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写一篇日记,贴一张照片,写一篇日思,即便其他什么都没有做我也能心满意足幸福的合上眼,文字呀文字,会是我心栖息的地方,所以,怎能放下?可爱的过往,童年的味道,我知道你们想我回来,回那个偌大的王国,天空蜻蜓飞,地上虫儿追,动画城的音乐,笑语,守在电视前,雨夜追逐中,溅起水花里……这些让我魂牵梦绕的过去,其实本可以留在文字里,永远都不变,但因为没有记录所以最后都跑远。
 
        从来都不是因为过去太美好而回忆,而是美好总被渲染成过去,失去的才懂珍惜,今天的都弃若草芥。
 
       日记又应该是怎样的重量才能承担这般重任呢?日思又怎样用零碎的思考拼织出一个有血有肉的人生?不会有人给我经验,前者或许有一大堆人,后者却只我一人,我是先驱,是勇者,是开拓新世界的英雄,所以一直相信,未来的自己能成为今天的骄傲,能出名,能做到很多光荣的事情……
 
       可是张爱玲说:出名要趁早。
 
       好一个出名要趁早,不过说真的,我也想趁早出名,虽然知道自己积累很久后才会有更多的底蕴,但无奈就像孩童时想要有两块钱,那时候有了就可以欢天喜地幸福得去路边买吃的,而现在,随手拿出好几十买水果,在黑暗中嚼着,却反而有点厌倦,现在出名我可以拥有的是热情高涨,是青春无悔的嚣张和经济自由,但老了的话,名誉又有什么用呢?那时候只怕自己呆在家里还会很厌倦有人上门拿着摄像机来采访吧。
 
       我讨厌这种感觉,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骄纵的有恃无恐。
 
        却又没有办法改变,可惜,花落残红,不是每人都生而韩寒,落地郭少,月亮在某些人看来圆的像凝固水滴纯粹情怀,然在有些人的角度,却只能是晦暗遥远的光斑雾霾,总觉剑光袭来铁骨铿锵才是男儿少年,但从生至死铁旗烂尽都不闻一声呐喊者也众,又何来胸口骄傲血落刀疤?
 
        拿笔就像变剑士,侠客一袭黑衣雨中站,挥笔就挥剑,刀光一闪,树草皆断,既想远走天涯战沙场,怎能畏惧练习的苦,矛盾呀矛盾,日记也要杀个锐利血口吗?但不磨不成器,不练不做钢,时而却只能如此,但行云流水不拘格调也不是常理可测!格式变换文风随意光华流转,才引人入境,自由轻盈飘然于上,再刻真实轮转才不会被人难看。此等牵强附会,不免被人耻笑,但笑过后,久了,他们回头会发现,雨丝已被拦腰截断,天空已是骀荡长虹。
 
       所以我的写作,就这样吧,我的日记,就这样吧,每一段都可以有自己的特色,白话,诗意,武侠,激昂,这是自留地的发挥,这是淋漓尽致的自由歌唱,再没恶心的拒稿官,再没恶俗的审美品位,再不担心无人喝彩,掌声,评论,这些都是道场外菜市场才有的吆喝,真勇士不在乎,他有他的意志,强者的尊严,他能嬉皮笑脸信手拈来的站在尘世,但也要能幕后坚守自我的天堂。
 
        慢慢来吧。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