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个体育课,去商店的路上,碰到大汗淋漓的他,
他看到我眼睛一亮:“我买瓶饮料,没带卡,可以借我一下吗?我给你现金。”
我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说:“不可以。”
他一愣,还以为我在开玩笑,笑着又纠缠起来,说不给就不准走。
我没有笑,冷冷的重复:“不可以。”
他的笑容凝固了:“为什么?”
我很认真的回答:“因为讨厌你。”
他僵硬的松开手:“哦,我知道了。”
以上对话真实发生在我的高二。
故事的主角是我和一个同学,叫他藏獒好了,这是他的外号。
那是一个凄凉的盛夏,上学期末的高二文理分班考试,我失手了,从天之骄子的重点班坠了下来,新学期开始的那段日子里,面对着陌生的同学,陌生的班级,第一天自我介绍的时候,我就站在台上毫不掩饰的说,来到这个班自己感到很耻辱,每次回忆起这件事由内而生的悄然惆怅都让我心凉。
那段难忘的低谷里,我冷冷的,带着倔强,埋头刷题,置死地而后生,当了个副班长和物理课代表,之后连续两次月考班上第一,年级排名也超过了很多重点班的老同学,这个班的大多数人也开始对我刮目相看,同时也就有一些我觉得无聊而且很烦的人的出现在我身边。
藏獒算一个。
他喜欢有事没事纠缠过来,烦人的开些很没有意思的玩笑,在我看来,那种玩笑,是单方面的居高临下,显得相当嘲弄,而且相当烦。
比如说,下课的时候在我做题时冒到我面前捣乱,走过走廊的时候拦住我不让过,又或者嬉皮笑脸的纠缠,我真不想和他闹,一开始只觉得纳闷,我又不是女生,你TM逗我什么意思,但出于礼貌,也时不时开朗的回应一下,到后来,烦透都懒得理他了,看到他比看到老师还不爽,甚至刻意避开。
我即使再怎样宽容,也排斥被人当做玩具一样耍弄好吗?
我很讨厌他,那时我可没有什么耐性,日子久了,我的那种讨厌,就变成了当面冷着脸阐明的讨厌,真真切切的讨厌。
于是便有了文中开头的那一幕。
拒绝借卡后,我们擦肩而过,他头也不回的离开,看着他远去的背影,第一次我觉得自己做得有点过了。
“讨厌”这两个字,这样直白的不加修饰和缓冲的直接当面说出来,真的好吗?
现在回想起那个戏剧化的瞬间,我看到他松手时的眼神,深邃沉静,没有一丁点玩世不恭,也没有一点儿平日的嬉皮赖脸,就像是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又仿佛看到了另外一个人在他的躯体上睁开了双眼。
后来,慢慢懂了
一次在教室走廊上,一个隔壁的同学路过去厕所,他冲上去就嬉闹着不让对方离开,好像很熟的样子,但是对方显然很不爽,摆脱不了,时间就这样一点点耗掉,还半真半假的打了一架,他显然占着上风,一下子将对方撂倒,一会儿又不轻不重在对方脸上打一下,应该不痛,但是作为旁观者,我真觉得那个被他纠缠的同学好可怜,就像一个木偶,被线缠住,挣脱不得,没有一点儿尊严被摆弄。
许久以后偶然藏獒提起自己和当初隔壁年级第一那个同学怎样怎样熟,一脸骄傲,想起之前看到的那个场景,顿时恍然大悟:年轻的我们,带着狐假虎威的笑容,想靠着一些强加而来的关系让自己变得强大,因为害怕和软弱,所以更加迫切的渴望,又或许是一种幼稚的向优秀靠拢的心情,谁又说的清呢?
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我明明白白说出了讨厌二字。从那次事件以后,我们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说话,他再没来烦我,两人相遇都很严肃,我也乐得清闲。
这就是“讨厌”二字认真起来的力量吗?
再后来,机缘巧合,一节信息课上机,恰好坐在一起,他在玩dota,
“我也算一个吧。”百无聊赖的我随口一提。
于是U盘递过来,开始征战冰封王座。
他是斧王,一个坚毅的蛮荒战士,是游戏中百来名英雄中最硬朗的一个,因为他永远只能是冲到人海中去,一个嘲讽对方全攻击他的技能,搭配一个被打时会呼啦啦转圈砍人的技能,显得他就是一只总在受伤但是又很难打死的小强,别人看到他都懒得去打。
而我是卡尔,一个传奇的魔法师,是全dota中最帅技能最多的飘逸男神,一身白袍,金色长发,三颗元素球在头上漂浮,我可以在扔火球,可以召唤飓风,火人,雷暴,可以变成冷风隐身,还有炮台一样的DPS,随手一挥可以竖起一道冰墙……只要操作切换流畅,就很逆天,但唯一的问题,就是红颜薄命树大招风,所有的人看到我都只会想马上把我干掉。
搭配合作虐电脑,是没有悬念的战斗,却由于是队友,而产生了一些可圈可点的谈资,下课回教室的路上,一直在聊,聊刚才的游戏,战术,不知不觉间就熟络了起来,
后来,放假时不时一起开黑,那是奋斗高中的间隙,我们偶尔会将心放得很远很远,走过许多黑夜街头,每次结束征战时藏獒的嘴巴是停不住的,特别兴奋的说起刚才的阵容和战术,骂着那些不太会玩的人,总结经验。
而我大多数时候只是淡淡的走着偶尔回应几句,但是抬头,看到陌生的黑夜,想起自己的一些誓言,再回想那些在窗边霓虹泡面dota的时间,不禁有点儿心不在焉,有点自责。
通常到了校门口,藏獒还不会有住嘴的打算,
“游戏完了就结束了,当时开心就好,为什么还要说那么多?”我不解的问。
他回答:“不好好总结怎么能有进步呀。”
然后我一愣。
似乎,有些固执自己不理解,一直以来,我都是娱乐着游戏,今朝有酒今朝醉,开心就好,玩得好坏又如何,为什么要纠结,会什么要仔细思考,讨论争执,这些东西有什么用?
可是有时候他的认真,显得我好可鄙。
再后来,我们的对话,慢慢的多了,逐渐超越了游戏,从游戏式的生活探索,带他到省图办借书证,到一起在除夕夜打电话约定高三不打dota,在操场上跑步,说起假期,说起未来,他也给我看他写的那篇《悬崖上的航海家》,说起自己不甘平凡的梦想。
不知不觉,都毕业了,大学里,前些日子我们约好每周一期读书录音分享,当听到藏獒那带着磁性动听到如同播音员的声音时,不禁惘然。
开始我还以为他只是个无聊打岔的小混混,现在他在北京的高校里,都变得让人讨厌不起来了。
而这一切的变化都从那段不愉快的对话开始。
从那一句“我讨厌你”开始。
后记
    那么久之后,我看到好多人和当初的我一样对某人不开心,虽然背后已经厌恶到愤怒了,但他们表面仍旧在忍,都以为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
    有人因为室友晚上很晚睡还抽烟弄得自己睡不着而失眠抓狂,在朋友圈里放声大骂,某某某这贱人如何如何,却不敢当面认真严肃的说一句:我讨厌你这样,不要再这样做了!
    有人因为别人向自己请求,心里不情愿又不好意思拒绝,做得心力憔悴或者婉言找好多借口温润的拒绝之后再跑网上歇斯底里的发文:你们这些low人凭什么请我帮忙?!
    而这种文章和动态偏偏还总是应者无数,情绪的歇斯底里宣泄,不知道最后得到了什么。
    都习惯在人前装出一副谦谦君子,不敢认真的说话拒绝,不敢当面认真的说出自己的厌恶,背后做一些自以为真性情而实际上无用也无品的无聊事。
    真的有那么难开口吗?
    其实每个人都是有很多个自我,再逗逼再放浪不羁的人,也有自己安静而坚守的原则和底线,你的容忍只会让对方不明白而继续惯性,你的厌恶不说出口只是你心口一人的雾霾,而说出了,最好他能改,两人不打不相识,最差也不过两人疏远,这正好合你意。
    所以,别再在背后指指点点了,你行你就上啊。
    “喜欢”你敢说出口,“讨厌”就不敢了吗?说讨厌就一定要是撕逼吗?
    三思而后行吧。
    一切改变,从那句认真说出的“我讨厌你”开始。
    2015/1/11
    小超
    台湾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