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幼的罪恶!正义的救赎?读《彷徨之刃》有感 | 读后感
 
 
 
 刀刃彷徨,下一秒,是仇恨的鲜血还是正直的制裁,世界上那么多的得意的笑和绝望的苦,歇斯底里的痛难道真的可以仅仅被人感慨消费一番就那样沉没而不需要任何补偿?
 
 
  我们愿以为在法治和道德的世界里,正义就像是天上的星辰,只要仰头,就可以触碰,从而安全的活在人群之中,像一群羊安谧着对于远方幽深可怖的丛林就像是另外的国度,然而,当一些被社会包庇的渣滓出现时,父母纵容无奈,法律宽容善意以待,而他们却能仗着年幼而罪恶残忍延伸出扭曲灵魂,给人绝望却又能轻松逍遥法外。
 
 
  面对这一切,除了在无限感慨的茶余饭后,暗叹几声,又能怎样?相信社会的良知和法度吗?可是如果一切降临到自己最爱的人身上时呢?
 
 
  绝望后的滔天怒火和手上的刀刃是彷徨还是义无反顾?!
 
 
  东野圭吾的《彷徨之刃》,讲述的就是这样一个悲伤的复仇故事。
 
 
  少女回家夜路上,被劫上车而失踪,几日后警方告知长峰发现他女儿河中裸尸和注射药物的痕迹,妻子死后,相依为命的15岁可爱女儿就这样凄惨死去,他失魂落魄,完全没有了活下去的意义,之后偶然得到信息,在凶手出租屋发现被凌虐的女儿遗物和丧心病狂的录像后,长峰的愤怒燃烧到了顶峰,开始了令人心痛的复仇……
 
 
  也许看到这样的简介,你会哦一声无动于衷,但是你知道长峰知道女儿是怎样死去时的感受吗?
 
 
  他捣住自己的嘴巴,想要大叫,受不了用力的咬住中指,他流下眼泪,一想到妻子留给他的遗物:直把她看得比自己姓名还重要的女儿,自己在这个世上唯一的宝贝,竟然被这种只能称之为畜生的人渣蹂躏,就几乎要疯狂了!长峰用头撞了好几次地板,想要保持清醒,但眼泪还是流个不停,他将脸在地上摩擦,希望疼痛缓和他的悲伤,却看到了女儿的浴衣,将脸埋到浴衣里,泪水又再涌出,同时感到手脚越来越冰冷,双手紧握,指甲几乎陷入手掌里,他紧咬住大臼齿,发出吱吱嘎嘎的声音……
 
 
  那个时候,他又是多么崩溃而绝望?然而谁能帮他?
 
 
  退一万步,即便警方捉到了凶手又能如何呢?
 
 
  警察都说了:
 
 
  罪犯未成年,而且不是蓄意杀死绘摩的,只要律师辩称他喝了酒或吸了毒,无法做出正常的判断,法官就可能判极短的刑期。这种优先考虑让未成年人改过自新,完全无视被害人家属的心情的倾向,可以预见。
 
 
  难道死的人就白死了吗?印象深刻的还有电视节目上律师为少年法辩护时说,用这样的事件作为垫脚石让未成年人迷途知返改过自新难道不是最好的惩罚吗?
 
 
  那时候,一位受害者的父亲愤怒的抗议:凭什么让我的女儿成为这种人渣的垫脚石!他们就该死!
 
 
  最后,那位父亲被人拉下,镜头再没有出现他,就像个猴子,被人请到了舞台,还没来得及说完,就被换下,媒体赚足了噱头,然而那位父亲却被周围的人指指点点的同情,罪犯依旧逍遥法外。
 
 
  这就是所谓的正义了?
 
 
  我想起了海贼王中那一身海军白袍背后龙飞凤舞的正义二字,他们帮所谓贵族天龙人施暴的时候,那墨迹是不是相当讽刺?
 
 
  书中杀人的少年没有半点悔改,他只会逃避,一边还用录像威胁被他欺凌过的一个女生陪他一起,一面打电话威胁同伴替他作伪证查探警方动作,母亲的银行卡被警方冻结取不到钱时,他咒骂着自己的母亲,被警察追赶时他随手拿刀就挟持路人,难道这样也行吗?
 
 
  父母是不是太无能了啊!?放任不管?管不了就给他在外头租房给钱随他用?甚至一再纵容,觉得所有的错都在别人?
 
 
  这样的小孩何止是长残了?简直是变成了怪物好吗?
 
 
  再加上法律的袒护,社会对年幼的宽容,有恃无恐的伤害他人,让人绝望,可有在乎过其他人的感受吗?
 
 
  又想起书中提到的另一个按键,因为电玩而争执的一群少年将另个少年绑起来折磨,用刀割,用打火机烧,直到烧他的耳朵发现对方已经毫不动弹才知道已经死了,被抓的时候流的眼泪只是被警察粗鲁对待的不满,而没有丝毫对受害者的愧疚,甚至边上他们的父母安慰自己的孩子说没关系,很快就可以回去了!
 
 
  是吗?很快就可以回去了?!回哪里去?你以为逃得掉吗?如果是在我笔下,呵呵……
 
 
  这种教导,这种逃避,真让人愤怒啊。
 
 
  我想起另外东野圭吾一部小说《红手指》:
 
 
  一个十三四岁的小男孩,将路边上一个八岁的小女孩带回猥亵遭抵抗后,随手就将她勒死了,之后还连尸体放在厨房都不管不顾心安理得回房间打电游,觉得理所应当父母会帮他处理好一切。
 
 
  好,好的很呐!你父母真是了得,果然不负众望啊!
 
 
  母亲回来后惊慌打电话把父亲叫回,父亲脸色铁青的对着玩电游的孩子训斥时,他爱理不理,母亲还在一边责备父亲说太重,拜托!这是死了人诶!这个什么态度啊?
 
 
  接下来就以死相逼不准丈夫报警,然后就如同那个孩子所料的一样,他的父母开始为他善后,纸箱装尸体夜半三更扔到公共厕所,然后制造证据,误导警察,最后警察查上门,还用老年痴呆的奶奶去做替罪羔羊……
 
 
  还有半分愧疚和悔改吗?还有所谓的道德二字吗?
 
 
  孩子真是比天高比海大!他怎么回报你们的?
 
 
  真相大白被警察领走时,他怨恨的眼神居然是朝着父母,大吼:你们不是说没事了吗??
 
 
  而他母亲直到这时戴上手铐还在手足无措的安慰他,哈,真是一个好妈妈!
 
 
  人之初性本善吗?我可不信!
 
 
  趋利避害是动物本能,孩子贪玩或许是本性,然而一旦父母如此放纵没有基本的底线,那就是绝对的灾难。
 
 
  不要以为熊孩子只是说着玩玩而已。
 
 
  说个现实中的故事,前些日子看过一篇自叙:男子在站台等车的时候,一熊孩子开玩笑一样的撞他,他颠簸了一下,愤怒之余,看到孩子边上的母亲装作没看到非但没有阻止还颇为认同的笑,似乎觉得自己孩子顽皮的可爱,他回头,忍了,结果那个孩子又撞过来,他继续忍,然后忽然一下,孩子用的力大了,他被直接推倒在马路上,一辆电动车开来,和他撞上,电动车也翻了,万幸都是轻伤,男子怒火攻心,爬起来就将那孩子掀翻在地,孩子哇哇大哭,然后那个母亲这时候就不瞎了,冲上来就和男子厮打了起来……
 
 
  说到这儿,好多网友觉得好笑,和熊孩子打架啊,真好玩!
 
 
  但是如果运气差一点,男子就没命了好吗?!如果来的是一辆公交呢?如果是列车呢?什么玩笑可以开什么不能开啊?那母亲除了护犊子还会做什么?
 
 
  保护子女是没错!但是要想他们不受伤害,就先别让他们伤害别人啊!不要以为年纪轻做什么都能被原谅,人也是有忍耐极限的好吗?
 
 
  少年恶行这个梗让我不禁又想起一个痛心的故事:
 
 
  曾经,有一个人一生行侠仗义,除恶无数,但是一次除恶时却染上了凶猛的传染病,为了不传染给他人,他身上都沾满石灰,出门惩恶扬善都用布隔绝自己,并且对自己碰过的东西用火烧尽,知道病情严重时日无多,他仰头怒吼:为什么那么多恶人可以逍遥法外,而自己一生侠义却落个不得好死,最后自己被关在木屋让好友烧了一把火,却没有死,传染病也好了,但是断了一只手一只脚,浑身焦灼,帅气的面庞也变得坑坑洼洼恐怖不堪,他还想继续行侠,走下山,但所有人都把他当怪物,孩子们当着他面喊,还开他玩笑。
 
 
  凄惨落魄的走着,身后那些孩子用石头砸他,扔他,他反身呵斥,孩子们吓退一步看他没有动作,于是又跟了上来,玩得更开心了,有的孩子还拉屎用树叶抱着砸到他脸上,他的世界已经没有了,失魂落魄的走,“别逼我……”他口中喃喃的说,“别逼我……”一个孩子跑到他面前,然后不等他反应,狠狠的踢到他胯下,他持剑的手猛的握紧了,颤抖着,最终还是没有动,那个孩子做了个鬼脸回到了孩童中,被当成英雄一样簇拥,“别逼我……我说了,别逼我……”他跌跌撞撞的继续走,孩子们认为这个怪人好欺负更加得意,又有人怂恿另外一个孩子去他面前踢他……
 
 
  “我说了!别逼我啊!”
 
 
  刀光剑影,他手中第一次杀了普通人,前半生的功德全葬送了,他沾了罪恶的血……
 
 
  故事打到这儿,内心已是无比压抑,我忍不住问,他这样做不对,但是难道能一直容忍吗?无济于事的善意和宽容,怎么可能给这样的人反省?
 
 
  有恃无恐
 
 
  宽容?
 
 
  那这些病态的悲剧,谁来买单?彷徨之刃,只是对于我们旁观者而言的道德思索罢了。
 
 
  而那些身处其中的受害者,内心的绝望和愤怒,怎么可能彷徨?
 
 
  即便利刃刺下去也抵不了罪恶
 
 
  他们还是这样做了
 
 
  万念俱灰,生命都不再留念,又何谈其他。
 
 
  或许我们该思考的应该是那些犯错的人形成的过程,而不是寄希望于弥补,因为有些事情,你怎么可能弥补?!
 
 
  那拿命换够不够?!
 
 
  或许对我们无关的人而言,够了。
 
 
  然而对被害者而言,你的命又有屁用?
 
 
  2015/10/22
 
 
  小超
        于台湾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