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没联系,当他点开她空间的那一刹那
 
好久没联系了,当他在手机里点开她的空间的那一刹那,忽然眼前一亮,看到她发了不少照片,照片很美,底下上百点赞,好多评论夸赞。
 
但是浏览着浏览着,他忽然觉得很遥远,遥远到宛若冰凉的冥王星,他多希望自己看到的只有一张照片,多希望看到更寂寥更清澈更加素朴的一个内心世界,多希望看到她的追求,看到那份深邃看到脑海中那个曾经爱慕的女孩,多想多想走近那颗已变得遥远的星。
 
可是,怎么忽然间少了什么。
 
点开留言板时,他看到上千条留言:问好的,早安,晚安的,生日快乐的,送花的,她生病时在这里祝愿的,表白的,开玩笑的……
 
顿时间他仿佛穿越时空来到了一千零一夜里的异国都市,眼前是骑在大象上的公主,蒙着面纱,那双眼睛美的发光,她轻轻挥舞着手臂,撩拨着诱人又华丽的身姿,底下人海不断欢呼,吹着口哨,洒下鲜花,甚至有人热泪盈眶的跪倒在地捧花尖叫……
 
而那高高在上的美丽公主,是那般悠然那般遥远的俯视众生。
 
衣衫褴褛的他被挤在人群外,慢慢的就什么都看不到了,胸口有点沉闷,一层空荡荡的哀伤帷幕盖住了他的蓝天,他愣愣的站在原地,身边的人潮将他瘦小的身子不断推挤着向后……
 
那个公主本应坐在自己身边的小土堆上单纯微笑的,她本应该穿着素色的长裙在春天的柳树下挥手的,本应在画室里用手轻轻蒙住自己的眼睛,再和大家玩一次画室寻宝的……
 
记忆里,她永远那样恬静温柔的低调,不声不响,什么都不说,但又好像什么都知道,每次偶遇,都让自己眼里泛着惊喜和局促不安,而她的眼里却永远是一汪美丽而平静的湖水,轻声几句对话,就可以让他忘记一切烦恼,陶醉在一种奇异的满足幸福当中……
 
可是现在,有什么东西坍塌了,那洁白的一尘不染的深邃的如同翡翠一般清澈美好的东西不见了,眼前的照片很美,美到有很多很多人喜欢,但她不会再是自己的公主了,那种笑,那种闹,那种轰轰烈烈的浮夸喧嚣,让他感到厌倦了。
 
其实女孩并没有错,再文静的姑娘也有爱美的权利,人漂亮而至人缘好受人欢迎甚至是理所应当,凭什么不允许一个漂亮的小姑娘发很多的自拍,凭什么不允许她害羞的回复其他一大堆男生的表白和称赞?难道仅仅是因为很久以前他偷偷喜欢过自己,喜欢过那个漂亮文静低调的女孩?
 
他也知道是自己的问题,但是他就是难受,退出女生的空间,带上耳机开始听歌,牛奶咖啡的《越长大越孤单》有点儿忧伤的旋律,在寂静的夜里疯狂的生长:
 
”越长大越孤单,越长大越不安,也不得不看梦想的翅膀被折断,也不得不丢回曾经的话问自己,你纯真的眼睛哪去了……“
 
其实他并不嫉妒别人受欢迎,不嫉妒他们有一大堆点赞一大堆评论一大堆人关心,纵然他的空间浏览量不足一万,纵然评论处更是寥寥无几,但他是那样的自得其乐。
 
可是他处于刚才的那个漩涡当中时,平日里坚固的快乐自信却忽然被一种无法言表的荒凉翻涌淹没。
 
好想哭,他一个大男生半夜在床上听歌听着听着,居然看着天花板流下了泪来。
 
或许我们会因为一时冲动而喜欢上某个漂亮的女生,但当这个喜欢而未得的故事积蓄的日子久了,情绪就越会作弄人心,到最后,我们喜欢的已经不再是那个人,而是记忆里,被”喜欢“这两个字催生出来的理想角色。
 
她不但美丽,而且优秀,不但谦虚,而且多才,浪漫,她正直,智慧,还毫不虚荣浮夸,简朴自然,又能勤俭持家,十八班武艺样样精通……
 
所有的美好所有的感动,都会被你不知不觉往她身上拼凑。慢慢的,一种浪漫而奇异的芳香,就会在你碰到她听到她时甚至想到她时弥漫,哪怕是梦中稍微出现了她的影子,都会显得朦胧而美好一醒来就有惆怅恨不得再转身睡去寻找。
 
可是有一天,你们的距离近了,或远了,近到她已经无法维持一如既往的淡然微笑,远到她已经无意对你刻意友好,这个形象就破灭了。
 
没有人是万能的神,和你我一样,再光芒万丈的女神也只是渺小的人,会悲伤会难过会歇斯底里会孤单会无助到渴求每一份温暖,也会有虚荣浮夸很多时候也有无知和软弱。
 
你会厌恶的看到她晒自拍,你会鄙夷的留意空间里她和朋友那些琐碎的回答,你以为她忽然变的愚昧而肤浅,心中的浪漫,期盼已久的热情,以及那份向往,和憧憬,随着青春里被你塑造的那个公主,一起倒塌。又怎能不感悲伤?
 
这个故事没有对错,没有。
 
夜深人静,当他泪干睡去后,第二天醒来,依旧洗漱上课,和同学玩笑,不会再留恋梦中的美好,不会再想起记忆深处还有那样一个人,面对她的信息也不会再有洗澡时还要擦干手机屏回复的激动,简简单单,一切都变了。
 
琴棋书画诗酒花,当年样样不离它,如今全部都搬覆,柴米油盐酱醋茶。
 
更多的人,不久后,会再找一个新的意象。
 
你看,窗边经过的那个漂亮的长发女生就不错,阳光中青春活力,眉间平淡着笑意,捧书的优雅恬静,还有墨色衣角荡漾风中的飘逸……
 
可是,
你又怎么知道她是不是一回头就对室友裂开血盆大口:”哦哈哈今天我吃了五包辣条!谁能挡我!“
 
这些故事里,多般生趣,请君品尝。
 
 
——选自正在写的小说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