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馨有一天忽然发现,QQ空间没有了。
她愣愣的看着导航栏里qzone.qq.com加载的那道黑线慢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很久很久之后,忽的一下,跳出一个错误的网页
说没有就没有了呢,也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不见的,
qq也不像从前那样了
握着鼠标的手停了下来
羽馨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感受
 
 
几年前,所有人都慢慢的将自己的心力转向微博和朋友圈之后,这个地方就变成了一个荒地。
那时候
虽然并不是在现实世界,但是一打开这曾经大红大热的网上家园,羽馨还是会冒出一种身在旷野的感觉,
那些四五年前就再没更新的日志,寂寥到就像是只存在呜呜回荡的风声和记忆中的残影。
还有什么黄钻,什么会员,什么动态的欢迎界面和一些非主流的装扮。
都成了历史的尘埃,尸骨累累,残痕遍野的摆在那儿。
没有人觉得可惜。
一个时代过去
闪客们都老了,论坛也死寂了,写博客的人都不见了,
QQ也慢慢衰落,再没有看到那种一闪一闪听到滴滴滴的声音就眼前一亮的感觉,也没有再看到那时候自己喜欢的人的经典头像了
网页已经没有人维护了,访问量也不再增长了
不可能出现轻舞飞扬和痞子蔡的网恋童话了
当人们一个一个将这里抛弃,它就真的成为历史了
 
羽馨还记得那时候她才小学五年级,注册第一个QQ号,开通空间,
那时候的孩子很单纯,单纯到有点可爱,迫不及待在网上和网友聊天,
 
你好呀
你好!
我是梦幻少年,很高兴认识你。
我是鱼人公主,认识你也很高兴。
【微笑】
【太阳】
你吃饭了吗?
吃啦!
【动图】
哈哈哈哈,这样居然可以动!
是呀,好好玩
你是哪里人啊?
湖北武汉,你呢?
湖南衡阳,哈哈,有点远呢!
是呀,远远的
……
 
 
这样简单而幼稚的话,那样可笑而虚幻的称呼,他们却能聊那么久,羽馨现在想来也觉得有点好笑。
但那时候所有人不都这样吗?
在学校里,同学之间互换同学录的时候,约好永远是朋友,必填的是姓名和qq号码。
在同学家里玩,会瞪大眼睛,看着他的qq宠物居然已经念大学了,而自己的还在搬砖,健康值又低,快要死了,好想冲一个粉钻啊,那样就有还魂丹可以救我的宝宝了。
两三个朋友对着一台电脑,在网上百度免费qq秀,琢磨着怎样才又省钱又漂亮
朋友之间会有攀比,谁的等级高,有一个太阳的人,就可以很骄傲很骄傲。
偷玩家长的手机,那时还都是2G网,为了一个手机qq,编辑短信RGPS到10086,然后选择5元30M的套餐后心满意足和朋友聊天。
再肤浅的过去今天看来也成了可爱和单纯。
 
羽馨印象最深的一次,她放学回家,爸妈出门了,她打开妈妈留在桌上的手机,进入qq,然后滴滴滴的叫起来,
 
一个男生在那天激动的打下一行字:
羽馨!你猜猜我现在在哪里?
哪里?
在南岳山顶上!
啊?
来爬山,哇!好大的风!这里真的好棒呀!
是吗?
恩恩!如果你也在这儿该有多好!好想和你一起!
羽馨看了这句话,脸一下子红了,没有回复,但心暖到了极点。
 
那时候才初中,对吧?
离现在已经七八年了,但当时的心情震荡还是那样……羽馨沉默良久说到:难以忘怀。
 
现在已完全不同了,羽馨一个室友一进大学就开始谈恋爱,羽馨很惊讶,问怎么回事,
结果得知,是由于有学长在qq上向她表白,羽馨问室友,太快了吧,他在qq上怎么说的?
室友白了羽馨一眼,还能怎么说?我喜欢你呗!
而问到怎么认识,不过一个学校活动有过一面之缘搭讪留下了qq,网聊了半个月,仅此而已。
 
大学里有不少人这样追求羽馨,而她依旧单身,对她来说,qq已经变了,那些问候变得烦人,
那些没来由的:
你在哪里?你在做什么?我喜欢你!
这之类的话语就像是路边的广告牌一样,稀里哗啦的铺天盖地,让人讨厌的一塌糊涂。
 
真是难以言表的变化。
 
而至于空间里的日志。
 
初中时,羽馨会在空间上写日记,那些梦一样的肥皂泡文字浸润着一种天真的憧憬。
她为自己的空间在免费装扮那儿选了素朴的简单色调,
同时有很多人10元包月了黄钻,设置成黑色的动态欢迎界面,
点下去是黑色的背景,然后什么都没有,只有几个发光的各种各样颜色大小不一的字,
梦想,忧伤,天空,灰色以及一些看不懂,但读出来却恍然大悟的非主流字眼开始流行
羽馨这时候很喜欢两个词
怀旧和迎风而立
 
高中后没有那么多机会碰网络,羽馨只有月假回家时,将自己的周记作文当做日志打入空间。
那时的日志里,充满了未来,鼓励,精神和斗志,有时候也会有淡淡的忧愁,怀念童年,感伤逝去的朋友
时不时有老友的评论,同龄人大都也觉得那些文字很美,但她现在看来还是稚嫩的可爱。
后来长辈们也渐渐关注起她的空间,觉得这小姑娘文字不错,有点意思,于是有时候还有人自以为是的给指导,
而羽馨面对空间里的指导,都笑而不语。
正骄纵叛逆在奋斗中自寻出处的年纪
没有几个人喜欢听点评,她们想要的,很简单,几个赞和鲜花的认同就好。
 
再之后就是大学,当羽馨她们理科实验班的同学遍布天涯海角开始专业的大学生涯后
再没有多少人更新日志了
几乎全是琐碎的只言片语,爆照,和转载。
羽馨继续坚持写日志,此后她所有的qq好友都知道,只有她还在写,由此小有闻名。
 
羽馨不觉得空间必不可少,因为此时的网络上太多替代物
写作写在云笔记软件里,发表有简书,给别人看的话,lofter轻博客的体验比空间更好,只是说心情的话,微信的朋友圈还有分组功能,
而且此时,用qq的人越来越少。
 
但她没法割舍
 
因为,羽馨偶尔翻开过去的日志,
一篇一篇的往后看,总会感动的稀里糊涂,一会儿想哭一会儿想笑
无论是稚嫩的愿望,还是空洞的梦幻,无论是简单的叙事,还是漫长的论道
此刻看来都是满满的回忆,无法割舍。
 
她每次读都为过去的自己评论,然后下一次读到这评论又是一阵感慨。
当评论的间隔超越好几年时就像是活生生的回到了过去,和自己促膝而谈。
有时候她会评论其他人的评论,然后那人惊喜和她一起扯回当时日志所记叙的过往心情来。
又或者读好几年前的日志时,发现某个人今天刚好来过。
这种感觉真好,就像是天空忽然洒下了一大片阳光。
 
羽馨就连与人相识都可以用到qq空间,有人加好友时,她会先去对方的空间
如果没有一点儿内容,或者日志全是满满的转载,就像一个废弃报纸袋,说说全是无聊的琐碎,还有更无聊的评论。
就能够从侧面看出一个人。
这招似乎百试不爽。
 
这一切,都只是过去
今天,而qq空间没有了,qq也差不多要死了。
羽馨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她想起了儿时的玩具,夕阳下的狭窄的小道,风铃的声音,自行车的游荡……
虽然有很多人骂qq空间,说它垃圾,广告多,又要黄钻
但羽馨在这没有花一分钱
她最后的主页连背景图片都没有再设置
但因为那些存在和记录却又画出了最美的主题
那时候
所有人都爱来她的空间
因为只有她在用心写
 
现在呢?
用心聊用心写的工具死了。
死了就死了吧。
但用心聊用心写的人还在吗?
 
告别了一个互联网时代的记忆
这个倒塌了
那……下一个
会更好,对吗?
 
羽馨问自己
最后
坚定的输入了,相信未来!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