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一个陌生的城市,你会觉得可怕吗?

 
小时候,有多少双天真的眼睛看着山那头天空中映射的璀璨光华憧憬外头的世界,
 
多年后,就有多少人义无反顾背上行囊背井离乡。
 
“当火车开入这座陌生的城市,我听到有人欢呼有人在哭泣,早习惯传说中充满油墨的黑夜,却还是无法看见你的脸……”陈楚生的歌在寒夜里无声的飘,就像《秒速五厘米》中最后的那个偌大繁华的都市天空,雪花漫天,乌鸦孤寂的蒲扇着翅膀直冲云霄,独行的人,在地面静静的仰望。
 
离开家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高中时就像一个叛逆的小孩,拒绝父母在可以多点特殊关照的学校,而选择做两小时的火车前往省城,新的学校里当所有亲人都离去的那一刹那,看着教学楼红色的砖,天空白色的云,没来由的想哭,但只是想想而已,没有理由逃避,毕竟终将走上未来。
 
很快,自己适应了陌生,不想家,在自己的世界活的风生云起,越是陌生就越能放开闯荡。
 
大学去坐高铁要五小时的城市,如今在只能乘飞机才能到的台湾。
 
我今年大二,在这座孤岛,却没有一点孤单者的自觉,开开心心一个人骑着自行车哼着小曲,自由自在在图书馆敲打键盘,时不时去一个陌生但是美丽的地方游荡,又时不时加入人群做个有意义的志工。
 
我知道,有的人会很想家,有人偷偷的在被窝里哭泣,有人悲伤,有人叹息,或许自己是一个从始至终的乐观主义者,又或许所有悲伤我总是无情的将它们舍去,用文字抚平一切创伤,不知道这叫做坚强还是自我安慰,不知道未来是清晰还是迷茫。
 
总之,一切还好。
 
只是,孤单的恐怕不止是形单影只这么简单。
 
我是一个工科生,但是梦想却是成为一名作家,我的手上有玩单双杠打羽毛球的茧,书桌上还摆着计算机设计大赛的获奖证书,一个乱七八糟的人,一条光怪陆离的路,想来即便是去求别人,也不会有多少人同道,这就是特殊,前行的征途总是一人。
 
但黑夜,黑夜,黑夜没有给人黑暗,因为有光,有人给了光。
 
自己也可以是那个人,不是吗?
 
你或许现在在一个熟悉的地方,但是忽然闭上眼睛再睁开时发现竟然那么陌生,摇一摇头,又恢复到往日里平淡无奇的模样。
 
你看着前边的那个墙壁,日历上的月份一点点的旋转,你看着手机上的数字,好久没有拨号那些至亲的人,你玩味着网络上一两句段子,笑着但找不到人分享,你有一部想看的电影,但却没有人会和你欣赏,所以你会放弃,你会觉得悲伤,你会怀恋其遥远的故事回忆里那些本来无味的日子被人为的加上了滤镜显得神圣而阳光撒照的清新。
 
顿时,回忆温暖更加衬托出现在的悲凉。
 
陌生的城市,陌生的人,陌生的无依无靠,陌生的游荡。
 
所以,有人害怕。
 
他们干脆忘了过去,干脆沉在现实,干脆随意找个伴,干脆刺猬取暖彼此调侃伤害。面无表情,面无表情,在地铁人海,没有书,没有包,没有眼神,没有上扬的嘴角,没有风,没有泪,风干的过往,懒得抬头。
 
可怕可怕。
 
可怕在陌生的城,可怕一直陌生熟悉轮回切换却没有脚踏实地幸福的活。
 
而岁岁年年,朝朝暮暮。
 
当你老了,头发白了,陌生的浑浊目光,陌生的孩子,陌生的街道,如何有温暖的怀抱?
 
说这些的时候,只是少年,看这些的时候,只是随心的跳读,回忆这些的时候,却莫名其妙的沉默,你本来是想笑的啊。
 
你看,抬起头,那个天花板遮住了你的天空,你听,空调机在响不让你听风,还有喇叭,还有警笛,嘈杂叫卖,音乐尖叫……
 
很陌生
 
也很熟悉
 
你面无表情的笑笑,然后走在陌生的城。
 
为什么害怕?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