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想成为一名作家,哪怕只是业余的写作,也很让人满足不是吗?还是说,我只是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目标,为了一句表扬,就天真到朝着自己不擅长的方向发展?没有战友的梦想,孤单的前行,这故事真的适合我吗?

 
 
  从一页页积累的日记,到现在用键盘的敲击,之前,我都是那样随意,以为只要量的积累就能成就质变,是这样吧?但是没有预料到的是量变究竟要多长?假如是要到地老天荒,那我如今所做都是傻子的冲动任性吗?
 
 
  自己已经不是孩子了,虽然还年轻,但是下巴上也长出了胡须,被人叫学长,也是一个人要走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的年纪了。这爱拼爱搏的年华还有多少年呢?在这段青春的淡淡色泽中,我又能做到哪一步呢?以这样一个虚幻的目标前行,做一个特立独行的傻子,却又时常迷茫没有支撑起我渡过艰难的人,为什么就我会遇到这些呢?
 
 
  在这之前,我自以为是的说:“只要这个世界上还剩下我一人,创作就可以不止不息。”天真的将自己作为唯一的战友,自言自语的在操场散步,奔跑,迎着夕阳或是直升机和星辰闪耀的夜空,幻想着若干年后自己所创造的世界。现在呢?我忽然回首,发现眼角的困倦不足以支撑起自己游戏人生的潇洒,时不时黯淡的目光扫过灰白的天空,只能听着曾经响荡行云的乐章,和那些壮志凌云,点燃自己残缺而破败的灵魂,烧出那么一丁点热量,焐热冬夜雪藏的梦想。
 
 
  他说,梦想坚持的了这么久,怎么会甘心放弃?从来都没有人嘲笑,为什么总是自己给自己套上枷锁,挣扎在现实的泥潭,从来都没有人携手同行,为什么还要虚假的笑着安慰自己杜撰出形形色色的人用文字填补心中的空白?谁都不知道在哪个时刻,我万念俱灰的挣扎,恨不得紧紧握住自己的衣领,一拳将他打倒在地,大声吼道:“醒醒吧!别做梦了!”用手指着书上那些人的名字,“你看看!你看看!他们在你的年龄做到了什么?你什么都不是,就不要自欺欺人了好吗?”
 
 
  但我能够吗?某个瞬间,被一曲歌感动,然后骑车在漆黑一片的偏僻小路,颠簸泥泞中没有恐慌,空荡荡感觉,被充实填满,有彩色的梦境交织旋转,于是无畏无惧,我是爱上这种感觉了对吗?即使一个人会想哭,会生气,也要温柔的安慰,耐心的对待,不变的执笔,只因为相信自己的选择不会轻易动摇,像一块石碑一样,已经不再是简简单单物品,而是承载了某种无法背弃的理想,年轻不是幼稚,现实也绝不是妥协!那个骄傲的背影,那个身轻如燕的侠客,与世相违却酣畅淋漓,我只是被他诱惑了吗?可是如今,他又去了哪?
 
 
  这就是信仰吧,我真幸福。没有哭,没有痛,只是在自己头脑中演绎出千变万化,只是孤单一人却好像拥有整个世界,形单影只却傲然无畏,失望迷茫还会重新爬起,就像动画中那些打不死还能爆发自己小宇宙拯救世界的英雄。
 
 
  从来没有这么深刻的意识到创造的伟大,白纸上可以勾勒的线条没有极限,我看到那些了不起的动画延绵到人心震撼,那些虚构的世界,那些带血精致的容颜和生活,离我们远得无法想象,却仿佛又在你我身旁,或许,我永远都不会有主角艺术般的生活,不会有背景音乐的点缀,也不会有时不时抬头,然后风就吹起发梢和衣角留下一个孤单惆怅但帅气的侧影,我不是。
 
 
  看《食梦者》的时候,那个一心想成为漫画家的主角,我真的好羡慕好羡慕他,有个那样志同道合共同战斗的朋友,有个那样美丽而善解人意的喜欢的人,有个那般令人激荡热泪盈眶的约定,还有那么有爱支撑他的一家人,已经去世的身为漫画家一直奋斗的叔叔,我羡慕他那安静却满载梦想的工作室,我羡慕他生活的世界那种平淡却能轻易点燃梦想的激昂,不由的又想起《侧耳倾听》,月岛雯也是,你们都是多么幸运的人啊。
 
 
  坐在图书馆,电子阅览室,背靠着椅子,热量一直传递,明明空调开放却热得让人窒息,我想睡,但是闭上眼睛满世界都是他们的影子,那埋头的一笔一划,那目标明确的奔跑,那在迷人的背景乐中举起拳头誓不罢休的青春热情……我无力入睡,又无力承担,像个懦夫,也是无奈,我歌唱着自己得不到的,憧憬着现实中无处不在的,憎恨着自己失去的,也怀恋着曾经拥有的。谁能告诉我,我该怎样做?
 
 
  时间不早了,时间不早了,时间不早了!我什么都没有做,甚至目标都逐渐变得模糊,虽然迟迟不肯放下,但僵持在这不尴不尬的境地实在让人难过,我痛恨自己的无才,为什么不能写出了不起的作品,为什么到快二十岁了,还没有真正想得到的稿酬,没有自己的一分一毫梦想带来的真正骄傲。小打小闹的称赞,曲意逢迎的鼓励,形单影只的孤单,所有自己所做所能得到的,仅仅是这一部分吗?如果是这样,那……我到底在干什么。
 
 
  写作不像漫画,并不一定要给读者和杂志社看,没有NAME,没有初稿,没有笔触,没有复杂的线条,不需要一大箱一大箱的稿纸和数不甚数复杂的工具和画笔,它不复杂,不需要有人协助,一个人,一支笔,或者一台手机和电脑,随意的一个地方,安静或是嘈杂都不重要,你不需要会画画,不需要有很高的学历,你可以笑可以哭任何灵感创造都可融化其中,这么开阔的天地,我竟然无法驾驭,有时候真想骂自己,想捶自己,但如果让自己厌恶了,那这一路上还有谁会陪着我呢?之前至少还有自己的灵魂,如果将他也驱走,那岂不是只剩下一具空壳行尸走肉的在敲击键盘?
 
 
  十九岁二十岁的时候,现在我陷入了一片混沌,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在走,仿佛就是漂浮在空中的幽灵,虚幻的,没有一点声音。那么多年的努力,来到东南大学,学着就业率最高的专业,我却执拗的走到旁侧的小路,悄悄的决定了注定忐忑的歧路,原以为车到山前必有路,但却没有想过也可能是穷途痛哭;有看到很多的人走他们的路一路高歌,神采奕奕,旗帜飞扬,那也不是自己不是?
 
 
  从第一个学期的前百分之三十,到下学期的前百分之五十,到现在的上课没有一丁点兴趣和斗志,挤在人堆中,总觉得自己是异类,而反正实际上也没人理解相随,这样的生活你能理解吗?
 
 
  我不会自欺欺人的再用梦想做为自己的挡箭牌,鲜血淋漓也好,遍体鳞伤也罢,这不是我的选择,只是无力承担起梦想的惩罚,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英雄到底还是高估了自己是吗?打出这样的一行话的时候,心情冷得像块冰,却还是回不到那种绝对零度的愤怒而倔强的爬起,因为眼角没有湿润,经历的多了,连泪水也干涸,只靠空想而没有情绪共鸣的呐喊,这样的文章还是去喂狗吧!!!!
 
 
  ……
 
 
  好痛苦,我不会哭,但是这样的写作就像一场歇斯底里的宣泄,平静的外在下,波涛翻滚天翻地覆,我在无所谓的像个野兽借着文字在嚎叫,像个疯子,我看不到前方的路,我想看到,我真的想看到啊!我不愿意让你看到我的软弱,真的不愿意啊!但是我却没有办法控制住自己的手,你停下来啊!不要再看了,我写了两千多字不是为了让人悲伤更不是让人同情的啊!我是想让自己从侧面看一看那个憔悴在现实泥潭的自己啊!
 
 
  你怎么还能够一脸无所谓的说一句哦然后若无其事的继续往日无边无际的得过且过啊!
 
 
  生活不是戏剧啊那又怎样!!!??你骂吧,你骂吧,骂我不到黄河心不死不见棺材不掉泪吧!我矫情我做作我在文字里没有任何感触无病生吟你觉得是这样就骂吧!但我偷偷擦干眼泪还要继续啊!你有看过被人同情可怜的普罗米修斯放弃偷盗火种吗?你有看过被鹰雕琢心手血肉还无怨无悔的英雄吗?你看过多少少年迟暮悔恨的泪花!?你不懂不懂啊!为什么我不打篮球看《灌篮高手》时却能被他们的汗水感动到不能自已!为什么我明明可以更轻松融洽的活在人群中却要一个走进危机四伏的陌生!?
 
 
  这是为什么?
 
 
  我所做的事情难道一定要有能够言简意赅充满利益和投机的理由吗?为什么?我没有漫画中那样美好关系未来的约定,没有一个人至始至终陪伴梦想的鼓励,甚至连一个真正喜欢的人都没有,我之前骄傲的物理被自己荒废,孤单的第一个来到教室坐前排却无所作为,我站在讲台上热情高昂的说自己所想却看到一堆没有色彩的眼睛,我再不心动,再不感慨,再不好为人师,也再无多余的话。
 
 
  一个流光溢彩的画卷也能变成布满灰尘和蜘蛛网的破烂不是吗?
 
 
  只是,它不会是我,人们不屑翻开我的画卷看上一眼难道它就不存在吗?就让我自私的亲手一次又一次的打开,然后用刀刻用血写用汗浸,将原有的色彩融化,在最美的时间,孤单的只剩下一个背影也要骄傲的坚持,做一个无人问津的小丑在舞台上没有尖叫欢呼也能自娱自乐强颜欢笑那又怎样!?
 
 
  写下这些,只是给未来的自己看,反正都是生活,哭着的笑着的,或者笑着不如哭着的,麻木的思考的,或是看似麻木但一直思考的。
 
 
  你喜欢也好,讨厌也罢,我说了,我的自私不为人改变,只想让自己强大,让骄傲,让梦想,让它们飞,再多的错,再多的伤,再多一点这样曲折的抱怨,再多一点别人的冷眼,谁又在乎啊?!
 
        
  风不会停下来,那我也不会。 


    愿一生以梦为马,能一人独木成林