。
 .
昨晚和狗狗杰还有朱海聊天聊到了凌晨两三点,我们谈得很深入,也很愉快,的确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世界,所以在沟通中和另外的世界擦肩而过其实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不过人与人之间是有差异的,所以在很多情况下对待事情的看法并不全然相同,要是我还是中学时那种自以为是的性格,想必聊人生观价值观的时候一定会弄得不欢而散吧。现在的聊天却还好,其实从这个方面来说,我变得圆滑很多了。
   .
才七点多,看到室友们已经醒来在做最后的整理了,今天是在这个宿舍的最后日子,接着该走的人就要离去,而机票稍晚的人也该搬宿舍走了,说实话我是一个非常讨厌麻烦的人,真想就待在这儿一动不动,好矛盾,我既想要环游世界像三毛或者吉普赛人一样四海为家,但又讨厌漂泊不定的迁徙麻烦,所以这是不是意味着在很多情况下自己就只是一个卑鄙的光说不做的梦想家,因为现实总不可能一直如我所愿,今天也是这样,我不得不搬走。
 .
在床上坐了好久好久,我用手机放着音乐,脑袋清空了都不知有什么好想的,但还是觉得很困、很困,毕竟只睡了四个小时,自己的脚冻得冰凉的,即便是台湾,现在也算是冬天了,半夜还是会凉的,看来我的那床薄薄的被子还是不够用呢,不过一切都快结束了,现在才醒悟过来是不是晚了点,冻都冻了,苦都苦了,刚来台湾的时候还是盛夏,连风扇都没有买,半夜热出一身汗,这也都忍了,这样想起来,自己真是挺能经得起煎熬的。
 .
不久,宿舍就开始放广播,通知离宿了,这里很快就会断水断电,于是我下床,收拾东西,分了好几次,像蚂蚁搬家一样将我们的东西搬到另外一栋楼的临时宿舍,我很不喜欢搬东西,行李一重,就哪儿都不想去,是不是很懒?
   .
我小时候最喜欢的就是两手空空的到一个地方奔奔跳跳的玩,在操场翻跟斗呀,在单双杠上爬来爬去的摆帅啦,谁愿意痛快的攀岩时还背着一个大包,谁愿意游山玩水还拖着累赘,可惜世间之事十之八九都有负担,这也不是自己想逃就能逃掉的。
 .
忽然想起某某赞,人家说休学就休学,将书包累赘一扔就可以肆无忌惮的上路,自己每次都很纠结,什么决定都像是在打一场很艰辛的战役,而且还总在考虑家长的反应,这种时候就真的想要经济独立,因为毕竟不会太多愧疚和顾忌,为人子女老在啃老,怎么都是心虚的,下期即便再勉强自己也要去投稿纸质刊物了,傲气才华不能当饭吃不?妥协和智慧,再有忙里偷闲的自由创造,同样可以有绝佳的艺术创新,还是挺自信的,那就这样说好了哦。
 .
搬好宿舍后,送狗狗杰坐上去火车站的计程车,我再和朱海去吃早餐,晃晃悠悠的已经十点多了,早餐后却发现无处可去,图书馆闭馆了,宿舍还在整理,我们最终在云梦湖边上的木椅上躺了下来。
 .
他很快就睡着了,手机放在木桌上,音乐单曲循环着,还打起了鼾。而我躺在木椅上,看着天,视线里有一丛树冠,明晃晃的阳光从中照到我全身,刚开始是温暖,慢慢的就感到有点儿燥热了,我看到树叶在摇摆,但躺着的自己却没有感到一丝风,黑漆漆的树影,在明亮的天空中,活像一幅水墨画,再加上身边的流水声,音乐声,忽视他的鼾声,这一刻还是挺美好的,足够让我忍受一点点的燥热。
 .
真是发呆了好久好久啊。
 .
   我想到千里之外的某些人还在考试周忙碌紧张,自己却优哉游哉的躺在湖边木椅上晒太阳,顿时感觉自己就像是提前退休,安享晚年了一般。
 .
扭过头,一男一女两孩子在湖边的一个盒子投了硬币,扭动开关,然后从哪个黑乎乎的洞口掉出两包东西,他们拿着那两包东西兴高采烈的到湖边喂鱼了,我睁大了眼睛,都来这半年了,直到今天才知道那个盒子原来是投币买鱼饲料的,自己也孤陋寡闻得有点好笑。
 
水里的鱼开心的转着圈,时不时溅起水声,啪啦啪啦的,在湖的对岸,有白色和黄色的小花,另外还有小小的蝴蝶飞来飞去,也是白色的,就像是白花成了精,此时的景色就是你在电影里看到的一种小清新的感觉,素雅又有生趣。
 .
我还看到一只绿蓝条纹的小鸟从水面掠过,嗖的一声在水里叼了一只小鱼,停在岸边的树枝上不停的甩脑袋,好好玩的样子。
 .
坐起身来,日光就照不到全身了,这样倒是凉快许多,还有微风吹过,水面波光粼粼,我拿kindle看起书来,时间就一分一秒的过去,日光下kindle的屏幕看上去就有种古朴而清晰的美感,真是大爱……
 .
不久后朱海醒来了,他问我几点,我告诉他下午一点多了,他很惊讶,说居然才过了这么点时间,他还以为自己睡了四五个小时。还真是幸福啊,我笑道,因为在阳光下睡去,在满足中醒来,还发现自己耗时不长,这应该也算是生活意外的馈赠了。
 .
接着我们用手机一边放音乐一边在湖边唱歌。
 .
说实话,无论什么时候,唱歌真的都挺开心的,我喜欢音乐,就像我喜欢写作,也尝试绘画一样,我们唱着唱着就觉得这个世界真的好神奇,人类真是伟大的生命,对面学生活动中心那奇形怪状的建筑,我们唱的歌那美丽的旋律……这些都是人做出来的呢,真的真的很了不起。
 .
我从高中起就广泛的看科幻小说,经常看到的人类威胁论,很有意思的是,绝大多数人都最喜欢以一种悲戚的受害者形象说,人类是这个世界上被可鄙、最卑微、最邪恶、狡猾、奸诈、肮脏的生物……即便在现实中,你跑大街上拿着话筒去问周围的人,他们也会笑着说,那应该是人类吧?
 .
妄自菲薄还真是人们最习惯干的一件事,我无意否认人类造成的某些环境问题或者说为利益的猎杀,但实际上如果是豺狼虎豹什么的处于人类现在的位置,私以为,它们为了自己的利益能够做出来你觉得伤天害理的事情会更多,生命的本能就趋利避害,永不止息的生存发展进化,我们可以改劣性,可以制定道德标准,但真的应该为自己生而为人感到庆幸与光荣。
 .
呀,一不小心日记扯远这么多了。
 .
接着就是午饭咯,之后就到了新的宿舍,我们不是舍友了,我的临时新舍友是一个台湾的学生,是很热情也很好打交道的人呢!他一见面就说:“小弟这里有土司和烤箱,你要吃吗?对了还有蜂蜜。”“小弟大二机械系。”“小弟是台湾人。”“小弟对政治没兴趣。”“小弟很想去大陆玩。”……
 .
这同学老自称小弟长小弟短的,默认我是大哥说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
他一下午都在桌前,用刀子打磨一根铁棍,说是要做扇子,桌上还有从工厂中偷来的零件,和废弃的木头,然后指着那些工具对我一个个讲解:这个是小弟用来做转轴的,将木块钻孔后,穿过,铁丝固定,然后……此处省略若干字。
 .
啧啧,同样是大二的学生,人家就凭兴趣在琢磨这些东西,大陆的我们就大都只会对着书查资料做老师布置的任务,虽然自己成绩以及某些见识在他们面前有点优越感,但这时真的蛮佩服。
 .
晚上我们看了宫崎骏的《风之谷》,虽然之前有看过,但还是挺喜欢的,不过,不过,我总觉得自己心态老了,因为居然会觉得很多桥段假假的,比如说王虫能听懂人话,比如说娜乌西卡老是可以躲过所有子弹,人们那么难以置信的善良……我这老大人的心态真该批判,好想返老还童到看宫崎骏会落泪的年纪。
   .
日记写到这里也就该结束了,字写太多,人就累了,人一累再写字,字就累了,字累了,你再去读,你就累了,你累了,就不看日记了,那后边就没有用了,所以,嗯,你懂的。
 .
今天大就这样,我想早点睡,如果,如果不下雨,明早去跑个晨跑应该会挺不错,哦对了,还有一点忘说了,没有电脑网络的日子真有点不习惯呢。
 .
睡吧,好梦,还好看书和做梦都不需要云端。
.
2016/1/16
小超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