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 2016 晴天,放假,心情:好转复杂
                                             
                                                               现实永远是粗糙的,远看却永远是美好的
今天是一个结束的日子,我来到台湾,来到云科,这一个学期就这样画上了最后的句号,只等着日子一到,就乘车北上,乘机回大陆,跨越很长的距离,再回到二十年以来熟悉的生活。
 
看到有交换生在网上发帖说,这个故事的首尾,连起来看,就像是在做梦。
 
做梦是吗?或许吧,只是逝去的都多了种奇怪的感概,而活在故事中的人却只有真实的生活,我不否定自己有喜欢这儿的某些地方,但我也更加肯定自己无数次怀恋过去,这种心情你能够理解吧应该?
 
现实永远是粗糙的,远看却永远是美好的,这时候我才会觉得那些年长的人获得很大的成就,特别是艺术,创造,写作等方面的人,终究是站在时光彼岸,所以回过头的时候,才会看到那么多幻想的美,于是构建出我们都没能察觉到的幸福。
 
宫崎骏也是一样的吧?我从视频中看到他的房间外同样是灰白的天,密密麻麻的电线,还有拥挤的屋顶,那时候我很惊讶,为什么想象力会如此生动的将腐朽化作神奇?现在慢慢懂了,有的东西是急不来。
 
但是,世上最可悲的事情却又有一个:想要的时候没有得到,等到得到时却不感到开心了。
 
我现在听的一首歌是毛阿敏的《相思》,听起的时候,我感到非常怀恋,耳熟,但却怎么都想不起,看网易云音乐下的评论时才知道这是《西游记后传》的片尾曲,那时候自己才几年级的样子,但听到这片尾曲就想到白莲和灵儿的故事,居然感到能把我感动哭,现在却怎么都找不到那种感觉了。
 
那时如果有个mp3能播放这些歌就感到幸福不得了,待在房间不停的放歌就能好半天,现在的手机里,要什么歌大都能找到,随便就能听,却找不到听的感觉,很多人都喜欢说某首歌给了自己怎样的感觉,但大多数时间,穿越时间后的音乐,更多的给自己的只剩了怀恋,怀旧是一种情感,但不是所有。
这个世界真狠心。
 
没有爱情的时候憧憬爱情,有了的时候怀恋自由。
 
没有自由时间的时候渴望,有了的时候迷茫。
 
没人关注的时候想要有人关注,有了的时候渴望更多人,反而不自由。
 
这近乎无解的议题,也不知道自己在这里纠结些什么,又或者只是因为这种音乐给了我一种哀伤的感觉,闭眼仔细一想,就是记忆里屏幕上,那个白色女子回头寻觅呼唤,满眼泪水的风中身影。
 
那时候,自己有喜欢过这个女子吧,虽然只是另外一种喜欢。
 
日记呀日记,你总是把我逼出一个角落,看到洞穴深处被忘掉的东西,我好想念,却捞不起,思想和情绪上的困顿,是使不上劲的做功,是没有翅膀的飞翔,一种无力弥漫过来,只让人多愁善感得脆弱罢。
 
不计较得失和宠辱,也不管文笔,透视内心的东西还是这样难得,想得一多,就考虑成功利了。
 
一曲终了,又单曲循环再来,我从前都是不屑单曲的,审美疲劳会让人因爱生恨,但今天,听这首歌,越听越觉得自己离那个深渊里的星近了一点,虽然还是捞不着,但能够近一点看清,就觉得满足,这,是不是就像有些人喜欢另一人时的表现?
 
那,我却又是喜欢上过去那个单纯容易感动的孩子了。
 
困了,本来还有很多事情想说的,但是,我,我说不出话了的样子,现在已经不是1月14日,而是1月15日的凌晨,日子转一个圈容易到你我都没有发觉,也罢,今晚就不眠陪你多说一点。
 
日记也只有这样写才有点意思,虽然在别人眼里,只是无聊的东西,但你知道,这样的写作,最有温度,没有多少歇斯底里,才最贴近心灵,偏激终究不是生命常态,热血还是没有冷的稳定,淡淡的暖,好过热情似火,我,想得多了,自然而然的就清楚更多了,对吧?你一定也这样想。
 
今天傍晚五点的时候我在图书馆外的台阶旁等了好久,鸽子从天上飞过一圈又一圈,它们翅膀蒲扇的声音在耳边一次次响起,但却还是没能等到钟声,不知道哪个铃铛什么时候起不响了,不知不觉有的事情就成了最后一次,但实际上,又有多少最后一次呢?数不胜数了罢,从上周的最后一节课,最后一次出游,最后一次在台湾和朋友聚餐,最后一次……这样举例甚至可以延伸到和某人的一次擦肩而过,就成了最后一次见面,而这种事情在我们的生命里再平常不过,很久以前我很习惯于感慨这些,中学总是为了一些过客,悲古伤今,每一次结束都要大片文字告别岁月,现在也差不多。
 
你看,人真是脆弱的生命,都喜欢幻想自己过去的生存来获得满足。
 
更多的人只顾朝夕和未来,不念旧,我们又会觉得这种人没有感情,而且的确,总感觉他们少了点什么,至少他们就永远不会像我一样花这么多时间在写这样的日记上。
 
功利好吗?世故好吗?我以后真不想再讨论这样的问题,朋友,生活就是生活,我可以世故可以功利,但我也要怀恋和理想,虽然说得富丽堂皇,但真实不是一本教科书,现行的社会和我们面前的表象,也只是人类历史社会进程中很偶然才出现的形态罢了。
 
一旦想清楚这些,脑袋里就空了,既然如此,那我还要做什么?
 
写日记还要写什么?
 
就像是《三体》中智子摧毁了人们的科学信念,我明知自己已经陷入一个圈,却又无可奈何,只能在有限的空间里尽力的触碰屏障。
 
有些问题现在自己没有找到答案,但将来能找到,对吧?
 
我是多么希望能看到你点头啊。
 
可现在的自己只能够自嘲一笑了,日记留下的那么多,以后你能看到这吗?
 
有个人活在文字里,他就只活在这段文字里,时间过去,他就不是自己了,所以,你再找到物是人非,那也没有意义。
 
人说:作品出来作家死去,也是如此吧。
 
我累了,困了,睡了,晚安。
 
2016/1/14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