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篇文章要怎么写下去呢?
 
        记得很久以前,动手写字的时候,握着一只铅笔,端端正正的坐在桌前,在格子的作文本上歪歪扭扭一笔一划,手有点颤抖,但是随笔就写了一大页,如同水到渠成,或者像是吃了菠菜的大力水手一般毫不费劲。想到一出是一出,写了一句是一句,管它什么前后呼应,管它什么结构脉络,就像一棵在雪地里疯长的梅花,枝干四面八方,只管豁然的生长,傲然于一片冰雪之间,而无视风霜。
 
        而现在的写作,却如同一只困在笼中的小兽,妄想着上天入地,不断咆哮,也不断挣扎,却总感觉冲不破那层牢笼,哪怕冲撞得伤痕累累,地动山摇,哪怕写下了尸山血海落日长虹,也还是一场朦胧如烟的纸上幻影。想写天下大事,却又未能创出新意和全面,想无拘无束行云流水,却又想那脉络结构读者心情。
 
        看着日出日落,云卷云舒。
 
        却没有多余的心情来写故事,没有恰当的情怀来写心情,总感觉少了一点什么,却又想不透是哪里少了东西,明明有每天坚持的练笔,明明有很大的阅读量从来不断,明明很多时候满脑子的奇思妙想,明明……
 
        明明还有那么多明明的。
 
        看完《追风筝的人》后看《群山回响》,总被其中那种身临其境的感觉震撼,坐在台阶上发呆,怎么都觉得这些描写很简单,甚至都不用学,但那些文字的组合搭配却能有如此的魅力,画出了世界上最精致的水彩都无法企及的世界,画出了真实和温度,画出了心跳和共鸣。
 
        弄得我都不好意思执笔说自己是写作的人了,言之有物和言之无物之间的那层膜,一不小心就会被戳掉,然后就掉下了一个陷阱,黑乎乎的,没有底的深渊。
 
        一掉下去,自己拿笔都不知道在写些什么,或者说,没有理由的奔跑,却不知道目的地在何方。
 
        有时候会想写诗,用灵动华丽的言语堆积,空格回车,来点心情,有时候想写小说,夜以继日焚膏继晷,慢慢也拧成了一条粗壮的绳,有时候写随笔,如这般随意畅谈无边无际……
 
        但是,究竟是想要做什么?有时候真的不知道。又或者说,其实没有意义的追逐过程本身就是一种锻炼,手指与键盘的敲击摩擦,思想漫无边际的左右摇摆,跳着一曲欢乐的爵士,完事后又可笑的发问自己为什么没有前进,全然忘了自己根本不是在跑。
 
        有很多崇拜的作家,他们或年少或年长,或生或死,总觉得那些身躯里藏着的伟大灵魂很难企及。像路遥用生命筑成的《平凡的世界》,像江南用阅历和无尽的少年热血构建的九州和龙族,再像八月长安平淡而真实的叙述出记忆和共鸣。
 
        很久以后,自己能成为这样的人吗?写文的时候,其实总会这样想,自卑的人说那怎么可能,但偏偏我是一个自负的家伙,总是在心底回答,那是当然的啦。
 
        所以对自己要求越高,就越容易陷入一种这样的迷茫。
 
        高不成低不就,一事无成,又有一丁点的小光荣,明明跌倒,也不愿放弃,明明可以更进一步,又害怕彷徨,时而畏惧,时而坚强,时而拿起手里的剑,时而又缩在墙角伤心的靠着折断的羽毛。
 
        这种心情,有多少人能理解,有时候就是这样一个有点迂的拿笔的人,自命清高,不屑迎合。有时候又开开心心的刻意分享,为收获几声喝彩而悄然一笑。
 
        在矛盾的变换中苟活。一面是写者孤寂的自由和脊梁,另一面是环境的鲜花谩骂或尖叫,忽然感觉这条路好长好长。
 
        说了这么久废话,那聪明的你告诉我,这一篇文章要怎么写下去呢?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